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长夜书香】东北大学
明月千里
17-03-10 作者:采菊东篱   编辑:李思源

  时值己近晚秋,落叶报着盛夏的离去。踏着一地的落黄,浓洌的雾罩着这清风下的大堤,东去流水在雾海中静默着,如白的带,如乳的汁,新的空气浸润着肺腑,倒亦有一派别致的风趣横溢呢。
 
  终于去了,这非要去了不可的盛夏和欣春,替之而来的,便是这秋风里的凉意,抚着行人的发,给人以惊惕,给人以恋意,便不能不在这落叶盘旋的纷纭中思及昨日的茂荫,告我说:“春去秋来”所谓秋风萧瑟的正是。然而秋风也是极醉人心的,你可试着迎风用鼻细吸一下,正是一股奇特的芳香扑面而来。如在南方,此时当为桂子飘香的季节,可此处不似江南,桂子是不多见的,大概是泥土的芬芳吧?敞阔的大地坦露着胸怀,己播了种,落叶的杂声里犹闻节枝在泥土中茁长的沙沙声,明春当是一派嫩绿的气象。
 
  也曾听说有“早来的春天”一说,在晚秋的清香雅静中,不是正有几朶素淡的花儿娉婷袅娜,还有蝶儿,白色的素衣,翩翩舞着,在这为数不多而迎风招展的花枝间盘旋,忽而去了,忽而又复来,花的蕊,花的瓣,枝和叶都留下了芳踪,彼此静默着,相视微笑而不语。已出的暖阳温情的抚慰着,似年老白发的祖母对孙儿说:“这里正是新春”。解不透,用我们这稚心来看,倒也难以将其归为续昨日的盛夏和欣春,还是一亇新的天地在显身?说不准,且只好即归为续昨日的盛况,又视作新生的序吧。
 
  如我爱阳光下的热闹,我亦极其喜欢月光的。秋日的夜,月色倍加光明,千里一色,如乳汁般,月光下的万物静穆着,如天真恬静的处子一双多思的睛,俯着首,闪着明眸,一派水色的纯,有人喻为“秋波”的正是。月光,赋予她一腔温情。我喜欢月光的静雅和稚丽,更爱沐浴着这一派诚挚、纯净的光。这光下的万物峥嵘,彼此抒发着内心的语言,虽然极静的,却亦蕴涵着一堆如火的情意。故我常盼着这有明月的晴天,独自踏着这如水的月色,久久徘徊着不愿意离去。
 
  处于深秋夜色中的月光,固有一种迷人的倩影,而这凉风里的清香,却蕴藏着无限春的气息。大凡欣赏月色的人们,只知沉醉于它的清爽和雅静之中,我想如此也不尽然。月光下的树影婆娑婵娟,寂寂的白乳世界里,也处处可闻见繁杂的忙音,沙沙的,切切的,细听去极似欢快的歌,欢呼着,雀跃着,岂不也是一亇十分热闹的天地?只不过常人未曾仔细地品味罢了

 
  这时候大道上的人不多,时时走过匆匆的人影,有成群的,亇体的,也有慢慢地踱过的。想他们必定都会怀着一种不同的心情走过的。或者极其留恋不愿意离去的,低吟着动人的诗句。也会有极其憎恶这月光的,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或许是这过度的静穆给他的“热心”泼了冷水,或许是为自已阳光下的罪恶有所忏悔?正是这月光下的确存不住丝毫纤尘邪恶与私心。
 
  今夜的月色分外的好,明月千里,光照大地。我的心,也随着这月光海洋的波,荡起了素帆的轻舟,悠悠然,又仿佛奏起了清雅的《月光曲》,彩云是它的翼,轻风是它的浆,树影为它的蓬,而这月色,恰似这大海中的灯,轻轻地,飘飘地,便向那云的深处去了……
 
  荡着双浆,船儿行在微风吹绉的涟漪间,水波拍打着船舷两侧,奏着永恒而均衡的节奏,视着这一片明静的水天,庆幸着能有此机会观赏这如此美妙的境地。便默默然地闭了眼睛,听从风儿在耳旁欢歌,住凭轻舟在湖心荡漾。不知是什么时候,突然间一股异香袭来,逼得我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呵!眼前呈现的竟是另一番天地。水面上荡浮着五彩缤纷的各式繁花,繁花相拥挤着、晃动着,组成一幅忙乱而绚丽的图案,散发着奇异的芳香,眩人耳目。
 
