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青年评论】湖南师范大学
浮沉之间 ——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
17-03-19 作者:白静静   编辑:湖南师范大学--校方人员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文天祥《过零丁洋》

  生于盛世,对于这样悲恸的感叹总是无法身临其境地感受到,无法理解乱世之下渺小的人物挣扎于苦痛。《穆斯林的葬礼》很早就知道,却碍于各种繁杂的原因迟迟不敢去拜读;寒假归乡,在火车的轰鸣声中打开了书页,夕阳西沉,合上书页,只觉得心中经过悲喜,难以抒怀。

  我的家乡在西北地区,回汉民族的混居地,说起穆斯林我的印象再深刻不过——熙熙攘攘的集市上,远远望去一片白色的“礼拜帽”,还有色彩缤纷的妇女的头巾;清晨、傍晚不远的清真寺传来的礼拜声,怀着满满的虔诚,让人心绪渐平。然而《穆斯林的葬礼》中写的各种仪式、习俗却是我不曾了解的,因此才更加怀了几分敬意去拜读。

  几乎阅读所有的书,我偏爱去代入自己,体验主人公的悲欢离合;在霍达笔下,每个人物都无比的鲜活,仿佛他们真的存在于老北京城的一隅之间,在乱世之下挣扎,在苦难之中历练。刘白羽老先生在点评的时候曾说过,这本书已经是一个辉煌的历史成就——驾驭历史,挥洒人生、驱使命运。

  从梁亦清开始,一代大师,在他预备接下“郑和航海船”这件作品之时,我就仿佛有所感——这样伟大的作品,仿佛是这个伟大又平凡的的匠人走向生命终结的预示。果然在最后一道工序之时,玉石俱焚,这是大斧铿锵的雕塑,悲壮淋漓,令人震骇。然而正是因为他,才有了后来的玉王韩子奇,韩子奇无疑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继承了梁亦清手艺的他,也擅长着经商之道,奇珍斋由此扬名北京城。他是有情有义的,为报师傅的仇去往敌对的汇远斋当了三年学徒,终是学有所成;然而他也是懦弱的,面对梁君璧梁冰心两姐妹的感情,没有想到如何解决问题,一味地逃避,才让最无辜的新月在痛苦之中结束了生命。在那样一个年代中,似乎所有人的命运已经注定,韩子奇带着预期珍品前往伦敦,同样战火纷飞的伦敦让韩子奇梁冰心产生感情,生下新月;新月与楚雁潮的感情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注定也无法善终,只落得阴阳两隔……

  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中,梁君璧似乎更加典型一些,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嬉笑怒骂之间仿佛让人看到了那个性子泼辣爽快的凤姐。刚刚阅读之时,总以为梁君璧是封建家庭下典型的主妇,气势压人,不轻易近人;然而慢慢才会发现她表面上处处咄咄逼人,心里却隐藏着别人无法承受的悲苦——妹妹梁冰心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父亲去世之后,家庭没落,她一人咬牙扛起整个家;知道韩子奇“背叛师门”的真相,她毅然决然嫁与韩子奇,共同经营奇珍斋。她不懂玉,对于父亲与丈夫对于玉的痴迷无法理解,她想的只是有一个安稳的家。恪守着回汉不通婚的迂腐规定,拆散天星与心上人的亲事,面对丈夫与妹妹的背叛,她依然选择留下新月。她也是爱新月的吧,亲自抚育了那么多年,新月去世,她心里的悲苦谁能理解?在那样的时代之下,她又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有句话叫做“时势造英雄”,在动荡的年代里,惊天动地的英雄总是被历史铭记,被人们歌颂;然而被命运之河颠簸着的小人物才是主流啊,他们无可奈何的接受或悲或喜的安排,无力把握现状,徒留下悲叹。然而在浮沉之间,小人物的心灵也在成长,也许无法抗击历史的洪流,然而他们的灵魂早已升华。就像是霍达曾说过的:“我觉得人生在世应该做那样的人,即使一生中全是悲剧,悲剧,也是幸运的,因为他毕竟完成了对自己心灵的冶炼过程,他毕竟经历了并非人人都能经历的高洁、纯净的意境。人应该是这样大写的‘人’”。

  天上,新月朦胧;

地上,琴声缥缈;

  时间洪流呼啸而过,浮沉之间,尽数散去。


浏览(99)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