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长夜书香】东北大学
最高明的猎杀者
17-03-17 作者:佚名   编辑:李思源

  奥朗卡伦是个杀人在逃犯。八年前,他跟最要好的朋友戴斯伯格合伙开了一家超市,钱越赚越厚,友情却越来越薄。归根结底,就是奥朗卡伦贪财如命,他恨不能把超市里的钱全都归他所有。戴斯伯格见奥朗卡伦实在是贪财如命,便决定跟他分道扬镳。奥朗卡伦心知肚明,要是戴斯伯格真跟他分道扬镳,当初戴斯伯格投资超过了他好几倍,这样他只能得到区区可数的一点钱,要是把戴斯伯格给谋杀了,他奥朗卡伦就可以独吞这笔雄厚的资金,因为戴斯伯格是孤儿出身,没有任何亲人,于是奥朗卡伦便决定将戴斯伯格谋杀掉。

  这天,奥朗卡伦力邀戴斯伯格去乡下的塞拉摩亚度假村游玩,戴斯伯格不知道奥朗卡伦要谋杀他,就跟奥朗卡伦一同前往。奥朗卡伦来这里已经实地考察多次,从塞拉摩亚度假村游玩回来,必经一处斜坡,斜坡下面就是亚莫赛河,河水不是很深,奥朗卡伦决定,就在这里将戴斯伯格谋杀掉。一切正如奥朗卡伦所愿,他把戴斯伯格灌得酩酊大醉后,戴斯伯格坐到车座上就酣然大睡。奥朗卡伦把车刚开到斜坡,恰巧此时迎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由于奥朗卡伦的酒喝得也有点高,手竟然有点不太好使。奥朗卡伦本意是把方向盘向大货车方向打,然后再往河边打,车自然而然就栽进河里了,谁知他竟然打大了,车头一下子就撞在了货车上,好在两车的速度都不快,奥朗卡伦开的小轿车就被撞进了河里。奥朗卡伦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锤将车前窗的玻璃砸碎后,便逃了出来,戴斯伯格自然就被淹死在车里。警察前来勘查,认定奥朗卡伦是醉驾,再加上货车司机作证,奥朗卡伦被判了一年零两个月的徒刑。六年后的一天,奥朗卡伦跟朋友喝酒,一个朋友说,他们小镇上最近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谋杀者非常高明,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结果还是被更高明的警察给破获了。喝得有点高的奥朗卡伦不以为然地说道:“那算什么高明啊,我有一个朋友,他把他的朋友灌醉后,选在一处斜坡,往对面的货车上撞,然后被货车撞进河里,他的朋友自然就被淹死了,警察前来勘查现场,便认定谋杀者是醉驾,这才是最最高明的谋杀呢!”其中一个朋友脱口而出:“那个谋杀者不会是你吧?”奥朗卡伦一惊,酒醒了大半,他拔腿就逃了出去。奥朗卡伦为了不让警察抓到他,他竟花了二十多万美元,做了整容手术,从此他就亡命天涯。由于整容效果奇佳,就连他的家人都认不出他来。于是奥朗卡伦就在一家出租车公司找了一份工作,白天给人家开出租车。奥朗卡伦为了多赚钱,凡是坐他车的乘客,他都要发给乘客一张名片。

  这天早晨,奥朗卡伦接到一个声音略显沙哑的女乘客打来的电话,女乘客让奥朗卡伦把车开到斯特米里小巷,她会付给他双倍的钱。奥朗卡伦当场就拒绝了,因为斯特米里曾有一个心善如水、专门为大家做好事的天使般的女孩,女孩在为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人送面包时,不幸被一辆出租车给轧死了,居住在斯特米里的居民特别的愤怒,从此不再让任何的出租车进入。谁知女乘客并不善罢甘休,她对奥朗卡伦说道:“您可以把车停在巷口,然后来到我家,帮我把两只箱子提到车上,我可以付给您2000美元。”奥朗卡伦一听是2000美元,贪财如命的奥朗卡伦当然不会放弃这么美好的赚钱机会,他爽快地答应了。

