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频道 校园 社会 学习 文史 政经 科技 自然 军事 生活 人物 观点 专题 登录 注册 投稿
【齐鲁文化】山东理工大学
蒲松龄在章丘撰碑
15-11-19 作者:王绍忠    编辑:山东理工大学
  驰名中外的清朝文学家蒲松龄,世居淄川蒲家庄。他应官宦世家毕际友之聘,在王村西铺村设馆施教达三十载,因与章丘毗邻(章丘原归淄博公署管辖),章丘的人文地理、山川风貌,为其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普集的东陵山、明水的百脉泉,曾数次出现于他的诗文之中。蒲松龄与章丘结下了血脉相认、棒打不分的文化情结。
  清康熙38年(公元1699年),章丘闫家峪乡长申地村,自古无祠庙,庄头社长鞠良友、梁坤便倡议村民修一处有神农、尧、舜、禹、汤王五位先祖塑像的“五圣祠”,以保佑村内人丁兴旺、四季平安、祛瘟避邪、五谷丰盈。此举得到全庄村民的赞同和支持,不足三日就筹齐钱粮。初夏时节,便请来巧师名匠掘土兴工,村民自献义工。至秋收结束,一座恢弘气派、庄重肃穆的庙宇便于村东南角赫然崛起。按村风民俗,一项大型公益事业竣工,要立碑存念,以示后人。石碑图案、文字设计由当地工匠雕刻,但村内无一读书人,碑文由谁来主笔合适呢?众村民思忖再三,鞠良友祖父曾由亲戚相托,跟随蒲公上过两年私塾,他便推荐德高望重的蒲公执笔撰写。众村民欣然应允。由此可见,蒲松龄的人品、文风,在章丘人心目中的显赫地位。于是,鞠良友便派人驱赶二马轿车去毕家村,把年逾花甲的蒲公接到村中。
  蒲公毕生追求科举,历史记载的就有六次章丘之行。康熙10年(公元1670年),他曾应江苏宝应县令孙慧文之邀前做幕僚,途经章丘青石关,即景生情,曾留下一首发人深省的五言诗:“身在瓮盎中,仰望鸟飞渡……”;二次赴章丘,是他于1678年去省城应试,归途遭遇暴雨,老天有情,把蒲公留宿县城。他在《明水遇雨》一诗中吟道:“急雨来时村舍黑,垂柳深处酒旗青……”;1686年,章丘县令邀淄川县令张嵋来观赏百脉泉,张县令便约蒲公也前来作陪。蒲松龄此行兴致极高,一气和了张县令的《过明水》诗八首:“黄鸟时鸣杨柳院,清流长绕稻荷乡……”一晃又是十年,1696年,他和同行张历友结伴于重阳节游览了章丘女郎山,在七律中写道:“当年曾此葬双环,骚客凭借泪色斑……”
  蒲松龄这次来长申地是他第六次莅临章丘。进村当日下午,他即由鞠良友、梁坤二位陪同祀拜了“五圣祠”,次日便同当地高寿的长者开怀畅谈,获知此庄为明清建村,人丁不足百户,田亩刚满六百,因土地过于狭长,竟达三里之遥,故以此命名。由于庄小人稀,自古无祠无庙。因今年收成喜人,村民遂产生修祠之念。
  蒲公由此获知山村民风淳朴,老幼无赌博、酗酒之染,便于当夜精心构思、提笔挥毫,一气呵成《创修五圣祠碑记》。他用笔稳重简洁,蘸墨酣畅淋漓,雄浑恢弘之气跃然纸上:“长申地,章丘东南之山村也……村中数十家,直率朴实,有古道……村以小,故独无,居人忧憾之。庶几春秋祈报,可托如在之诚,浆水呼名,亦可招魂之地。词虽近俚,而固无害于义,众人之诚朴,亦从可知也。初冬落成,使余记之。余亦从俗,而为之记。康熙38年岁次乙卯阳月中涴淄川蒲松龄沐手拜撰。”
  暑来寒往,岁月尘封,260余年后的1962年,在常年无人问津、破败不堪的五圣祠旧址的残壁中,一中学生趁暑期到山野割草饲牛,在石碑落款中无意间发现了“蒲松龄”三字,知晓这是前辈遗留文物,于是报告了村中大队部。经省市文物专家鉴定,这是蒲松龄生前留在章丘唯一的碑记,极具收藏价值,后被县博物馆珍存。
  碑文系青石雕刻,体高二米,碑顶呈圆形,宽0.72米,碑文正楷书写,计207字,字迹工整清晰,完好如初。这是蒲松龄除其《聊斋志异》外的又一宝贵文化遗产,也为章丘历史文化宝库增添了绚烂的异彩。
来源:大众日报
浏览(754) 评论(0) 举报
网友评论(0)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