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三海一核】哈尔滨工程大学
【评论】不列颠太阳下的美国海权发展之路
17-02-23 作者:邵然   编辑:邵然

章骞,这个名字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很陌生,但要是提到“聖寶劍橡葉騎士”这个笔名,恐怕军迷圈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著书颇丰的海军史作家,虽然政治观点有些争议,但是其谦谦君子的性格和对海军的热忱,对于大陆军事历史研究和军迷圈风格影响恐怕是一两句根本说不清——很少有人记得当年粗俗的军迷圈是如何一步步的被这些有识之士引入正经的研究方法和讨论气氛,然后又怎么一步步的变得引人入胜。

然而天妒英才,章骞老师在去年八月英年早逝,其呕心沥血之作《不列颠太阳下的美国海权发展之路》还未出版已成遗作。这本海蓝纯色装订的书籍,宛若章骞先生的纪念碑。作为一届学生和后辈,小编明知无法在这短短一篇文章内概括此书的内容,但求自己的某种理解能发人深省,让人对这本书和美国海权崛起这个命题感兴趣罢了。

章骞先生

众所周知,世界历史上的每次海权交接都不是和平进行的,都需要前后好几代人血染大洋的付出。经常有人认为美国海权崛起是和平的一个例外,但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讲,山姆大叔执掌波塞冬之三叉戟的过程亦是血雨腥风——这个过程伴随着一战、二战乃至延续到冷战结束。只不过,由于不是与前一个世界海权直接短兵相接,其付出的代价比较小罢了。此中原因,有一部分是地理因素——美国周围没有接壤旗鼓相当的大国,远离旧大陆的干涉等等,德皇威廉就曾经表示对美国地理位置的羡慕(毕竟普鲁士德国面临的海洋出口实在是太狭隘了,某种程度上甚至还不如同时期的俄国);但是也离不开一代代杰出人才的持续努力。

在对这些人才进行介绍之时,章骞先生并没有将视角局限在传统人物诸如马汉或者海军内部的人才身上,而是介绍了一位实时造英雄的典范,也是总统山上四位伟大美国总统中最不起眼也最不为中国人所知的那位——西奥多·罗斯福。或许,其另外一个昵称“泰迪”(泰迪熊那个泰迪,不是你们想得泰迪犬)更为中国人所知。其实“泰迪熊”这个名字便是因西奥多·罗斯福而起的,这中间还有段有趣的故事,此处限于主题暂且不表,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找。

模仿罗斯福装扮的泰迪熊

罗斯福和熊的故事

即使是在总统山上,西奥多·罗斯福也在最不起眼的地方,而且比其砍樱桃树的华盛顿、“民主之父”和著名博物学家杰斐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林肯来说,他的名气甚至不如他的侄子富兰克林·罗斯福——后者不仅带领美国走出大萧条,开创了对西方经济自由主义风气加以国家管制之先风,并且领导了盟军在二战的胜利,堪称人类二十世纪历史上的巨擘,深刻影响人类政治格局直至现代。但是,没有老罗斯福的基础,恐怕就算是杰出的小罗斯福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毕竟,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是一个变革的时代。

在老罗斯福的功勋伟绩中,除去其本身对于时局和海军建设的杰出见地、辞去助理海军部长职务,亲自参军并组织赢得美西战争陆上关键一战的胆量和军事天才之外,恐怕就是其对马汉海权论的铮铮实践和对门罗主义的灵活应用和诠释了。在其任上,他推动了美国海军由浅水海军到远洋海军的转型,设立了一批与之配套的机构和学校,善用胡萝卜与大棒政策取得战略空间。最终在大白舰队巡回全球的旅程结束后,其毕生所致力的目标几近完成。

当年的美国《华盛顿时报》以《最伟大的美国舰队》为标题

表现大白舰队归来之时高涨的民族自豪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德皇威廉二世了。或由于普鲁士精神的缘故、或由于其本身的野心和肤浅、或由于国内局势的风云莫测,威廉二世走了一条明眼人不会选择的道路,最终将国家的命运毁之一旦,章骞先生对此无不惋惜的点评说“德意志本可以给人类带来更大文明的技术力量而后却两度给全世界带来了涂炭。”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此等歧途之差别?

对此已经无数浩瀚文牍予以各种解释,抛开政策或者史实上的诠释,章骞先生则以某种宏大的视角对此予以了解读,这恐怕也是整书几十万字的点睛之笔:

“海权力量的根源所在就是自由海上贸易;这种自由海上贸易的魅力所在就是提供了一个‘非零和’的发展之路。这才是英国不惜身退也会让权美国维护这个体系的根本原因所在。”

并且章骞先生更是对此予以了某种现实的寄托:

“笔者相信美利坚有朝一日也会被新的力量所取代,但是这支力量只能是更加文明。更加进步,应该具有更加公正与进步的价值观,而绝不是走向奴役与倒退。只有这样的海权交替的顺利进行,才是全人类的福祉。”

一本书读到此处,视角便豁然开朗。

唐太宗李世民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哲学大家培根亦言“读史使人明智”,杜牧更是直言“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轰人也”。在当前这个变革的时代,作为普通中国人或许对时局无法有任何影响,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此进行某种期望或者改变。

要知道当雪崩之时,没有任何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年威廉二世背后便是完全不控制怒火的普鲁士民众,当年日本军部暴走之后便是一批完全不控制野心的将佐,当年苏联经济难行影中即是偏狭的军事工业联合体。

章骞先生便是对此有所希冀,对海权的理解、对民众的教育不是一时一刻之事,而是需要长久的努力和一批杰出人才的涌现,才能免除历史上曾经屡次出现过的那种偏狭和暴走的民粹主义,为未来指引一道明灯,引导中华民族在人类历史上做出自己应有的姿态和贡献,祛除西方现有的一些弊病,使全人类走向进步的明天,而不是黑暗的中世纪。

来源:原创
浏览(630)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