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齐鲁文化】山东理工大学
[先贤]齐国廉士:秉操守节 高洁一世
16-05-23 作者:陈巨慧 曹元良   编辑:山东理工大学

  《后汉书·列女传<乐羊子妻>》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羊子路上捡到一块金子,回家后交给他的妻子。妻子说,“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何况在路上拾金子而求得好处,这真是玷污自己的品行啊!羊子听后很惭愧,将金子丢弃在荒野,远行找老师求学去了。
  乐羊子妻奉劝丈夫要做一个品行廉洁而有志气之人的典故“不受嗟来食”,出自儒家经典《礼记·檀弓》里一个发生在齐国的小故事。7月24日,记者来到齐国故都临淄,寻访齐国廉士的踪迹。
  宁死不受嗟来食
  据《礼记·檀弓》记载,春秋时期,有一年齐国闹大饥荒,大批穷人因缺粮少食被活活饿死。贵族大夫黔敖,在大路旁设粥棚赈济逃难的灾民,以便他们逃到此处时能喝上一口粥,吃上一口饭。
  有一天,来了一个灾民,只见他用袖子遮着脸,拖着一双破鞋子,摇摇晃晃地走来,步履维艰,已经饿得不成样子。黔敖看到后,左手拿起食物,右手端起一碗汤,盛气凌人地说:“哎,来吃吧!”这个灾民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我正是因为不喜欢被人随意吆喝,不吃这种有损尊严的食物,才到了今天这种地步!”黔敖听后很是惭愧,赶快过来道歉。但是,那人却始终没有吃他的食物,随后便饿死了。
  淄博市临淄区齐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姜健说,黔敖本是个好心人,能扶贫赈灾,难能可贵。要知道,这可不是每一个富人都能做到的。或许来粥棚吃饭的人太多,黔敖就有意无意中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凌人气势。他以为所有的人饿急了,都会不顾一切地过来讨吃的,却没有想到自己大呼小叫的态度,伤害了这位灾民的自尊心。黔敖想要赔礼道歉,作出补救,却无济于事,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灾民饿死,想必也是追悔莫及。
  后世,常以“嗟来之食”的成语来教育人们要廉洁,要自尊,要有气节。“初唐四杰”之一、著名诗人杨炯,在《唐右将军魏哲神道碑》中,有“军井未建,如临盗水之源;军灶未炊,似对嗟来之食”之句。唐代著名诗人李绅,也在《却到浙西》诗中云:“野悲扬目称嗟食,林极翳桑顾所求。”清代进士陈睿思在《赠张永夫》中写下:“途穷猒见俗眼白,饿死不食嗟来食。”毛泽东主席也在《别了,司徒雷登》中说:“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坚持气节,宁死也要维护自己尊严的这位齐国灾民,无人知道姓甚名谁,黔敖的名字却因此永留史册。不过,史书中,对于黔敖的记载并不多,只知道公元前548年,齐庄公被崔杼所杀,作为齐庄公最为宠信的八勇士之一、对齐庄公忠心耿耿的黔敖,也一同被害。有学者认为,黔敖的真名叫“公孙敖”,“黔”是“脸黑”的意思,“黔敖”可能是公孙敖的外号,意思是“黑脸的公孙敖”。另据1920年《临淄县志》记载:“黔敖墓,在县东刘家营庄西。”
  乐善好施受尊崇
  受台风影响,临淄的雨断断续续,去往黔敖墓之路并不顺畅,公路桥下或深或浅的积水犹如“拦路虎”横亘在前,不得不一次次“投石问路”。
  “到了,路东就是黔敖墓,往里走就是刘家营村。”姜健提醒记者。
  循声望去,记者果然发现了天蓝色围挡、水泥栅栏共同保护下的墓冢。高十米有余的墓冢,直径略长于墓高,显得墓冢格外突兀,犹如半个椭球。墓冢上繁茂的植被,与周围的林木融为一体。
  在刘家营村大街旁乘凉的刘会武老人,今年76岁。他告诉记者,从记事起,村头的墓冢就在,“之前的冢子可大了,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有人开始从冢子上取土筑墙、垫猪圈等,冢子越来越小”,后来保护起来的墓冢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小。
  虽然墓冢就在刘家营村头,但刘会武告诉记者,黔敖和他们村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刘家营村是一个蒙古族村落,至元八年(公元1271年)立村,原名“留下营”,曾改为“刘下营”、“刘营”,后改为如今的“刘家营”。现在此村人口过千,村民80%为蒙古族刘氏。
  刘会武说,村里的老小或许不知道黔敖就是那个“不受嗟来之食”的施舍者,但都知道黔敖是个大好人,乐善好施,有求必应。村里人传说,黔敖的墓也很有灵气,过去附近村庄的人家有红白喜事,需要用瓷器、家具什么的,只要晚上去冢子前烧些香、纸,磕几个头,说出自己需要什么东西,要多少,到第二天天刚明去取,所要的物件已经摆在那里,使用后再如数在夜里送回去就行。“后来,有人借了东西忘了还上,别人再需要用什么物件的去烧香、纸,也就不灵了。”
  一世高洁不事王侯
