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青年评论】湖南师范大学
爱顺着冥河漂流——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7-03-26 作者:李璐   编辑:湖南师范大学--校方人员

在这本另类的故事书中,托马斯一次次困惑自己为什么选择了特丽莎。他将这种接受爱情的偶然诠释为一次“河边的意外”——特丽莎被放在篮子里面顺河漂流,他拦住了篮子,然后抱起了襁褓中的婴儿,给她安定,许她爱情。然而事实上,他的爱让她再无安宁,他带来的患得患失又一次次证明,她如此深陷爱情之中。

爱常在河边行走,甚至偶尔随着冥河漂流。它作为生命之花最为美丽的绽放,在死的阴影之下,或以淡然姿态、细水流长;或以毁灭姿态、疯狂肆虐。它应该成为活着的理由,爱也应当成为带来死亡的最后一根稻草。像卡门与唐何塞,年轻的军官守不住吉普赛女郎的爱,最后以爱之名,让她永远死在了狭隘的爱情之下。这是求而不得的时刻,因为爱偶尔想要渡过冥河,而死亡拒绝爱将欢愉带去阴间,徘徊的冥河之畔,它投下癫狂的阴影。

这种阴影影响之下,特丽莎再也无法忍受托马斯和情人之间若有若无的牵连,她决定用出轨报复托马斯。被她雇来的男人、潮湿阴暗的屋子、沉甸甸的困惑和痛苦,她在男人欺身而下之前,痛哭着、挣扎着、然后夺门而出。因为爱不仅仅会癫狂,若它只能为了情欲癫狂,则爱永远无法不朽。像《会饮篇》所言,这份爱可以匍匐,但永不低贱。忠诚带来的坚贞和坚守,爱永远呼唤着柔和的理性,挣破兽性的失控,回归到原来的轨道上来。

所以托马斯从苏黎世,再次来到布拉格,像他曾经做的那样。于是故事进入另一个阶段,而在冥河边徘徊的飘忽不定的爱终于找到了一条安宁的路。幸运的是,他的路的尽头,还有惴惴不安却又镇定等待他的特丽莎,他们还能在书的结局用一种现世安稳的姿态获得幸福的结局。在《朗读者》的爱情中,白格的懦弱让爱溺水在冥河中,汉娜绝望死去。哪怕他最终完成汉娜的心愿,坦然对女儿说出多年以前的感情秘辛,爱也已经失足而亡,或者说,被冥河的漩涡强行带走。

是谁说,喜欢总是带来阳光带来小清新,爱却常常带来占有欲和痛苦。处理不当的爱无法让彼此成长或者幸福,却会窄化视野,杀死爱情。那些错过的爱,或者在世俗的压力中,变成艾米丽女士的玫瑰,或者在马尔克斯笔下,变成养鸽女坟前的蔷薇;那些没有极致的爱,从来是坦然去死而非坚韧活下去,像《静静的顿河》中,格里高利写给娜塔莉亚的那封信,“你一个人活下去。”

卡嘉莉目送阿斯兰走向战场却无力挽回,在阿斯兰坟前,她对女儿说,因为我不足以成为他活下去的理由,所以他从容赴死、像个英雄一样终其一生绝不说爱。爱在冥河边徘徊,爱也在冥河中漂流,爱在冥河边失足,爱也能够告别冥河,走向人间。

在那动乱的年代,动辄死亡或者批斗的屈辱,黄永玉老先生握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给妻子写情书,“老婆,亲一个。”又或者战乱之后,绿眸的南方女人坚定的说,我一定能找回他,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而爱,也会踏上新的旅程,不在冥河之畔,而是人间之上。


浏览(86)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