  我是夙来极喜爱淡花的,加之面前这杂絮般的飘忽迷离,令我十分的不堪。群花簇拥于我的眼前,争相与我为友。他们有的自己以为与众不同且又出类拔萃而情骄意满;有的贪图安逸,追名逐利而全不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羞耻。他们为一时之得而庆幸,同时又为区区之难而愁泣。不时亦会遇见几朵文彬高雅的枝朵,也曾牵动过我的睱想,几欲釆得数枝以为我的良友,好把我的感情有所依寄。值得遗憾的要算在这为期不长的交往之中,多半会识出他们亦不失为常俗,厌弃之心令我摇头远离了去。风儿阵阵,吹得花儿纷纭上下,似乎在怨怪我不为知音的吧?便随他去罢,又何必为此而多寻烦思呢?
 
  明月依旧如先前那样的一派明辉,花群到底是远离了我,水面上倒显得格外的静寂。明晃的水色间,依旧荡着一轮明丽皓洁的月。月光下的水波格外沉碧,水色衬托着月光尤为清晰。那圆的盘犹如灯笼,洁净宛可掬。虽然时时晃荡的水波把它划得支离破碎,却依然不失却本身的光辉淋漓,照得天地间一汪通明。想起幼时初次回乡时那亇夏天的夜晚,白发的祖母携我去月下的瓜田,天上的明月全如今夜的亮,四方的静寂亦象今夜的无声,唯有四周断断续续细细的虫鸣缀着这满天星斗的月夜,引起了老人说起那天上街市的故事。相隔已很远了,记不清那细节,只知道很美:流星便是车灯,白云为山水,假如彩虹是那城门口的大桥,这快乐的星星,岂不就是那些善良人们的眼睛?明月赋予它纯净的外衣,这光辉却为其安排了一颗颗多情的魂灵。
 
  夜风熙熙,我的船亦行到很远的天际。前面是一排柳林,老远便闻着了秋夜少有的柳涛的歌音,“哗哗”地如快活的老人。我常常羡慕这水畔的杨柳,爱它旺盛不息的生命活力,也就是人们常常称之为“柳树的精神”。也有人把柳树看作新生的序曲,故常常盼着这柳林的背后所带来的春的气息。“春风欲来柳先知,柳树梢头话清新。”我想在这一片柳林的后面,定会是一派别致的景趣呢。
 
  果然如此,这柳林的背后,正是一派芳春菲菲。
 
  穿过密排的杨柳林,前面的天地豁然开朗了。月光固然是先前的光明,却愈发显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还有鸣叫着的雀儿和翩翩舞着的蝶儿什么的。柳枝低垂着的长条在水面上轻轻地摇曳,泛起一层层圈儿似的纹,时而有“通通”的水声传来,看得见闪闪鱼鳞的白光,一忽儿即逝了,却留下许多的泡泡,在月光下面尤其显得雅趣可喜。
 
  汶漪迎我到如岸的滩头,近水的泽带有一株丽树吸引了我的视线。细观这树的枝干,却又极不似通常的枝干,柔和的叶片散发着奇异的芬芳,娉婷的枝身袅娜,笑容可掬的视着不相识的友,全无半点虚伪的情意,抒发着内心的言语,似乎这天地间定不会有一丝邪恶的寄存。我想这宇宙间的百花菁华要全疑聚在这默默的微笑中了,令人敬而不敢存半点的私心杂念,而这清芬便是因春的灵魂寄附于其身的缘故吧?枝的顶端开着一朵素洁的淡花,似秋菊又极似芙蓉,绿叶犹如兰的清馨。菊和芙,以及兰都是常见的,却全然不能同眼前这异株相比。想兰的清芬幽远,菊的孤高隐逸,莲的出俗而无染,中通外直,芳洁不可侵,却又似乎全都聚于那默默的沉吟里。
 
  我受了它的吸引,走近了它的身旁,欲在这枝荫下预感人生的途程,此株定会助我的挚心吧。便默默地徘徊于枝的四周,用心灵明镜般的眼睛,同其话起天地间的谊情。感谢它全能了解我心境的悲乐,不时用那充满温存的目光回报我以衷心的感慨,微笑着,默默地点首指给我遥远的天际,我仿佛窥见了明晨的道途一片蔚兰。
 
  正是在这彼此会心的交往中,促成我永远记住人世间至诚善美的友谊。
 
  说到友谊,定是友人之间的情谊了。又有谁忍心在明如水镜的友情中,染上一星半点的污渍呢?我明白了世间最至真纯洁不过的,定要算这挚友之间的真诚友谊了。便恋恋的不舍离去。月的光,恰给这永恒的友谊披上了一袭素洁淡雅的裘衣。我想月光之所以如此通明,可能也正是因为月光之下无法藏污纳垢的缘故吧?
 