  奥朗卡伦把车开到巷口,徒步走进斯特米里小巷,他很快就找到了女乘客的家,让他感到有些吃惊的是,女乘客长发披肩,还是个残疾人,她坐在轮椅上,轮椅车停在大门外。女乘客对奥朗卡伦说道:“其实您应该想到我是个残疾人,这样您就不会感到吃惊了,我要不是残疾人,我怎么会花重金雇用您啊?”奥朗卡伦不想听她啰嗦,就直截了当地问道:“您说有两只箱子需要我帮您提,两只箱子放在哪里啊?”女乘客用手朝屋里一指:“放在屋里呐!”奥朗卡伦赶紧进屋,不一会儿,奥朗卡伦就把两只用破破烂烂的麻布裹着的箱子摇摇晃晃地提出来。奥朗卡伦看着女乘客:“我可以问一下您这里装着什么东西吗?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女乘客轻描淡写地说道:“您想想,肯定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要是值钱的东西,我可能用这么破破烂烂的麻布裹着吗?再说啦,要是值钱的东西,我可能交给一个陌生人吗?”

  奥朗卡伦提着两只沉甸甸的箱子很是吃力地向前走去,女乘客摇着轮椅车紧紧跟在后面。女乘客时不时地向奥朗卡伦提醒道:“您稍微慢点,我有些追不上了。”奥朗卡伦边走边想:她干吗要用这么破破烂烂的麻布裹着啊?什么东西会这么沉啊?前几天小镇上有一个大富豪的金柜被盗,丢了上百斤重的黄金,这箱子里会不会装着被盗走的黄金啊?奥朗卡伦有一种预感,这两只箱子里装着的肯定不是一般东西,假如是不值钱的东西,这个女乘客不可能花2000美金来雇我。奥朗卡伦想到这,便加快了向前奔走的脚步。在后面穷追不舍的女乘客冲奥朗卡伦喊道:“您能不能慢点走啊?我都追不上啦,我的手都磨出血啦!”奥朗卡伦压根就不理会女乘客,他向前奔走的脚步更加快了。

  奥朗卡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巷口,他把箱子提到车上后,就将麻布撕开,不撕开不知道,这一撕开实实在在吓了奥朗卡伦一大跳:这两只箱子并不是普普通通的箱子,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箱子。奥朗卡伦果断决定,他先把车开到离这里不远的弗兰西斯高级皮箱城,他的一个好友在那里专门卖皮箱子,让他鉴定一下这箱子到底值多少钱?要是价值不菲,就足以证明箱子里肯定装着价值连城的宝物,说不定就是被盗走的黄金;要是这箱子不值钱,我再把车开回来。要是女乘客问我为什么不等她来我就把车开跑了?我就说我去加油站加油了。奥朗卡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将车开离斯特米里小巷。奥朗卡伦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正是女乘客打来的,奥朗卡伦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接她电话。奥朗卡伦按下接听键,女乘客马上就滔滔不绝起来:“我说您什么意思啊?我让您慢点走,您干吗要走这么快啊?干吗要把我远远落在后面啊?您必须等我!”奥朗卡伦说道:“对不起尊贵的夫人,我的油箱里没有油了,我赶紧去加油站加油,加完油我马上回来接您!”女乘客很是生气地说道:“您干吗要抛下我啊,我们……”奥朗卡伦挂断电话,直奔弗兰西斯高级皮箱城。

  来到弗兰西斯高级皮箱城,奥朗卡伦赶紧给好友打电话,好友很快就赶来了。奥朗卡伦对好友说道:“你给我鉴定鉴定,这箱子到底值多少钱?”好友怔怔地看着他:“你不会把乘客的箱子变为己有吧?”奥朗卡伦显得有点不耐烦:“我是来求你给我鉴定价钱的,不是来听你说废话的。”好友拿眼一打量,便说道:“这是世界上最最昂贵的新特丹迪绅士皮箱,价值三万五千美元!”奥朗卡伦一下子惊住了:“天哪,价值这么昂贵啊?不用说,里面装着的肯定是黄金了!”好友不屑一顾地看着奥朗卡伦:“你这样贪财如命,迟早总有一天会因贪财而死去的,你必须改变。”奥朗卡伦满脑子都是黄金珠宝,他三下两下就把新特丹迪绅士皮箱打开,奥朗卡伦一下子惊呆了:箱子里竟然装着已经被肢解的女尸!好友冷冷地对奥朗卡伦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你这样贪财如命,迟早总有一天会因贪财而死去的。”奥朗卡伦别无选择,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车迅速向斯特米里小巷开去,他要赶紧把这两只箱子归还女乘客。谁知跑到半路,前面竟然停着一辆警车,三名警察在向他招手,奥朗卡伦的额头上立马就冒出汗来,虽然这女尸与他无关,可他真怕拔出萝卜带出泥,他毕竟是个杀人在逃犯啊!不停车肯定不行,他的车根本就跑不过警车,要是把车停下肯定是凶多吉少,但他别无选择,只能听天由命了,奥朗卡伦最终还是将车停下。高个警察冲他说道:“我们要到斯特米里小巷,那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我们的警车坏了,请您马上把我们送过去,我们会付钱给您的!”奥朗卡伦深深舒了口气。

