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三海一核】哈尔滨工程大学
【史话】关于重叠炮塔的二三事——“奇尔沙治”号传奇
17-02-26 作者:邵然   编辑:邵然

若说起战列舰主炮炮塔的布置,多炮塔神教便会分裂成各种各样的教派,但是所有的这些都离不开一个传统的布置——“背负式”。虽然由于吝啬的国会(后文中还有对此的各种记述),全重型火炮的荣耀被不列颠的“无畏”级夺走,但是“南卡罗来纳”因为其成功的设计在战列舰历史中仍然占据了独特的地位,其中流行于之后战舰设计的“背负式”便是其中一项。

然而本文并不打算讨论这段炙手可热的历史,而是关注于前无畏舰时代。美国的战列舰,虽然相比于老牌国家很多细节设计和加工工艺上有所欠缺,但是其各种前卫脑洞设计自然是极好的。对于炮塔的布置方式,美国人更是搞出了全世界战舰史上绝无仅有的重叠炮塔造型,其中代表自然是“奇尔沙治”号战列舰。

文章写到这里,本来应该按照技术史文章的惯例,从头开始介绍这艘战舰和这种设计始终才对,但是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关于这种炮塔的设计,传统上可以予以参考的各种技术史书籍(比如老佛爷那本),连张内部构造的详细设计图都没有。网上唯一能找到的炮塔构造图,居然是一张名字叫《诉求》(《THE APPEAL》)的报纸上画的简易示意图。

这就尴尬了。

所以我们只能从史书上的片言只语推测这种炮塔布置细节。

第一件有趣的事实是,跟很多人想象中不一样的是,这个重叠式炮塔13英寸主炮和头顶着的8英寸二级主炮(也就是中间炮)是机械连接的,也就是说,上面的二级主炮并不能自由旋转。

因此一幕幕滑稽的场景便可以想象了:操作这两个炮塔里的船员必须在一起进行日常训练。二级炮塔的操作员还好说,主炮塔离开他们可以自己去玩,但是主炮塔里的人儿就只能过苦日子了——每次二级主炮要打靶还得让下面的老大哥扶着转。

也不是没有人提出过反对意见,如果翻阅当时的报纸,就会发现很多人认为不让二级主炮独立运行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的设计。然而战列舰毕竟不是坦克,以当时的技术来说根本不可能实现;就算是能实现,增加的重量也会超过其本身的收益;就算是能实现,想象下,二级主炮在左舷单独瞄准一个目标的时候,下面的老大哥猛地打个方向盘,这副炮就怼则司令塔了。

第二个有趣的事情,图上标注的很明白,这两层炮塔,各用一台扬弹机。

这个就很好理解了,毕竟两者设计速度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有趣的是,最早设计时设计师的想法是,主炮射击的间隙,副炮继续射击,两者互不干扰——此处省略一千个槽点。然而最终建造出来测试结果是,出人意料的真的没有互相干扰,不知道比某些战列舰主炮射击时副炮人员躲避高到哪里去了——虽然两者穿深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最最搞笑的是,该设计被套用在“弗吉尼亚”级上时,由于无烟火药和快速射击方法的改进,最最重要的前提,12寸主炮的射速已经降为20秒(奇尔沙治的13寸则是三分钟),这样二级主炮的炮口暴风便会严重影响到主炮的瞄准,完全是一个败笔。

第三个事情是,这个炮塔和安装在内的主炮并不是完全配套的。两者分别由两个机构设计(Bureau of Construction and Repair & Bureau ofOrdnance),导致最后舾装时才发现炮门似乎设计的略大一点。对此英文wiki上引用美帝炮术大师威廉·西姆斯(William Sowden Sims)的话说,万一敌人的炮塔正巧从炮门中射进去,整个炮塔就废掉了。

正在舾装的奇尔沙治,从照片上并看不出不配套或者炮门开口过大的情况

说实话,每一个对战列舰有些了解的人或多或少都应该会想象过炮弹射中炮门这种小概率事件吧,但这是有多不配套,那洞口是有多大才让炮术大师发出这种牢骚。虽然被防水帆布罩着,但那块确实有个缺口在,无畏舰时代对此予以了一些改进,但这种担忧仍然存在,尤其是你看到高平两用炮的时候。

