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青年评论】湖南师范大学
美和命运交织的旧梦——读《长恨歌》有感
17-04-16 作者:程欢莹   编辑:湖南师范大学--校方人员

说到旧上海,人们会想到它的许多标签,十里洋场、纸醉金迷、不夜城、名利场……这些都被当作是旧上海的代名词,然而,在王安忆的笔下,旧上海好像是一幅画,她用散文的笔法娓娓道来,向读者细细诉说旧上海四十年的风情,讲述一场“上海弄堂里的女儿”的旧梦,在这场梦中,有两个主题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美,一个是命运。

书中写女主人公王琦瑶的美写得独具特点,说到旧上海的女人,浮现在人脑海中的大多是穿着旗袍,浓妆艳抹,光鲜亮丽的形象。诚然,她们是美的,这类上海女人的美就如同是玫瑰,是一种具有万种风情,艳到骨子里的美,这种美是凛然的,沾染着红尘烟火气,旧时代的上海最不乏的就是这种美。而王琦瑶的美却恰恰相反,她的美如同芍药,是生活化,有点家常的美,虽少了点戏剧性的诗意,却也是忠诚老实的。倘若说那些旧上海交际花的美是光彩照人,供众人欣赏的美,那么王琦瑶的美则是在客堂间里供自己人欣赏的,是过日子的情调。一种是光彩夺人的美,一种是平常含蓄的美,这两种美看似对立,却也缺一不可,就比如在旧上海的一场晚会中,若是没有这两种美,终究是不完整的。上海是一座不夜城,而晚会则是这座不夜城的心,上海的晚会又以淑媛为生命,因而在旧上海的晚会中可以看到万种风情,仿佛空气都是撩拨人心的,那种光彩夺目的美让晚会变得热闹非凡,但如果没有王琦瑶的这种美,晚会也是空心的,正是王琦瑶这种含而不露的美给了晚会一种情调,使其不再是浮华的,而是有根有源。不论时代如何变化,上海总缺少不了那种风情和艳丽,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风情和艳丽会渐渐消磨,但是一波淡去,另一波又紧跟着突显,这种美的寿命是短暂的,而王琦瑶的美却经得起时间的历练,时间越久,越有韵味,这也是为何王琦瑶到了中年时期,置身于一群年轻人当中,她依旧是舞场的正传。这种不起眼而又具有风度的美在王安忆的笔下写得淋漓尽致。

 旧时代的上海充满美,却也处处可见命运的安排。在旧上海,多少女人最终走向悲惨的结局,但在我看来,王琦瑶的一生谈不上可悲,而是可怜,让人惋惜。她的一生有过辉煌也有落寞,终其一生,她寻找的不过是一个依靠,是在繁华的上海中一点现世的安稳,她的生命中出现过不少男人,程先生、李主任、阿二、康明逊、萨沙,老克腊,只要再前进一步,这些人或许都可以和王琦瑶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作者总是让每个可以圆满故事戛然而止,没有一个人能给她想要的生活,他们终究是王琦瑶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三个时代,近半个世纪的旅程,最后剩下的还是王琦瑶一个人。命运从来都不是她能决定的,或许她的人生从一开始便错位了,往后也只能一直错下去,错到最后留下的只能是长恨了。命运给了王琦瑶繁华,却也让她承受繁华之后更大的落寂,就连她的死也是悄无声息的,生活不会因她而发生任何改变,花草依旧会开始又一季的枯荣,一个王琦瑶消失了又会有另一个王琦瑶出现,这种对命运的无奈让人读来不得不心生怜悯。

浮生若梦,命运未知,王安忆给我们呈现的不就是一场上海的旧梦吗?梦碎亦或梦圆,都由不得自己,时代使然,命运使然,旧上海的女人美到了极致,却也可怜到了极致,留给世人的唯有叹息与长恨罢了。


浏览(182)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