  奥朗卡伦把警察送到斯特米里小巷,可他一路上并没有看见女乘客,奥朗卡伦赶紧把车开出斯特米里小巷,直奔郊外。奥朗卡伦直到现在才深深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最高明的谋杀了,这个女杀人凶犯,简直太高明了。她让我去杀人现场,将装着女尸的箱子从现场里提出来,这一路上都有监控录像,我这不成了名副其实的杀人凶犯嘛,现场留有我的足迹,这箱子上面又留有我的指纹,我这不是在劫难逃嘛。而这个诡计多端的女杀人犯,可以顺顺当当金蝉脱壳了,好友说得对,我迟早会因贪财而死去。奥朗卡伦此时肠子都不知道悔青到了什么程度。奥朗卡伦把车开到郊外的树丛里,然后丢下车,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他只要逃离这里,就有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尽管从今往后,他又要亡命天涯了。

  奥朗卡伦登上了前往密西西州的火车,他走到最后的车厢,这节车厢里乘客并不是很多,他选在没有人的座位上坐下。

  这时,一个个子跟奥朗卡伦相仿、身背背包、右手缠着厚厚绷带的男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奥朗卡伦拿眼看他时,发现他正挤眉弄眼地看他呢。奥朗卡伦很不愉快地责问他:“您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干吗啊?我又不是外星人!”陌生人微微一笑:“没错,您确实不是外星人,但你是杀人逃犯!”奥朗卡伦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开玩笑没有错,但没有您这样开玩笑的!”陌生人依然微笑着:“您明明是杀人逃犯,为啥还要认为我是在跟谁开玩笑呢?”奥朗卡伦懵了:“您到底是什么人?”陌生人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叫尼克普,跟你一样,是杀人逃犯!”奥朗卡伦怔怔地看着尼克普:“您怎么知道我是杀人逃犯?”尼克普用左手把背上的背包拿下来:“我这里装着手提电脑,您提着装着女尸的两只沉甸甸的箱子,从斯特米里小巷走出来,已经被多个摄像头拍摄到了,警察已经把拍摄到你的视频发到了网上。”奥朗卡伦不由得惊叫一声:“天哪,我这不是彻底完蛋了吗?”尼克普胸有成竹地说道:“您只要乖乖地听从我的安排,我保证你安然无恙!”奥朗卡伦随即点点头:“我听从您的安排!”

  到了密西西州,尼克普把奥朗卡伦领到乡下一处特别僻静的村寨,并让奥朗卡伦露面,租了一座独门独院的房子。

  尼克普对奥朗卡伦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居住,除了买吃的需要出去外,我们可以整天呆在这里,警察根本抓不到我们!”奥朗卡伦苦笑道:“身上没有钱,难道我们整天就喝西北风吗?”尼克普微微一笑:“一百万美元难道您认为不够吗?”奥朗卡伦不由得惊叫道:“什么,您有一百万美元?”尼克普淡淡一笑:“一百万美元就能让你吃惊到了这个份上,足见你是个贪财如命之人。”奥朗卡伦没有搭话,因为他心里在想,该用什么样的谋杀方式,将他谋杀掉,把他兜里这一百万美元变为己有。

