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大学进阶】南京邮电大学
优雅的半场戏
17-07-04 作者:倚窗听雨   编辑:南京邮电大学

第一次读到网恋的文章,很清楚是那篇《我的蓝颜知己》,发在散文网上,点击率颇高。

第一人称的写法,仿若让你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心说不出的痛。很敬佩笔者的渲染,即便没有爱情的人,也跟着泪溢满面。初读,脑海里就浮现这样一幅画面:隔着天涯,寂静的电脑前,一位斯文而冷峻的男人,对着窗口的文字微笑,时空的另一端,优雅的女子,白衣素裙,长发飘然,纤细的十指敲打键盘……原来,用无线电波传输的爱情,竟然是这等雅致。

后来,在类似的文字里,也兜兜转转。以为,深情莫过于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遥想,唐代的崔才子,要是能有一台电脑或者手机的话,是否这良缘就能凑巧?那么谁还会误了谁?他离去只需留下自己的QQ号码或者微信,别说次年,就是十年,她只要在意,就定然会等在桃花灿烂的地方。如此,这故事就不会凄美千年。

是时代造成了缺憾,一幕戏却没有按我们的要求演下来。一半,就划下了句号。从此,他是他,她是她。

正是这一半,在文学的天空里,留下了无限的遐想……

设想一下,假如是这样:崔才子留下了自己的QQ号离去,官场得人举荐,步步高升,或者商场打拼,小有成就。而业余时间,不忘与红袄绿裙的桃园姑娘窃窃私语。那后来呢?后来,崔才子也许高升了或者家财万贯了,当年桃花般的姑娘也芳华渐逝,某一日他又有了红颜知己,曾经的姑娘是多么惜惶?我们还敢往下想吗?

所以,一半的另一半,是未知,全凭我们随意猜想。前一半戏,我们看到了优雅,后一半戏是美丽还是罪恶,谁又能说得清楚?

多多少少有种美人落泪的感觉?分明是极致的佳人上前来,多好!却看见她的泪痕。一种欣喜后快速的惆怅,叫人心生纠结。一半,恰恰是一半的美,就够了,别刻意追求后面的轮回。

前几日,工作之余看新版《西游记》,里面唐僧和多个妖精有着扯不断的恩恩怨怨,这些妖精都不顾及性命想和唐僧成亲。记得最深刻的是老鼠精,前世是雷音寺的一只小老鼠,因着喝了唐僧前身金蝉子留给的灯油,化为人形。后,爱慕金蝉子,痴看他打坐,不小心弄翻了佛祖堂前的灯,造成火灾,被贬下凡成妖。在苦寒的修炼生活中等待机缘,一等就是三百年。好不容易等到,偏偏唐僧一心皈依佛门,只许她若来世有缘。几番曲折下来,却是八戒一句话点破了她:三百年换来一面之缘,你值了。前世今生,没有来世,这戏就到此谢幕吧!还算优雅,不然过了谁都不好收场。

唐僧与她们,终究只是半场戏的缘分,谢幕了才能给读者留下一段段佳话。望吧!纵然深情的女儿国国王,集美貌与荣华富贵一身的女人,也只能在无奈的翘望中和唐僧挥别,其间滋味不得而知。

凡事都有机缘,机缘未到,终究也是枉然。

小时候在场院里看戏,看到半场就睡着了,没有一次熬到结尾。后来,妈妈说,不带我去看戏了,回来还要背上。但,每次都会固执地跟去。喜欢看戏,就算那时候不太懂内容,也觉得美。看《王宝钏》,开始兴致勃勃,如花似玉的女子爱上一个穷小子,冲破家庭阻碍,与父亲三击掌断绝来往,嫁与他妇。从此男耕女织,恩恩爱爱,看夕阳,种菜苗……多幸福!后来,趴在妈妈身上就莫名其妙地睡着了。没有看到结尾,故而没有惜惶。

关于王宝钏的寡居十八年生活,无法亲眼目睹,更别说十八年归来后的薛平贵衣冠楚楚,却早已另娶她人。这后半场戏,多亏那时候没看完,不然我幼小的心灵如何承担?

人生,有很多事情不都是知道的少了,才会幸福吗?

再回头想想那篇网文,其中一句:“烦了这永远也走不近的距离……”是呀,多美的开头,连星星和月亮都是他与她的观众,风花雪月在指尖穿梭,极致的男女脱离世俗的浮躁,只一味把真挚的情感寄给遥远的彼岸,不能说不美丽。可是,凡花都有谢幕的一天,不忍离别,终须离别。这戏半场,就得落幕。网恋,走到这里就该止步了,再往深处去,不见得就是柳暗花明,说不定是爱情的深渊和沼泽。

其实,无法圆满的结局走出来就是圆满。

小时候,我是等不到后半场戏而觉得前面的半场戏优雅;如今,我懂得了有些戏不需要后半场才会优雅。



浏览(45) 举报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