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三千公里,浙大人探寻一带一路上的明珠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13 19:59:18 / 分类

跨越三千公里,浙大人探寻一带一路上的明珠

 

一路向西,窗外可见连绵的丹霞地貌,弯道处裹挟泥沙的河水倒映点点阳光,偶见挺拔的树木立于悬崖峭壁之间或在河流中心的狭窄沙地上,生命的张力在这里肆意迸发。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位于甘肃省张掖市区西南部,地处祁连山脚下,河西走廊中段,一条湍急的隆畅河穿城而过。在独特地理环境的影响下,肃南具备了发展畜牧业、种植业的天然优势,支持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这是浙江大学文化行者2016年一带一路实践的第一站,也是兰州大学文化行者坚持9年扎根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基地。


(走在肃南的街道上便可以看见祁连山脉分支)

肃南是全国唯一一个裕固族自治县,也是总人口仅14378(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的裕固族唯一聚居地。1.02万、占肃南县总人口27%的裕固族人在这里生活,当地其余人口由汉族、藏族、蒙古族和土族组成。一种在语音和语法上都融合了民族语言特色的汉语成了当地人的日常用语,也形成了肃南特有的“方言”。

裕固族的先民们曾使用过古代回鹘文,但民族文字最终还是在迁徙的途中渐渐失传。现在的裕固族虽有语言,却失去了文字,传承这门独特的语言,全靠口口相传。裕固语,也就成为了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虽然缺失文字,但作为裕固族自治县,肃南的政治经济中心——红湾寺镇还是旗帜鲜明地展现着这一民族特色。一踏进小镇就能看到的裕固族图腾——祁连神鹿的雕塑、建筑物上象征吉祥的纹饰、建成“红缨帽”状的路灯、频繁出现在各类商铺门口的“裕固”字眼……裕固文化在人们的生活场景中早已难以磨灭。而具有现代风格的肃南影剧院还拥有全县唯一的大规模室内舞台,各类极具民族风情的演出和肃南县一年一度的民歌大赛都会这里举办。

十一点的夜空,星星明亮可见,满月晕开乳白色的光悬挂在不远处的祁连山上,耳边便是河流奔涌而去的水声。肃南的夜晚是微凉的,心也不自觉就跟着静了下来。浙江大学文化行者团队成员费静怡说:“在肃南的日子里我深刻感受到,肃南的人们就像肃南的夜晚,简单而澄澈。”

肃南红湾综合市场,兰姨的奶制品摊位已经开张两个多月,和其他摊位一样,她出售的货品种类并不算多,除了鲜奶,主要产品就是当地人制作酥油茶时用到的奶酪“曲拉”、用于冲制奶茶的茯砖(茶砖)以及各色经幡。其中最受欢迎的鲜奶产自兰阿姨自家的牛羊。每天下午,她与丈夫一同驾车回到位于肃南县康乐乡的牧场照料牛羊、挤奶。经过简单烹煮的鲜奶不管是直接饮用还是制作成奶茶,都是当地人十分喜爱的饮品。

兰姨与丈夫都是裕固族人,现在的他们还同先人一样拥有自己的草场、牛羊和马群,放牧是他们生命中极为重要的部分,只不过牛毛帐篷变成了水泥砖房,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也已经成为过往。一起发生改变的,还有放牧本身的意义。对裕固族人来说,放牧曾经意味着生活的全部;而如今,生活早已有了更丰富的意味。

在康乐草原的裕固族生活区,兰姨一家和好朋友们生活在一起,这里有裕固族,也有回族。每天晚餐过后,他们席地而坐,用肃南话大声交谈。大大小小的牛毛帐篷围绕在他们四周,不远处的牛群安静地坐在草地上。在大学生们的再三请求下,兰姨同意给大家唱上几句裕固族民歌。苍穹下是满眼草绿,风中是兰姨悠长嘹亮的歌声。


(穿上裕固族传统服饰的兰姨微微笑着)

随后,兰姨取出一整套裕固族传统服饰穿戴在身上介绍给来访的大学生们,这套服饰是在她结婚以前母亲亲手为她制作的。穿上这套精致的服饰,戴上镶嵌着贝壳玛瑙的银质头面,她从一个女孩成为了女人。几乎所有的裕固族女性都拥有至少一套这样的传统服饰。它们不仅华丽精美,还往往造价高昂。服饰的这些特征与裕固族的传统生活习惯直接相关。游牧生活伴随着频繁的迁移和转场,于是,裕固人就将自己的财产交换成银饰与珠宝,还把它们镶嵌在衣服上,这样一来,既能方便地转移财富,又能保证财富的安全。又因为裕固族母系社会的传统,女性服饰成为了财力和地位的主要象征。

