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青年评论】湖南师范大学
生而徒劳——《雪国》读后感
17-04-16 作者:罗珏   编辑:湖南师范大学--校方人员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在十月淅沥沥的小雨中读着《雪国》,世界仿佛只剩下那片白茫茫。

文章中最先出场的是叶子,最后结尾的也是她。她的形象有些虚无缥缈,而恰好正是朦胧美的代表,是灵魂的化身。她在大火中的坠落以及对岛村和行男的徒劳的爱,就像飞在向晚的波浪之间的萤火虫一般仓促,像车窗外寒山上的野火一般一闪即逝。这恰恰是川端康成所追求的人生无常,从死亡中追求美的颓废。

而作为肉的化身的驹子,并没有用浓墨重彩的笔调极力描绘其艳丽,反而通过细致的描写凸显出她的纯洁,同时反衬出她不免受环境影响而流露出风尘女子不拘行迹的样子。这种性格的矛盾扭曲加重了她在故事里难以抑制的悲哀和难以言说的孤独。将小说推向至生命渴望更高层次生化,却被肉体束缚的悲剧。

在《雪国》中,叶子和驹子,一个表“灵”,一个表“肉”,一个是“虚幻美”的化身,一个是“官能美”的体现,这和很多作家不谋而和。在探讨精神与肉体的关系中,米兰·昆德拉就曾在《不能承受得到生命之轻》里谈到,灵与肉,爱与欲的统一与分离。而不同的是,较之《生命之轻》里面的特雷纱和萨丽娜的炽热欲望,驹子和叶子却明知徒劳,仍然追求着生命的价值,希冀可望不可即的爱情,因此在岛村眼里,她们是纯真的,是“纯粹的美”的化身。

最让我感叹的便是主人公岛村。他生活阔绰,却玩世不恭,认为世间一切都是徒劳。为不让自己陷入任何一次实实在在的留恋里,他接受驹子的期望,却一次次挑准时机离开。文章结尾叶子的坠落“岛村站稳脚跟,抬头望去,银河好像哔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恰是岛村感到叶子的死如他所迷恋的银河一般壮丽,从叶子的死亡中得到精神的升华和心灵的彻悟。作为一个厌世且陷于寂寞的人,岛村对“徒劳”二字看的透彻,他完全否定生活的价值,耽于非现实的虚幻美里无法自拔。毕竟,他所追求的也仅仅是驹子映在镜中的美和叶子映在火车玻璃窗中的美,都是虚无缥缈的非现实美。

就是这样一部百来页的小说,川端康成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运用人物的瞬间感以及现代“意识流”的笔触,将这个本来并不出奇的故事渲染的至凄至美。作者的情感倾注作品本身,可以说岛村的徒劳和虚无是自己情感的流露。对于这样一个人物,川端康成非但没有负面化,反倒给予美化,而主题所表现的永恒的徒劳,却使人不得不承认,生活的意义就是它本身。

有人曾评价它为“颓废和死亡的文学”,而摘得诺奖更因为它通过美丽哀愁向读者传达,生活就是虚无,想要摆脱生活残酷幻灭本质的努力最终也将归于虚无,但即便如此,这样的努力仍然洋溢着令人震撼、难忘的美,而这种美和徒劳本为一体。

我并不觉得这是一本单单看一遍就能体会的书。感念它素雅之下所裹藏的浓厚的悲哀,细腻极致的文笔绘出那些空寂幽远的雪景,大片的银河自天际倾泻,隐没在夜色中黑压而古老的小镇突然被冒出的火舌惊醒,那一刻,所有隐忍的情绪都被一步步推动至极,喷涌而出,终为灰烬。

故事最后,叶子死了,岛村走了,驹子精神崩溃。

可你不能因为他们最终的分崩离析就磨灭一切存在过的意义,而反观他们的故事却不得不悲叹这样一种徒劳。

就像川端康成曾写“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大抵就是这样一种知徒劳而忘徒劳的心境了。就像梵高的向日葵,向死而生。


浏览(91)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