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青年评论】湖南师范大学
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书评
17-03-25 作者:武梦圆   编辑:湖南师范大学--校方人员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奥地利作家斯台芬·茨威格的代表作之一《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悲伤、疯狂、绝望的暗恋故事。

  我想我和大部分人一样是一口气读完的,中间舍不得停歇。不得不说,一个真正伟大的作家,对于人心情感的把握的确可以超越性别。从豆蔻之时的羞怯、自卑、慌乱,到青年时期的天真、热烈,到最后人生尽头时的决绝、深沉,作者虽身为男性,却以惊人细致、贴切的笔触完成了一个女人对自己一生的“自述”,一段以女人为主场的爱情史诗。

  故事全篇如题所示,是一封信的内容——一个身患重病的女人在弥留之际,守着自己已离开人世的孩子,于贫寒困窘中给自己的毕生所爱留下的遗言,也是一生中唯一一次告白。

  女人的这封信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从遇到他那天开始才有意义”的一生。童年的一见钟情,倾心于“他”的才华、气质、多面的性格,从此一生沉沦,半生漂泊。然而就算这份深情已行至疯狂,为了不让“他”自由的人生有丝毫负担,女人选择自始至终缄口不言,只以陌生过客的身份,凭借“偶然的艳遇”短暂地进入他的生活,然后抱着一丝希望等待他认出她的那一天。虽然这一丝希望最终落空,女人却没有一点怨恨,她在信中反复强调自己对于与“他”共同拥有过的短暂时刻始终抱有万分感激——无论怎么看,这个女人都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可笑地爱着一个游戏人间的人,并可笑地为这样一个人耗尽生命。但就是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悲的女人,在作家赋予她的口吻中,我感受到了生命极端的热烈,与人类所能拥有感情的极端灿烂、耀眼。

  有人说这是一个女人为了所爱之人献出一切,不求回报、甚至不求回应的故事,我并不能认同。不管是单向的暗恋,还是有来有往的恋情,当一个人沉浸在感情发生的过程中时,他是幸福而满足的。如文中所写,听到心上人回家上楼的声音,并在门上的钥匙孔中得以窥见“他”的身影,对于陷入恋情的主人公而言已是一天中最大的幸福。这种幸福是由自我意识出发,以自我满足为终点的,就像一个封闭的圆,隐忍但私密,无人问津同样也无人打扰。女人的人生站在她本人的立场来看,情感汹涌猛烈,起承转合跌宕起伏,如同一场悲与喜都十分盛大的独角戏,从开场到落幕,虽然寂寞,但所有的收获与荣耀都只属于她一个人。这与大多数为了博人瞩目而混入大型群戏,最终丢弃初心与纯粹还落得嘲笑的人相比,难道不算是一种幸运吗?

  作者茨威格所写出的这种人生选择,是一半人高山仰止、望而却步,另一半人出于心虚和羞愧转而攻击、蔑视的选择,是一种极端的执着、纯粹与勇敢。这如同钻石一样的感情,掩其锋芒,深藏地下,它是一个人心中最深处的宝藏,一旦展现于人前,便是这样的璀璨夺目,令人不敢逼视。

  站在世俗的意义上来讲,这个女人的暗恋生涯可能于情于理都是不可取的。在这个每一个人们匆匆寻求安定美满,最好有点金钱和地位的时代,常理中的人即使赞美爱情,以及其中暗恋这一情感的伟大之处,也断然不会将生命的能量都交付其中,这一点无从争议。但文学的意义并不在于为人们划定人生价值的标准高低,它也并没有为大众的生活提供指导意义的义务。如果文学一定要有什么作用的话,那么也许就像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样,让我们得以对人类情感中的至纯至美,投去惊鸿一瞥。

  你是自由的,所以我爱你,与你无关。


浏览(91)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