“十九年来,第一次吃到拳头大小的小笼包……”浙大学生夏意意坐在索柯琴的早点铺里有点出了神。索柯琴的店铺不大,约十平米的面积被一扇玻璃门隔出厨房,门外摆上两张简易桌,八张塑料凳。透过略有油渍的玻璃,进店吃早点的客人可以清楚地看见食物的制作过程。贴在玻璃门上的价目表上写着,这里主要售卖酸汤水饺和小笼包。

同学们抵达的时候,索柯琴刚和好面,正在把剁碎的韭菜和肉沫混在一起。今年六十岁的她还是一头黑发,她的眼睛是浅褐色的,眼窝微深,鼻梁高挺,尖尖下巴,有着裕固族的特点。


(索柯琴穿着胸前有明艳绣花的黑裙,戴了一串白色细玉石项链,耳朵上是一对黄金耳环)

“刚开张的时候一天只有几十块,现在一天好几百,要叫帮手才忙得过来。”索柯琴一开始并没想到生意会这么好,有些骄傲地扬着头,说起话来带着浓重的肃南口音,“做的好吃,都靠回头客。”

索柯琴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足。她曾经也放过牧,在草原上跑来跑去,风吹日晒。不过在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已经远去,现在一家人住进县城的楼房。房子由政府出一部分补贴,自己再交些钱就能入住。对这个多民族混居的县城,索柯琴笑着说,挺习惯的。各民族在信仰和习俗上的差异并没有给生活造成不便。

每隔一段时间县里都会举行裕固族的特色文化活动,在公共设施的装饰上也会尽量融入裕固族元素。索柯琴认为政府在弘扬民族文化上做了很大努力。明花乡赴县城的慰问演出,她就拉着一家人去看了。那天是个大晴天,太阳很烈。演出时间被安排在正午,广场的地砖晒得发烫,索柯琴却热情高涨,露天看完了所有的歌舞节目。

生活虽有很大起色,可索柯琴最近却在为一件事发愁。孙女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好些汉语词汇还不会说,在汉语的书写上也有困难。“我孙女儿名字里有个‘姿’,她学了很久都不会写。现在全家都后悔给她取了这么难写的名字。”她颇为难地皱眉。

索柯琴的孙女从小在裕固语的环境里长大,相对裕固语,她对汉语的练习更少,学校普遍实行的汉语教育让这家人颇为头疼。“我们在家都说裕固语,有时候教她一点汉话。”索柯琴很担心连拼音都没完全掌握的孙女会在学习上吃亏,全家人也为此操心不已,第三代的学习和成长现在成了索柯琴一家的重心。

索柯琴说,每年假期,肃南县城都会迎来大学生志愿者团队,教孩子合唱,辅导孩子们写作业,考察民族文化。作为浙江大学文化行者团队的成员,费静怡、夏意意、胡芷毓一起加入了兰州大学的志愿者项目,无论是带孩子们一起做手工,还是策划针对裕固族传统服饰的绘画课,亦或是教孩子唱裕固族歌谣,她们都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助力裕固族非遗文化的传承。


(大学生志愿者在教小朋友折纸)

当裕固族的独特文化在浙大学生面前徐徐展开时,另一只考察队伍抵达了敦煌。季羡林先生说:“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

早在2010119日,浙江大学就已经与敦煌研究院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共建敦煌石窟壁画数字资源库和文化遗产数字保护技术联合实验室等方面开展合作。到2014年,浙江大学联合敦煌研究院已经完成了敦煌60个石窟的壁画数字化。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底,在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团队历时4年的努力下,敦煌莫高窟第220窟成功仿真重建。洞窟里里外外的所有细节都得到了高保真的还原,可以说是一个克隆的洞窟。此外,经过2012年至今的持续建设,浙江大学图书馆已建立起国内目前高校规模最大、最成体系的丝绸之路古代文明图书特藏之一。2015年浙大更是牵头发起了成立“一带一路”合作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同年,浙大张涌泉教授重要研究成果《敦煌残卷缀合:拼接撕裂的丝路文明》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头条发表。