  离开刘家营村时,酝酿许久的雨终于飘洒下来,黔敖墓在雨水的洗礼下显得愈发葱茏。
  姜健说,在“不受嗟来之食”的典故中,两位主人公都值得敬重。生活在奴隶社会的大夫黔敖能够向饥民大方施舍,并敢于正视自己错误,是非常难得的。而不食嗟来之食的那位齐国灾民,在生死关头,依然坚持自己的气节,也确实是令人敬仰。在齐国历史上,有节操、不苟取的廉士还有许多,战国时期的齐国高士、著名稷下先生、道家学者黔娄,便是其中颇有代表性的一位。
  出身于贫寒之家的黔娄,从小饱读诗书,专攻道家学说,曾著书四篇,取名叫《黔娄子》。他不但阐明道家的主旨,而且身体力行。尽管家徒四壁,却安贫乐道,与妻子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黔娄的道家学术理论,受到了齐威王的重视。齐威王备下重金,想请他到朝廷做官,聘他为卿,但他却坚辞不受,和妻子一起来到了历山(今济南市千佛山)过起了隐居生活。鲁恭公听说后,派人请他出任相国,俸禄三千钟,可黔娄依然不为高官厚禄所动。
  黔娄死后,他的好友、孔子的高足曾参前往吊祭,看到黔娄停尸在破窗之下,身着旧长袍,垫着烂草席,用被子覆盖着。由于被子太短,盖上头就露出脚来,盖上脚就露出头来,曾参很是心酸,就说:“把被子斜过来盖,就可以盖住黔娄先生的全身了。”
  不料,黔娄的妻子说:“被子斜盖有余,不如正盖不足。黔娄生前品行端正,死后被子却要斜着盖,恐怕这不符合他的心愿。”
  曾参认为黔娄夫人说得很有道理,深感惭愧,于是哭得更为悲伤,并问黔娄妻:“先生去世,以什么做谥号啊?”
  曾参的问话刚结束,黔娄夫人立即回答:“先生的谥号是康。”(康,意思是富足。)
  曾参大惑不解,问道:“先生在世时,非常穷困,死了连个大被子也盖不上,怎么能取康这个谥号呢!”
  黔娄夫人正色道:“先生生前,鲁国君要任他为相,但他辞而不为;齐国国君欲聘为卿,他同样辞而不受,这算是有余贵吧!鲁国国君曾赐米粟给他,齐国国君也屡次要予以报酬,他都辞而不受,这算是有余富吧!他愿与天地人间共甘苦,宁愿做平民百姓;他不戚戚于贫贱,不忻忻于富贵。这些全是为了仁义,用康来做谥号,谁能说不合适呢!”
  曾参听后,极为感动,赞叹说:“正因为有黔娄这样的先生,才有像黔娄妻这样的好夫人啊!”
  对于修身清洁、不事王侯的黔娄,东晋诗人陶渊明曾赞其“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如今,千佛山兴国寺内还有一山洞,称为“黔娄洞”。 
  廉士迭出守操节
  战国时期,齐国廉士迭出。
  齐国人陈仲子,也是以廉洁闻名的饱学之士。因曾隐居于於陵(今邹平、周村一带),又被尊称为於陵仲子。陈仲子是田齐政权的贵族子弟,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由他的哥哥陈戴继承了爵位,齐国的盖邑(今沂水)就是他家的封地,年俸万钟。享受着丰厚的待遇的陈戴担任齐国的大夫,贪婪无度,经常收受贿赂,侵吞国家财产,对此陈仲子十分反感。他曾两次拒官,离家隐居,灌园为佣,廉洁省身,被荀子列为春秋战国六大家代表人物之一;被孟子称赞为齐国的“巨擘”。
  齐国人鲁仲连,是稷下学宫后期的著名学者。他思维敏捷,口才超群,乐于助人,淡泊名利。曾晓之以理,说服魏将辛垣衍义不帝秦,并使秦军退军五十里,解了赵都邯郸之围。赵国平原君想送给鲁仲连千金作为答谢,鲁仲连坚辞不受。真正把儒家的“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的价值观念付诸实践,表现了超脱世俗的风骨节操,因而博得了世人的称颂和敬仰。
  齐国人颜斶,是齐宣王时期的著名稷下先生。在“王者贵,士者贱”的阶级社会里,他曾在面见齐宣王时,理直气壮地提出了“士贵君轻”的主张,把“王者贵而士人贱”的传统观念颠倒了过来,将“士”的地位和作用提到了“王者”之上。在得到齐宣王的赏识后,颜斶却辞官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住处,安步当车,返璞归真,过着朴素的生活,一生保持士人的本色。
  齐国人王蠋,曾是齐湣王的太傅。他多次进谏湣王不纳,愤然辞官,退居于故里画邑(今临淄区凤凰镇、朱台镇交界处的桐林—田旺遗址),樵耕于野,诗书自娱,过起布衣生活。公元前284年,燕国上将军乐毅攻占齐都临淄,派使者携黄金、礼品到王蠋家中劝降。王蠋大义凛然,以“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二夫”之语怒斥燕国使者,最后拒不降燕,自缢殉国。宋代著名词人秦观,曾写《王蠋论》,称颂王蠋之志“足以无憾于天,无怍于人,无欺于伯夷、叔齐、比干之事。”
  见贤思齐、择善而从。两千多年前齐国廉士的美好德行,继续为世人传诵。在临淄人的心目里,他们已化作标杆,指引着今天的临淄人,投入到如火如荼的道德工程建设中。
  “嗟来之食”典出《礼记·檀弓》
  《礼记·檀弓》载:“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饥者食之。有饥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

来源:大众日报
浏览(722)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