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大学进阶】南京邮电大学
听老乡谈岳飞
17-07-04 作者:   编辑:南京邮电大学

中国人相见,常互相问老家是那里的,以便确定说话的态度,说人家爱听的事,不要说人家不爱听的事。比如说,知道了对方是山西洪洞人,要多说洪洞的大槐树,攀老乡说自己的祖先是从洪洞县里过来的,这样就能聊的热火。不要说洪洞县里没好人,这样话就没法说了。

我回答别人问老家在那里,常被人误解,就是本省人有时被认为是糊弄人。我说我是河南鹤壁市人,因咬字不清,常被人听成河南河北。人们就问:你到底是河南人还是河北人?我说我是河南人呀。人问:到底是河南什么地方的?我说:鹤壁。人说:河北?没听说过。我只好解释:历史不长,在汤阴西边,原来是汤阴的一部分。人说:你说是汤阴人不就行了吗?汤阴,好地方,我知道,有两条著名的河,汤河是岳飞的老家,周文王在羑河边上演周易,放着这么有名的光不沾,你真是可以。

有一天又如此这样了一回,问我的人说:鹤壁我知道,其实你们去市里常说的是去大胡。《斗宝》节目我也看过,鹤壁集历史上出的瓷器很有名,一般人知道的不多。我老婆是林县的,林县、汤阴、鹤壁,都是原安阳地区的,咱们也算是老乡吧。

他说的鹤壁集和大胡,我再熟悉不过,当年是繁华的地方,能去一下可以在人前自豪若干天,对这个林县女婿的好感由然而生。

我说:林县,离我们那儿不远,红旗渠全世界把名扬。

我们就聊起了岳飞。

老乡说:岳飞,了不得,不但会打仗,词也写的好,让人读起来非常过瘾,《满江红》你知道吗?

我说:当然知道。

于是我们一块诵起来: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诵罢,一腔热血周身腾。

林县女婿说:如果说苏东坡的《大江东去》须关西大汉擂大鼓,那么《怒发冲冠》得陕北高原万人擂大鼓。比起许多充满大气的作品来,《怒发冲冠》还充满了十足的野性,称的上是中国最为雄壮大气的词。你听: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这是大气。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这是野性。

老乡接着问:作为岳飞的老乡,你什么时候学他的词?

我说:说来惭愧,上中学才学。

老乡问:为什么呢?

我说: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前,岳飞在历史书上作为镇压农民起义的刽子手面目出现,虽然在风波亭上他死的冤,可也作为愚忠的形象出现,所以他当时不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虽然有他老人家背书,可人们还是只能私下里说他是英雄。到了七十年代末,岳飞以英雄的身份出现,我们可以公开以他自豪,学他的词。

他说:历史真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女孩。谁教你们呢?

我说:那时我在石林黑塔村北的中学念书,是中学老师教的。老师先用是用大字写出来,贴在自己卧室里,鼓励自己教好学的同时准备考大学。在教室里教我们读,鼓励我们好好学习,说不好好学习,将来就会是“莫等闭,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我现在半百了,一事无成,想想有愧。

他说:我还记着,那会儿收音机上放《岳飞传》,真个是万人空巷。听“枪挑小梁王”多来气,真个是少年英雄不知江水深,敢翻江倒海破潜规则。

我说:我知道,那会儿不少同学也迷在收音机旁听说书,记着有小学生用“立志”造句:“岳云立志学雷锋。”

他说:还有“岳雷立志献身四化。”

我们哈哈笑起来。

我说:还记着大年初二到韩庒娄湾村串亲戚时,路过一个叫王佐村的地方,当时还误认是岳飞手下的大将、使苦肉计的断臂王佐的家乡呢。

老乡问:你说是谁害死岳飞的呢?

我说:现在有人要重新写历史,说是宋高宗杀的,因为岳飞要迎回二帝。你想二帝回来后,宋高宗往那里摆?秦桧不过是执行者。

他说:不,是秦桧。作为主和谈的人,在军事占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订的是“杀岳飞、献巨贡、确保秦桧为相”的条款,失去了起码臣子的身份。金牌召回后,岳飞在狱中云:“天日昭昭”后不再说什么了。你怎么认为?

我说:是不是他遵从规则了?也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他说:不一定是。天日昭昭,用现在的话就是:人在做,天在看。我死不足惜,只是“还我河山”的愿望不知何时才能实现了,因为最好的机会已经失去了。当时的中兴名将中,吴阶已去世,刘光世在岳飞被害的那一年逝世,张俊助纣为虐,韩世忠是孤掌难鸣。韩世忠凭着手握兵权才敢于质问秦桧,秦桧以“莫须有”的口气地回答。

我说:我总觉着我们并没有完全读懂历史。岳飞做不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恐怕也只能这样了。如果岳飞不是那么愚忠,会怎样呢?不好说。

老乡说:只能说他生不逢时。如果岳飞在汉武麾下、唐宗帐前、宋祖案边,当威震八方、扫清六合、平定四海、华夏一统!

南宋小朝庭只知偏安,没有大局观。如果战国的纵横家中有一个穿越到宋高宗面前游说,一定会说,把二帝迎回来怕什么?天下是你打出来的,你的功勋至比汉武,他们只配当太上皇,况且本来有一个已经是太上皇。至于岳飞,不用怕他坐大,有那么多名将:吴阶、刘光世、韩世忠、张俊等在互相牵制,再加上杯酒释兵权。作为一度想有作为的宋高宗来说,应该能说动吧。无奈他倚仗的大臣秦桧是个地道小人。

他继续侃侃而谈:历史证明,就算人们有大局观,也不见着能处处从大局着手。范睢向秦国献“远交近攻”战略之术,加快了统一六国的步伐。但范睢考虑自己的私利多了点,在白起打下上党之后主张一鼓作气拿下邯郸时,他怕白起功劳在自己之上的心理,被人看破后进而收卖后,就主张见好就收,导致后来打邯郸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白起本人也因自己的个性得罪了秦王而被迫自尽。所以坚持大局观不容易。

常有人说,岳飞主张迎还二帝,是在干政,犯了兵家大忌。其实迎还二帝的旗号是宋高宗先打出来的,目的是说明自己当皇帝的合法性。但人的想法是变化的,当宋高宗位子坐稳了之后就不这样主张了。只因考虑自己多了点,很多人就辜负了时代,而历史也最终唾弃了他们。作为南宋开国皇帝,宋高宗的历史地位评价非常底,秦桧更是作为千古罪人被人唾骂。

可惜历史不能假设,但可以引发后人思考。一个时代因没人有大局观,历史因此便走上不一样的路。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毛主席让专列在汤阴火车站停下,下车遥望岳飞庙,我想若不是当时的意识形态所限,以及太劳师兴众,他老人家一定会亲赴岳飞庙看看。毕竟他们还有诗人的身份,惺惺相惜,能与他的《沁园春》并肩的,只有岳飞的《满江红》。毛主席手书磅礴的《满江红》,是岳庙的压轴。岳飞手书的“还我河山”,激励无数中华儿女为之奋斗。

“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也”的观念,“尽忠报国”、“还我河山”的精神,以及大气的《满江红》,是岳飞给我们民族留下宝贵遗产。

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大局观,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辜负时代。

我深以为然,作文以记之,相信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浏览(29) 举报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