  这天,尼克普出去买菜,很晚很晚才回来,而且他哭丧着脸,就像是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悲惨之事。奥朗卡伦赶紧问道:“你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尼克普很是沮丧地说道:“这几天我不是一直胃痛嘛,我今天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我得了胃癌,而且还是晚期了,医生说恐怕连半个月都活不过去。”奥朗卡伦听到这样绝佳的消息,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真是天助我也,不用我谋杀他,他自己就完蛋了。但奥朗卡伦还是压抑着心中的喜悦,扮出一副很是痛苦的表情,说道:“您需不需要我帮助您料理后事?”尼克普说道:“你只要帮助我完成我最后的心愿,我身上这一百万美元就留给你啦。”奥朗卡伦自然高兴无比,他冲尼克普问道:“您的最后心愿是什么?”尼克普深深叹了口气:“我这手拿不了笔,你就替我写一份遗书,然后帮助我自杀,这两点就足够了。”奥朗卡伦怔怔地看着尼克普:“您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啊?”尼克普的眼泪流了下来:“癌症患者越到后期,就越疼痛难忍,不如早早死去,早早解脱!”奥朗卡伦点点头:“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帮助您实现最后的心愿!”

  这天上午,奥朗卡伦执笔,尼克普口述:“艾尼莉亚:我是从骨子里爱你的,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背叛我,用我给你的钱去养活小白脸,因为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完全是因为感情失控,我才杀了你!我现在是亡命天涯,没黑没白地躲着警察,这样提心吊胆地活着,实在实在太痛苦,太劳累,太没有快乐了,所以我选择在这里了却此生,还望上帝能宽恕我!”奥朗卡伦写完后,尼克普便让奥朗卡伦找来一根细长的绳子,尼克普对奥朗卡伦说道:“求您千万别笑话我,其实我是个胆小鬼,我实在没有胆量自杀。一会儿我把眼睛用布蒙上,您把绳子拴好,扣子一定要不大不小,扣子离板凳的距离一定要适中,如果一下子套不上,不能让我痛痛快快死去,我肯定会改变主意的!”贪财如命的奥朗卡伦,哪还有心思让他再多活一分钟啊。他心里早早就想好了,你我的个子差不多,脑袋大小也差不多,只要高矮、大小适合我,就肯定会适合你,到时候我用身子一量不就妥洽了嘛,我怎么可能给你留下改变主意的机会啊!尼克普已经把眼睛蒙住了,奥朗卡伦赶紧把绳子绑在房梁上,他踩在板凳上,把扣子系好,把头伸进扣子里,感觉高矮、大小正合适,就在他刚想把头缩回来时,尼克普竟飞起一脚,把板凳踢翻。眼疾手快的奥朗卡伦一把抓住绳子,才使得脖子没有被绳扣勒住。谁知尼克普竟然比他还眼疾手快,他一把将奥朗卡伦的双脚抓住,死死向下拽着,奥朗卡伦竟没有一点办法把脑袋从扣子里缩回来。奥朗卡伦这才发现,尼克普的右手根本没有受伤。尼克普冲苦苦挣扎的奥朗卡伦说道:“你马上就去见上帝了,我现在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原来是个演员,是专门演反串的,装扮成女性对我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因为我装扮成女性去女人厕所里偷看女性,被公司解聘。后来我爱上了艾尼莉亚,谁知她知道我的不光彩之事后,竟毅然决然地跟我分手,我一怒之下就把她骗到出租房里,将她杀死。我知道你贪财如命,就在你身上打了做我替死鬼的主意。在出租房里,我已经把我的足迹全部处理掉,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你进去了,屋里只有你跟艾尼莉亚的足迹;你提着箱子路过斯特米里小巷,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拍摄到了你;你把艾尼莉亚抛尸荒野,箱子上留有你的指纹;你在这里又留下了遗书,并上吊自杀,警方百分之百会认定你就是杀害艾尼莉亚的凶手。这样我就彻底解脱了,我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享受着人间的美好生活和无比的快乐。”奥朗卡伦用尽所有力气,很是艰难地说道:“你确实是猎杀天才,你才是世界上最为高明的猎杀者!”尼克普不无得意地说道:“我确确实实是世界上最高明的猎杀者,现有的警察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该去天堂了,我该去更好地享受美好的人间生活了!”尼克普把手伸进奥朗卡伦的腋窝,奥朗卡伦啊的一声叫喊,就再也无声无息了。

  尼克普转过身,微笑着走出房门时,他竟然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原来门外站着很多警察。

来源:网络
浏览(105)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