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齐鲁文化】山东理工大学
[先贤]杨震:“四知”生暮夜 清风扬千年
16-05-06 作者:卢 昱 徐巨转   编辑:山东理工大学

  大暑节气,鲁西南大地上蒸气腾腾。在巨野县大谢集镇前、后昌邑村,顺着村民薛成标的指引,我们找到当地百姓称呼中的东西南北四方“岭地”。
  这“岭地”实则为汉山阳国国都昌邑县的古城墙遗迹。几次黄河大决口,将这座雄伟的古城埋于地下。每当阴雨烟雾天,隐约出没的城门、城垛、垣墙、宫殿,共同缔造的巨野八景之一——“昌城烟雨”,依然会呈现在当地百姓眼前。
  在被大片棉花地“包围”的古城西门遗址上,有几株杨树巍然耸立,俯拾即是的瓦片和层次分明的夯土互相掺杂。正是在这里,公元112年,曾有一位远客,带着他的老仆,雇一辆篷车,载着书箱衣物,从荆州风尘仆仆赴任东莱太守,路过此地……
  昌邑暮夜十斤金
  城门外迎接的,是昌邑县县令——荆州人王密。他能谋得这等美差,得益于两年前被荆州刺史杨震举为茂才,才平步青云。
  彼时,昌邑地处济水下游、菏水南岸,北面是大野泽,向西溯济水菏水而上,可达秦晋;顺济水东北而下,可达齐国临淄;顺菏水而东南,可达吴楚。北方的牛马牲畜,南方的丝茶竹器,东方的鱼盐海产,西方的皮革纹旄,皆聚于此,使昌邑成为这一带富庶地区的中心。
  即使在2000年后的今天,昌邑古城的繁华仍可窥其一斑。“40多年前,北岭下面挖河的时候,挖出来一地排车铜钱,可惜一掰就碎,没人要。还有那大铜瓢,一个卖两块钱。”昌邑古城西北角侯花园村民,70岁的侯长安回忆道。
  久别重逢,王密和杨震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话匣子打开,不觉间伸手不见五指,深巷可闻犬吠。王密在袖中掏出黄金十斤想赠给杨震。夜色渐苍茫,一灯如豆,黄金灿灿。
  杨震吃惊地问王密:“咱们是老朋友,我很了解你的为人,你却不了解我,为什么呢?”王密悄声说:“现在是深夜没有人知道。”
  杨震语气坚定地答道:“天知,神知,我知,你知。怎么能说没有人知道呢?”王密听完后,惭愧地离开。
  有汉一朝,黄金一斤值铜钱一万,而县令的“年薪”在六百石谷上下。按当时物价,一石谷值220钱左右。这个昌邑县令辛苦攒钱一年,可得13斤左右黄金。
  据巨野县文史专家刘富轩介绍,王密主政昌邑时,政声不错,百姓中口碑颇好。传说王密在府衙中种菜,其中有大葱,至今在昌邑村仍有其留下的“清官葱”,象征为官要一清二白。“王密遇到老师杨震,给钱是为了表达知遇之恩,更多的是因为老师比较清贫,担心他日子不好过。” 
  暮夜辞金,杨震得“四知先生”之名,可此事既然只有天、地、师、徒知道,别人岂能知晓,这一故事是如何传播出来的呢?
  “王密光明磊落,知错能改,他有可能把老师当晚在昌邑的所作所为记在心里,勉励自己,同时也不怕丢了脸面,告诉后人。”刘富轩介绍道。
  而在莱州民间,却流传有另一种有趣的传说:杨震初到东莱,乡绅欲盛宴接风,遭婉拒后,便想出钱收买。将一笔巨款放置杨震门前,被杨家仆人发现后,严词拒绝,说:“我家大人在昌邑面对十斤金子都不心动,‘天知,神知,你知,我知’的话我隔着墙都听到了,你们就别浪费心思了!”