如今,莫高窟壁画雕塑年龄最大者已历一千六百多年,最小的也有六七百年,无情的岁月加上日益增多的游客,使许多文物一身疾患。有近一半的壁画患有褪色、起甲、酥碱、膨胀等病害,特别是酥碱,一旦引发塌落,破坏是毁灭性的。考察队伍来到莫高窟景区时,兰州大学文化行者团队的志愿者们正在景区出口发放着调查问卷。这是兰州大学文化行者乐遗项目的第二期,大学生每隔一天就会到景区帮忙疏导游客并且向他们宣传莫高窟里的故事。其他时间他们则驻扎在莫高镇里的五墩中学,这支队伍在当地招募学龄的孩子,在假期为孩子门辅导功课、教他们制作手工艺品、普及文化遗产知识。


(奶奶要做问卷,大学生志愿者为她念题目)

在距离敦煌几百公里外的河口村,浙江大学文化行者团队的赵晓楠和孔佳参与了兰州大学在当地开展的志愿者项目。河口位于庄浪河入黄河处,是古丝绸之路上黄河重要的渡口和商埠,连接河西走廊与湟水流域,素有“兰州西大门”的美称。古时人们谈起黄河口岸,除却兰州,便是河口。

如今的河口村正在进行景区建设,昔日摆渡风光不在,跑羊皮筏子也不再是河口人赖以生存的活计。但大量的明清时期古民居建筑仍有保留,曲曲小巷中仍能邂逅许多原汁原味的古老民居,这些都是研究西北明清建筑的重要资料。河口作为兰州的四大古镇之一,在古建筑保存量方面属兰州之最。大学生志愿者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开展以河口古建筑为主题的文化遗产主题教育课程与教学程序设计工作,着重讲解文化遗产产生、兴盛、衰落到再发现的全过程,加深当地孩子们对文化遗产的认知。同时辅以针对当地村民进行的入户调研,来调查景区建设对当地村民生活的影响。

在肃南,县城中能较好掌握裕固语的青少年已经不多。但是在河口却是另一番景象,对孩子们而言,书上的知识似乎不过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兰州大学历史系姚睿麟同学的历史小课堂上,大家围着《河口史话》热烈讨论着,当翻到某一页插画时,一个小朋友兴奋地喊道:“这是我同学家!”他们与文化遗产之间有着深刻的感情。

大学生们教当地孩子一起制作河口的特色手工艺品——河口纱灯,一起绘制河口传统民居图,一起进行东西方商人的角色扮演游戏,还编排了“张骞出使西域”的话剧。在课程的尾声,钟鼓楼,左公柳,张公祠,洪武祠堂等景点,羊皮圈地等史话已经深深印入大家的心中。


(大学志愿者洪琪在给小朋友讲解非遗知识小竞赛的规则)

在这条厚重宽博的丝绸之路上有数不清的年轻身影在努力着。自2015年起,浙江大学共组织700余支社会实践队伍,8000余名浙大学生以“丝路新世界?青春中国梦”为主题,奔赴全国各地及海外地区开展“一带一路”新闻采访、公益实践、专题调研等社会实践活动。今年在浙江大学建校119周年大会上,浙江大学联合清华大学等14所兄弟高校,共同发起成立“一带一路”大学生公益联盟,号召全国青年大学生积极参与公益服务,强化青年学生的责任担当和公益精神。这个暑假,浙大组织8000余名师生组成659支公益服务队伍,奔赴“一带一路”沿线和“浙大西迁之路”沿线,开展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水资源开发与保护、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和精准扶贫为主要内容的公益活动。

而在距离浙江大学近3000公里的兰州大学,文化行者团队已经坚持了9个年头。今年,兰州大学、浙大大学、武汉大学、四川大学、西北民族大学等18所高校走到一起,开展了针对少数民族儿童民族文化教育的童享计划、少数民族社区营造与文化传承示范项目和文化遗产友好使者行动。

与此同时,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支持的首届中国青少年文化遗产友好使者行动奖今年在兰州揭晓,产生了包括港澳台地区在内的全国60余个申报项目,同济大学“城市年轮”遗产二课堂活动在内等7个项目获得该奖项,希望透过行动计划的整体规划,促进中国青少年参与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工作。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