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齐鲁文化】山东理工大学
十日功课学晴江
16-03-23 作者:卢 昱   编辑:山东理工大学
  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后,李方膺父母相继去世。按当时礼制,他在家服丧6年,这6年的潜心钻研使他画艺大精。
  1741年,李鳝在济南看到李方膺的画,不禁惊呼:“近见家晴江(李方膺字)梅花,纯乎天趣,元章、补之一辈高品,老夫当退避三舍矣!”把他视作米芾、晁补之一类的大家,这使李方膺也有些飘飘然,开始自负起来。他留画《菊石图》一幅,关照他儿子收藏,并题跋道:有人要借看,须交米五斗、酒十斗,方可同意。
  1746年,50岁的李方膺服丧期满,想进京再度求仕。他的好朋友丁有煜赠诗送行,有“路滑君骑马”句,但李方膺并没有理解个中含义。过杨州时,他画下两条鱼,题诗道:风翻雷吼动乾坤,直上天河到九阁。不是闲鳞争暖浪,纷纷凡骨过龙门。
  同年,李方膺受命任安徽潜山县令,权知滁州府,不久调任合肥县令。这时又逢饥荒,李方膺按乐安、兰山时的做法,制订救灾措施,且不肯“孝敬”上司,遭嫉恨,太守加之莫须有的“贪赃枉法”罪名,罢官。前后做县令二十年,竟三次为太守所陷,李方膺感慨万千地说:两汉吏治,太守成之;后世吏治,太守坏之。
  罢官后的李方膺寄居金陵项氏借园,自号“借园主人”,常往来扬州卖画以资衣食。他在晚年有诗说:“我是无田常乞米,梅园终日卖梅花”,画上也常钤“换米糊口”之印。
  当时,他与同在南京的大诗人袁枚和篆刻家沈凤过从甚密,时常联袂出游,时人称之为“三仙出洞”。在南京,李方膺还结识了篆刻家丁敬。丁敬傲岸不群,当时千金难得其一印,但李方膺有丁敬刻赠的好几方印。时人觉得奇怪,丁敬自己在《印跋》言明:李方膺晴江,工画梅,傲岸不羁。罢官寓金陵项氏园,日与沈补萝、袁子才游……予爱其诗,为作数印寄之,聊赠一枝春意。
   李方膺一生最擅画梅花。在青州出狱后,他曾做过一场怪梦,梦见—树欹横拙枯的古梅。从此,他爱上梅花,还以“梅花知己”自称。1740年,他在故乡服丧时,兴奋地把那棵梦中的梅花付诸纸笔。
  郑板桥对李方膺画梅的评价最高,更得其神韵。他在李方膺逝世五年后所作的《题李方膺画梅长卷》中说:兰竹画,人人所为,不得好。梅花,举世所不为,更不得好。惟俗己俗僧为之,每见其大段大炭撑拄吾目,真恶秽欲呕也。晴江李四哥……画梅,为天下先。日则凝视,夜则构思,身忘于衣,口忘于味,然后领梅之神、达梅之性,挹梅之韵,吐梅之情,梅亦俯首就范,入其剪裁刻划之中而不能出。此卷新枝古干,夹杂飞舞,令人莫得寻其起落,吾欲坐卧其下,作十日功课而后去耳。
  这幅画上,郑板桥还题了一首四言诗:梅根啮啮,梅苔烨烨。几瓣冰魂,千秋古雪。  
来源:大众日报
浏览(446)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