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城共享单车:是与有荣焉的保护,还是各取所需的滥用?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19 05:48:32 / 分类

2016年下半年,“ofo共享单车”(又称“小黄车”)作为落户福州大学城的先行者,只需通过手机软件的操作便可轻松取走自行车,随借随还,摆脱了固定停车桩的限制,因此抢先占据了共享单车之战的制高点。

 

 

 

2017年寒假期间,陆续有更多共享单车品牌入驻大学城——永安行、DDbikemobikehellobike。一时间,共享单车成了大学城的热议话题。

 

 

 

 

大部分人的尝试是出于好奇

为此,记者针对共享单车在福州大学城的使用情况进行了一番问卷调查。此次问卷调查的对象中,96.04%的为大学生,其中大一学生占据74.9%,大二学生占17.18%,大三占3.08%,大四学生和研究生各占了0.44%,而非学生身份的人占3.96%。调查显示,45.37%的人已经使用过共享单车,48.46%的人虽然还未曾使用过,但表示很想尝试

 

由此可见,绝大部分人对共享单车的接受程度是比较高的。据了解,共享单车目前在江夏学院、福州大学、福建中医药大学、福建农林大学、福建工程学院都有固定的单车停放点,师大暂时还没未引进。

 

对此,我校生命科学学院的林晶晶同学表示:真的迫切希望学校里能有共享单车,在校外体验过一会,挺方便的。在共享单车的适用人群中,大部分仅是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而进行一两次尝试,只有极少数人是每天使用的,仅占受访者的3.08%

 

福州大学的涂思源同学告诉记者:当初只是因为看到同学们都在骑,加上价格也很实惠,所以有用过一两次。平常的话,挺少看到同学们在用。说实在的,感觉在校园里看到的不多啦。与涂思源情况相似的,不在少数,很多同学对共享单车的使用频率并不高。这正反映了在大学城,共享单车的实用性是有限的。

 

你使用共享单车的频率是?

但对其使用价值,来自我校文学院的张思祎表示了肯定,我觉得挺好的啊,有需要的时候扫一下就能骑,既省下了买单车的钱,又低碳环保。张思祎是共享单车使用者的典型代表。根据调查显示,67.84%的受访者与张思祎想法一致,认为共享单车方便快捷且骑行价格便宜,这也是他们认为共享单车能够成功入驻大学城的重要原因。

 

 

 

后期管理的担忧

然而在对共享单车给学习生活带来的便利予以肯定的同时,也有不少受访者表示出对共享单车后期管理的担忧。诸如投放数量太少,常常无车可借”“维护不当,车辆易损毁和脏污”“分布不广泛等问题,是受访者提到频率较高的。

 

 

你所了解的不道德行为包括_____

小黄车在福州首先选择打开大学城的市场,不仅是因为大学生对短途代步工具的需求,还出于对大学生素质的信任。福建医科大学的郑同学表示:大学城相对来说还是一个道德约束力较高的群体聚集的地方,但使用情况却也不尽人意。上私锁、私藏车的现象屡见不鲜,共享单车俨然化身私家车 

 

 

 

 

小黄车的开锁密码需要通过手机扫描车身的二维码才能获得,比简单的钥匙开锁要来得复杂。渐渐地,使用“小黄车”频率较高的小谢开始觉得“掏手机-扫码-转动密码锁”这套程序“太麻烦了”。在无意间的尝试下,小谢和同学仅用一根小铁丝便轻易地将“小黄车”的锁撬开,他们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开锁方便还不用花钱,这么刺激又一举两得的好事,为什么不做呢?”

 

在这种“贪便宜”和猎奇心理的驱使下,“破译”之风悄然弥散在大学城。不过,管理人员逐渐发现了端倪,“小黄车”也在不断“进化”,车锁变得坚固了,用小铁丝撬锁也就“过时”了。但这时候,身边的同学又发掘了不用花钱就能开锁的“新技能”——记住车的密码或是干脆不把密码锁拨乱。有些单车使用久了,也能轻易地找到密码的痕迹。看到“小黄车”的漏洞屡屡被恶意利用后,小谢有点良心不安了,“本身‘小黄车’的收费就很低,为了省那么五毛一块去违背道德,真不值得。” 

 

 

 

 

我校传播学院的谢同学说:我住在南区,平常小白来的也不是很频繁,这时候有共享单车就挺方便的,但是令人生气的是, 软件上显示附近有辆车,却找破头了也没见着。有一次没有课的时候碰到了这种情况,我就跟它耗上了,最后在宿舍楼的一楼楼梯下面找到了。对于这种私藏行为,谢同学十分愤慨,软件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不要停放在住宅区,干嘛这么自私地藏着掖着!

 

 

甚至有同学撬锁只是为了追求紧张的刺激感。之后,共享单车的更新、换锁也未能有效遏制上述的破坏行为。谢文海也曾发现过用完之后不上锁,者是记住那辆车的密码,然后无需扫码便重复使用的现象。

 

小黄车保姆的苦衷                         

被骑到校园各个角落的小黄车最终都会整齐成排地摆放在人流较密集的地方,黄灿灿的一片特别亮眼。这得益于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同学们称他们为小黄车保姆。陆阿姨就是一名小黄车保姆小黄车刚兴起时,大多数使用者还未养成将车停到合理停车位的习惯,乱停乱放的车辆比比皆是,影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和校容校貌。然而,像陆阿姨这样的管理人员无法让每一个使用者都遵守使用规定,只能默默地收拾残局,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十一点。

 

 

 

希望小黄车能得到爱护                 

段师傅是小黄车在福州大学城区域的负责人。段师傅十分体谅学生,大学城的小黄车是面向所有人的,骑的人太多,坏掉了我们及时修好就行了,也不是多么麻烦的事,不能全怪学生呀。段师傅脸上露出笑容,做好维修管理工作本来就是我们分内的事,不过我们当然也希望使用小黄车的人能更爱惜它。不过,对于上私锁的现象,段师傅的态度十分坚决:小黄车是不可以上私锁的,人人都有权利骑。

 

 

 

 

据了解,如今在福州大学,小黄车的管理机制已相对完善,工作人员每天都能及时地对车辆进行整理和维修,为福州大学分配的大约三千辆的小黄车也基本上能满足学生的需求。对于福州大学的小黄车使用状况,段师傅较为满意,虽然仍存在着一些不文明的现象,但这些现象正在慢慢消失,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原本只有交通属性的自行车,近几年逐步新增了时尚、健康等多种属性,共享单车正是在这一发展背景下催生的产物。但对共享单车来说,面对融资、维修等诸多方面的问题,要走的路还很长。同时,它的出现不仅是对学校的校园管理的考验,也是在拷问大学生的诚信。

 

于共享单车而言,如何利用技术弥补漏洞而不是过于依靠使用者的素质?于高校,如何完善管理制度并引导学生文明用车?于大学生,如何在共享单车信用卡上存有满额的信用额度?让大学城的共享单车摆脱成长的烦恼,压力和责任还需多方的分担。

 

(本文有删减)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