网上不明出处的设计图,求来源

最后一个有趣的地方是,美国人在将其应用到“弗吉尼亚”级之后,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无畏舰浪潮,居然有了在其基础上改装出最早的三联装的想法,不得不说是脑洞清奇。

不过联系那个时代背景便可以理解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是变革的时代,对于海军技术来说也是如此,此间各种奇门绝技百花齐放,影响直到海军假日时期。对于重叠的炮塔布置来说,其影响力并没有同时期出现的其他先进设计那么大,甚至说,这种设计能在之后的“弗吉尼亚”级战列舰全五舰上继续应用也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因为在“弗吉尼亚”级头三舰的预算被国会批准时,奇尔沙治两舰还没有服役,至于重叠式主炮的使用经验更是无从谈起。海军为此前后组织了三个委员会,一次比一次扩大化,最后在各种因缘巧合下最终决定全部采用“改进了的”奇尔沙治主炮塔设计——而所谓的机缘巧合主要是国会的愚蠢议员们抠门的吨位和建造预算。

此时的美国人还在略微膨胀的野心和孤立主义的传统间挣扎,在大白舰队巡游完成后,美国议会才开始“转变思想、实事求是”,将目光转向远洋,转向新到手的菲律宾和在欧洲的利益。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是一方面;早期清教徒的政治保守性是另一方面——毕竟全世界都在海军军备竞赛,一级战舰还没下水下一级就紧接着设计完毕占好船位,此等高强度的挥霍就算是财大气粗的美国也力有不及。

在奇尔沙治建造过程中,各种想搞大新闻的报纸不停地以“世界最强”(American Ship Best)、“最伟大的战舰”(Greatest Battleship)等词汇描述这一级奇特战舰。诸位读者不觉得似曾相识么?可以说就差“决战利器”这个词了。从中可以看出那个时代马汉的思想,是如何跟普通民众的民族情感融为一体,最终引发世纪大战的。而在奇尔沙治作为旗舰时,很多报纸直接在头版头条贴上,诸如“奥斯曼如若一意孤行,我战舰必予其致命打击于港口”之类的颇具大棒外交风格的标题。

最搞笑的是这个报纸以“德国的战舰哪里弱鸡”为标题,可以看出威廉二世和他治下崛起的德国是如何不招人喜欢了

但实际上,“奇尔沙治”级由于设计时考虑到必要时跑进浅水港口躲避敌人追击,吃水过浅,本身远洋性能并不佳。在某种意味上,这个生日蛋糕一样的双层炮塔,也是被吨位限制逼出来的。

而恰恰是这种不断被逼迫的过程,催生了这个不成熟的两层炮塔,并在不断实践和改良中,最终诞生了背负式这种优秀的设计。可以说,高平两用炮也罢、全重型火炮也罢、重点防护也罢,唯有大胆而细腻的设计和想象力,才是推动技术变革的巨大力量。

清朝明信片上的奇尔沙治

话题转回“奇尔沙治”号本身,此船自身的经历也可圈可点。作为大白舰队第二份舰队的一员,她甚至跟中国有一面之缘,在厦门流传至今的明信片上便可以看到她的身姿。参观完大白舰队的清朝贝勒爷毓朗为之叹服(他参观的是更先进的“路易斯安那”号),“炮膛甚巨,一切装送子弹、扫刷炮身,皆电力为之。”

起重船状态的奇尔沙治,下图右也是她

而之后“奇尔沙治”号便被改装成了起重船一号,如果你在二战的照片里看到一艘加装了船腹的胖胖起重机船,那一定是她了。1939年,她在“杜父鱼”号潜艇(SS-191)的帮助下,救援了失事的“旗鱼”号潜艇(SS-192)。此后“旗鱼号”仿佛祥瑞护体,沉过一次不会再沉第二次,1941年击沉“加贺”号(虽然事后发现击沉的只是艘飞机渡轮),1943年末以一次漂亮的追击前后三次命中日本“冲鹰”号航母,将其送入海底——比较尴尬的是,当时“冲鹰”号上恰好有21名被俘的“杜父鱼”号船员,最终21名俘虏中20人葬身大海。


来源:原创
浏览(436)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