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长夜书香】东北大学
野猪包的心愿
17-03-17 作者:佚名   编辑:李思源

  这天,从山外颠颠簸簸开进一辆出租车,来到一座叫野猪包的小山前停下,钻出个戴草帽的老人。老人看上去八十多岁,头发银白,最惹眼的是一双眉毛,像两把出鞘的利剑,威严无比。他拨开脚下的杂草,在热辣辣的阳光下,一步一步登上野猪包。其实,野猪包高不过五六十米,长着些杂树、荒草,同周围长满榛树的大山相比,显得十分荒凉。半个小时后,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下山,对出租车司机说,去郭石村。

  出租车开到村委办公室,找到郭村主任。老人自我介绍,叫郑伯清,城里来。接着从挎包里拿出20扎百元钞票,堆放到桌上,对郭村主任说:“这20万元,我买下你们村的野猪包。”

  郭村主任大吃一惊,试探着问:“郑大爷,你是想买下它种果树?还是……野猪包可是地薄土瘦,只长些毛毛树,你要后悔的。”

  郑伯清摇摇头:“这些你都不要问了,村里同意,我们签个约,双方有个凭证。”

  村里第一回发这么大的财,郭村主任哪有不同意的?立刻写下凭证双方签字。郭村主任看着郑伯清离去的背影,心存疑惑:这老人不是疯了就是痴呆了。

  郭村主任把钱背回家,在床底下挖个坑,用塑料纸把钱包扎实,然后藏进去,再封上黄泥。他担心这钱来得蹊跷,暂时不能动。果然,没过多少日子,从山外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先到野猪包兜了个圈子,然后进村找郭村主任。郭村主任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肯定是郑伯清的子孙来要回钱。不过这小伙子说他姓邹,叫邹华。郭村主任悬到嗓子眼的心才一下回落。邹华提出要求:他要买下野猪包。

  郭村主任一拍大腿,心里喊:“出神了!”只得说:“对不起,已经有人买下了。”

  邹华发急地问:“是谁,他出了多少钱?”

  郭村主任告诉他,是位老人,出20万元。他想,这小伙子听了一定会被吓跑。可邹华却说:“郭村主任,我出30万元。卖给我。”

  郭村主任眼睛瞪得比山沟沟的石卵蛋还圆:一个荒山包,这小子出30万元?他好一会才镇定住自己,问邹华:“你买野猪包有什么用?哪可是个啥也长不了的荒包包!”

  邹华摇摇头说:“不知道。”

  怪了,又遇上个小傻蛋!郭村主任揉揉眼睛。邹华掏出支票,拔出笔刷刷签下30万元交给郭村主任,郑重地说:“我们立个凭证吧。”

  郭村主任抖着手,收起支票,又放下,为难地说:“小伙子,我再答应你,老人那里难交代啊?”

  邹华笑笑说:“市场经济嘛,谁出钱多卖给谁,你不必挂虑。”

  郭村主任一咬牙说:“中!”

  郭村主任去山外镇上银行,把30万元支票转成存折,回家后又藏进床底下那个黄泥坑。这钱来得太怪,万万动不得。只是他担心,这事怎么同郑伯清老人说清楚。五六天后,郑伯清又进山,对郭村主任说,他出工钱,请村里百姓帮忙,要在野猪包动手了。动什么手?郭村主任一脸尬尴地告诉他:野猪包又被另一家出30万元买去了,请等等,我马上把钱退给你。

  老人的脸刷地变了,两道剑眉扬起来,像要同对手决斗似的,大声责问:“郭村主任,我们已经签下字立下据,你为什么反悔?”

  郭村主任赔笑说:“郑大爷,我也没法子,人家多出10万元,村里穷啊,这多出的钱我们办多少事情!只好请您老包涵了。”

  郑伯清竭力控制住气愤的情绪,一扬手说:“郭村主任,我出50万元,你们可不能再违约哟!”

  这下,郭村主任彻底惊懵了:这老人真是发神经啊!郑伯清说:“现金不方便,回去我带汇单来。”

  老人离开后,郭村主任再也坐不住了,独自来到野猪包,跑上跑下,东瞧瞧西看看,跑得汗流浃背。可这包上除了长些只能做柴薪的杂树外,就是牛羊也喂不肥的荒草。他转了会,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地底下埋着什么宝贝?看来村里真要发大财了,得小心对付这一老一少。

  一星期后,那个叫邹华的小伙子又风尘仆仆地进了山,找到郭村主任说,他要上趟野猪包,画张图带回去。郭村主任冷静地说:“小伙子,对不起,你出的价太低,那个老人又答应出50万元。”

  邹华稍稍惊诧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掏出支票,又刷刷签好交到郭村主任手里:“我出60万元!”

  郭村主任脑壳一下晕了,这野猪包果然埋金藏银啊!他收下支票又吊邹华的胃口:“不过,如果老人再加价,不要怪我反悔。”

  邹华说:“不管老人出多少,我决不退让。”

  晚上郭村主任再也睡不着,十分小心地守护着床底下越来越多的钱和存折,另一方面思考着如何让他们一老一少竞争,让村里发越来越大的财。

  不久,郑伯清拿着张50万元汇单再次来到郭石村。郭村主任看着老人疲倦而又坚定的神色,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说:“郑大爷,对不起啊,那个小伙子出了60万元……”

  郑伯清的脸气白了,冷汗立刻像黄豆般从额头上滚下来,愤怒地责问郭村主任:“难道你眼睛里只有钱,一点诚信都不讲?”

  郭村主任硬着头皮说:“老人家啊,你住城里,知道现在什么世道,什么都讲竞争呀,如果你能拿出比邹华更多的钱,我当然会把野猪包卖给你,不过,我不能保证小伙子还会再加价。”

  “混蛋!”郑伯清扬起两道剑眉,猛地挥起拳头,朝村主任的办公桌砸去。“砰!”一块玻璃台面被砸得粉碎。立刻一股鲜血从老人拳头上汩汩淌下。老人全身簌簌发抖,朝天悲愤地喊:“钱钱钱,难道这世间真的没有比钱更宝贵的东西?”

来源:网络
浏览(98)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