  清贫授业三十载
  生于华山脚下潼关县的杨震,自幼便与清贫为伴。
  一岁多,父亲杨宝去世,他与母亲、弟弟三人相依为命,租地种植,以度日糊口。即便条件艰苦,他对母亲百般侍奉照料,体贴入微,“乡里称孝”。
  据陕西省潼关县政协文史办主任赵慰介绍,贫寒没有将杨震打倒,他胸怀大志,一面以农耕维持生活,一面刻苦学习,“明经博览,无不穷究”。为学得更多知识,他还拜当时经学大师桓郁为师,研读今文经学。
  从20岁以后,杨震对地方州郡长官的征召置之不理,一心一意设塾授徒,开始长达30年的教育生涯。
  彼时,杨震家住华山脚下牛心峪,他沿用其父授徒的学馆传业。东汉教育界陋习颇多,学生不但要鞍前马后伺候老师,还得帮老师挑水种菜,既当学生又当长工。“有的学生看到老师在教学之余还要亲自参加农业劳动,心里过意不去,就主动帮着栽植禾苗。杨震发现后,就毫不客气地把学生栽植的禾苗拔去。他要学生专心读书,不准帮他种田。”刘富轩介绍道。
  杨震从不使唤学生,他坚持有教无类,不分贫富,治学却极其严谨。四方求学者络绎不绝,学生多达2000余人。如此一来,学馆如市,书声朗朗,规模蔚然。
  因牛心峪槐树巨多,故时人称牛心峪为“杨震槐市”。他追求“为人师者以德”,教书育人以清白正直为要,其治学精神和情操被人誉为“槐市遗风”。至今,潼关、华阴一带人们在门前多栽植槐树,以示继承槐市遗风。
  教书授徒的同时,杨震还奉养母亲。直至母亲终老后,他才在华阴双泉、河南灵宝一带教学10余年,弟子多达1000多人,加上牛心峪的2000学生,可与孔子三千弟子媲美。由此,时人称杨震为“关西孔子”。
  在办学同时,杨震并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他还长期坚持农业劳动,保持艰苦朴素作风。在河南授业时,他帮助农民改装农用水车,给地方官提更新农具等合理化建议。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杨震之名日渐飞扬。到知天命之年,在家人、朋友的劝说下,他才到州里应聘任职。大将军邓骘久闻其贤能,举为茂才,从此开启仕途征程。
  积善余庆四世传
  无论在何处为官,杨震从不接受私人托请,子孙们日常以蔬菜为食,徒步来往,生活十分俭朴,家里也没有过多财产。他的亲戚故旧看着杨震一家如此生活,觉得过意不去,纷纷劝杨震为子孙考虑,也该开置产业,发家致富。杨震却坚持不肯,回答道:“使后世人称他们是清官的子孙,把这种品德送给他们,不也是非常厚重的礼品吗?”
  这种耿直给杨震带来仕途上的升迁。元初四年(公元117年),他开始入朝任职,担任九卿之一的太仆,负责舆马及牧畜之事;永宁元年(公元120年),升为司徒,位列三公,主管教化;汉安帝延光二年(公元123年),升为太尉,掌朝廷军政大权。
  可高处不胜寒,杨震在东汉末年社会黑暗、官场腐败、政权岌岌可危的情况下,被樊丰等奸佞臣子进谗陷害。皇帝下诏,命令将杨震遣归老家。杨震怀着十分伤痛的心情,与家人及门客踏上由洛阳返归故里的行程。
  当行至洛阳城西几阳亭时,杨震按捺不住内心的无限悲愤,对他的几个儿子和诸门人说:“死者士之常分……身死之日,以杂木为棺,布单被裁足盖形,勿归冢次,勿设祭祠。”
  据《谢承书》记载,杨震当时还对他的儿子说,死后当用薄席遮苫棺材,并用牛车载拉回故里。这番话竟成了他生平最后的内心表白,吩咐完后事,杨震饮鸩自杀。
  杨震平生的作为感染着子孙,其廉正家风代代相传。他的三儿子杨秉以对酒、色、财“三不惑”远近皆知,孙子杨赐、曾孙杨彪均官至太尉,且皆以廉政名闻于世。《后汉书》作者范晔赞誉:“自震至彪,四世太尉,德业相继”,“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在华山之阴,杨氏后人修建多处四知庙或在宗祠内辟建“四知堂”,有人写诗道:“人间无处不天公,却笑黄金馈夜中;千载四知台下过,马头犹自起清风。”
   “暮夜却金”典出《后汉书·杨震列传》
  大将军邓骘闻其贤而辟之,举茂才,四迁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之郡,道经昌邑,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谒见,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密愧而出。

来源:大众日报
浏览(372)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