  一群蜂蝶的嗡嗡声惊醒了我的遐思,便随着这吵声望去,在离这异株不远的近侧,还有一棵娇嫩的花枝。这花固有一派超凡的艳姿,却极其幼稚娇憨,迷惘混沌而不解善恶。起先我倒没有注意到这近旁的嫩枝,是这嗡嗡然的飞群给我启示。蜂蝶喧哗着盘旋于嫩枝的周边,似有趁热闹而起哄的驾式,各各成群结伙地争围着这花枝,不时发出“嘘嘘”的声音。想这花之所以引人注目,无非是因为其出众的容貌而已。但也正是由于这容貌,为其身后召来无数的困扰与烦恼,一亇接着一亇的风波自然不会少。杂乱的飞群将其天真无邪的笑视作不做设防的围城而伺机骚扰的目标。望着这无助的身影,使我不由得想起它身旁的异株,二者即为相邻,何不伸出援手帮其解除重围?
 
  一阵凉风袭来,竟在这月明的天地之间,飘落点点雨星,打湿了我的双颊。猛然想到这朵稚嫩的小花,在这秋风里该是何等的不堪?但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惊呆了,相邻的长枝伸展出如蓬的冠盖,遮挡住幼枝的上空,使幼小的身躯得以避开了风雨的侵袭。雨,终于过去了。再细观这幼小的花枝却因为曾经有了庇护而安然无损。蜂蝶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先前“嗡嗡”的余音。娉婷婀娜的身姿一如先前的芳菲秀丽,但却未改娇憨的笑容和纯真无邪的稚气,低声吟唱着心灵的歌音。于是我被深深地打动了。感叹这天地间还能有什么比得上这情谊更让人激动万分?倘若把这诚挚的友谊比作眼前这长明洁净的秋月,以及这明月光辉下的清波涟漪,定当会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什么时候,竟下起雾来,冰凉的水珠且不说,可恨这渐重的水气慢慢地模糊了我的眼睛,阻挡了我的视力,似乎觉得花儿离我渐渐远去。浓洌的雾呵,人们素来都把你比作轻柔而又温情的纱帐,如今你却似一道无情地屏障隔断了我与花儿的亲近,就连这明月也因此而减少了光辉,而这先前沐浴着明月光辉的世界,如今也被笼罩着一层脑人的无形之网。雾中的花儿呀,此时你该是处于一种何等悲泣与无助的境地?你让我承受怎样的痛苦都无所谓,只是不要在它们纯洁的心灵之上再蒙上一层悲戚的阴影。
 
  追思我们相识的初,正是缘于这明月的纯净和光明,而在这相互交往中的会心,也全在于这明月下水波的沉碧,会心的交往能促进双方言语的共通,言语的共通更促进彼此灵思的贯一,加之于我夙敬此异花的高洁而出俗,亲此丽株的温逸而无伪,故我恋恋于别前,难忘我们相处的友谊呵。
 
  花儿是远去了,然而我的两袖却留住了花儿芳馨的气息。我想花儿之所以肯把自身的清芬赠于我的两袖,亦足以可见花儿们的蕙心了。我不忍心白白辜负了它们的挚情,便欲把它密藏于我的文集,做亇永久的纪念,且留待他日细细地品味吧。此刻我猛地悟出了一亇道理,花儿的相依可为姊妹的情谊,而这赋予我的清香,岂不也正是它们友谊的化身?这情意长存于我的身旁,又何止五年、十年的留芳生命。推想清秋之后定会有芳春,迷雾散尽必定是天明,真正的友谊是永恒的,它绝不会受环境的影响而逊色,就像陈年的老酒随着时间的绵延而愈臻芳香,伴随着早来的春天,一起注满人间……
 
  一阵风儿吹来,夹着一丝依稀的凉意,行船虽然是不见了,但明月却是如先前一样的明丽,路畔的柳枝在夜风中欢歌,月光照着满地婆娑的倩影,万物静寂着沉浸在乳汁般的月色下,我正行走在临近住家的大道上。
 
  推开虚掩的屋门,书房内的灯光通明。炉火泛着红光,水壶中冒着腾腾的热气,静坐在桌旁作记的时候,东方的天际己是淡白。

来源:散文网
浏览(159)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