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大学进阶】南京邮电大学
有多少人,一辈子在单位里挣扎
17-04-18 作者:   编辑:南京邮电大学

犹记得,此文最初写毕,投给报刊,居然大多数不敢登。或许,它过太残酷,穷尽了世相人生。后来,此文选入《允许自己虚度时光》一书。再后来,有太多的公众号转发过此文,反响强烈。

也尚记得,一位外地的朋友读完后,给我发来几个字,说:你这篇文章,看得我惊心动魄。

单位,就是这么一个方正的盒子。一辈子的悲喜,一辈子的荣辱,一辈子的平淡与激荡,写满四壁:楷体的付出,草书的纠结,以及,宋体的庸常。

没有谁,是为单位而生的,但多少人,却要在单位里终老。是的,一辈子的光阴,实实在在地扔在了单位里头。无论来的时候曾经多么光鲜亮丽,单位最终还给你的,不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就是一个皱纹纵横的老太太。

没办法,还是那句话: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在一个单位里待久了,时不时会陷入到一种情绪之中:痛苦不堪。痛,是因为一眼看不到头;苦,是因为一眼又看到了头;不堪,是明知痛苦,却无处可逃。

看不到头,是生活除了重复就是重复,不咸不淡,毫无新鲜可言。看到了头,是一辈子的光阴就这样了,不死不活,再无改变可言。无处可逃的意思是,明明知道这个地方不是自己最好的归属,却还得死皮赖脸地待下去,把它待成最后的归属。

就这样,枯燥,跌进了重复的深渊;熬煎,跌进了光阴的深渊;自己,跌进了单位的深渊。

多少人,在单位里挣扎着。

他们在得与失之间进退两难,在荣与辱之间忍气吞声,在脸色与角色之间委曲求全。这样的人,一般都正直善良,眼里容不下沙子,看不惯小人,见不得卑鄙之事,却也容易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最后,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挣扎成了挣扎者的墓志铭。

挣扎,成全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苟且。本欲主动出击,利弊权衡过后,退让了。想要据理力争,忖度形势过后,放手了。然而,心中又分明不甘,于是,一次次关涉单位的斗争,沉到心里,成了一场场自我折磨。

多少挣扎,最后都演变成了自我折磨。骂一阵,笑一阵,爆发一阵,冷静一阵,怨愤一阵,宽慰一阵,一阵在胸腔,一阵在九霄,一阵英雄气长,一阵英雄气短,但长阵更短阵,无处觅归程。

这样的挣扎,是对一个人尊严和信念的巨大摧残。

然而,更苦的地方还在于,无论挣扎到多累多痛,始终不愿让别人看出来。表面上,还得装作强大,迎来送往,欢声笑语,泰然自若。只等喧闹散后,暗夜里,惟一颗破碎的心,惟一个悲怆的自己,彼此形影相吊。

浏览(108) 举报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