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生,永不磨灭的番号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6-29 10:24:34 / 分类

公元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国防部新闻局的一条重磅消息刷爆了我的朋友圈。国防生停招了!实行了十八年的中国国防生制度宣告结束。一石激起千层浪,霎时间,各种关于国防生的文章和评论铺面而来。我的心里却如同打翻调味瓶——五味杂陈。此时的我,只想记录一下自己的心情,记录一下这个属于我们国防生的时代。

十八年,见证了国防生制度的兴起与衰败。我们用近乎癫狂的文字书写着内心的百感交集,祭奠曾经反复纠葛的身份和属于我们独有的火热青春。这是一种不舍,也是一种不甘。我们不甘国防生制度终究没能成为一种经典,我们不甘国防生就要退出军地人才培养系统的舞台,我们不甘还没走向战场就已经失去了名字,我们不甘自己的从前就那么消失云散。以后的高校里,将不会出现那一抹绿色,再也不会在清晨喊响口号,再也不会是学校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国防生这三个字也将随我们的逐渐老去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支笔,一杆枪,携笔从戎,献身国防。国防生走过的十八年,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十八年。回想起报考国防生那个时候,在那个风华正茂的年纪却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与坚持。或许当时的我对自己所选择的未来一无所知,但是我对军营,对那一抹迷彩绿却有着最真挚的热情。

曾经在一篇国防生学长的自诉中看到:部队领导们说,这些“高材生”来到部队,明显“水土不服”。那么,部队的“水土”是什么?在我的字典里,是艰苦,是纪律,是团结,是服从。我也是国防生,学习训练三年了,我想扪心自问一下,这三年我学到了什么,离适应部队的“水土”还有多远。

三年来,我或许记不清自己跑过了多少次五公里,记不清磨破了多少次手皮。但我清楚地记得每一次努力与突破后那爽朗的笑声和肆意挥洒汗水后的洒脱。三年来,从文弱提笔做题,到一百米青筋暴露的嘶吼;从拉不起来的单杠,到轻轻松松地做上几十个。从上台后羞涩、紧张地说不出话,到每一次从容地讲评、演说;从僵硬的姿势,到慢慢成长为一个自然而然抬头挺胸的兵的样子……这些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至少没有血性、没有拼搏,是得不到的。是的,我成长了,我们成长了!

依稀记得一位国防生学长说过:“一个人,只有敢于正视现在,才值得拥抱未来;只有敢于正视不足,才值得拥有成功;只有敢于正视改变,才会不忘初心,不负韶华。”国防生的十八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一瞬,但在中国军队的发展上,却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片段。十八年,无数青年满怀一腔热血,接过镌刻着笔与枪的臂章,将青春之歌在军营中唱响。莘莘学子,兼文兼武,强军之路上,我们也曾留有足迹。

我是幸运的,很荣幸历史选择了自己,让我赶上了通往军营的末班车。感谢国防生,给了我一个军旅生涯,感谢国防生,给了我一个携笔从戎的机会。国防生,终将成为我们心中永恒的纪念。

既然选择征程,便要义无反顾。罔顾艰难,罔顾磨难。手握文笔,肩扛钢枪,这是我们永远不可改变的责任。十八年来,我们这个群体中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又有多少喜怒哀愁。无论是高原戈壁,还是关山哨卡,无论是维稳前线,还是军事斗争的前沿,都有着我们国防生的身影。我们当中有人成为了全军典型,有人走上了领导岗位,有人在机关奋战,也有人在基层扎根,还有人年纪轻轻就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2011年6月20日,东华理工毕业国防生刘刚,在执行重大测量任务时,被巨浪挟裹着重重撞击到崖壁礁石上不幸牺牲。2015年1月31日,北京林业大学国防生徐骅在参加雅江县米龙乡灭火作战返回火场宿营地途中突发车祸,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与他们一同用生命证明自己誓言的,还有在异国他乡坦桑利亚因公牺牲的长安大学国防生张宏发和为救战友,坠入奔腾不息的雅鲁藏布江中的黄凯。

生命有时候坚强的令人不可捉摸,有时又脆弱的让人难以接受。一步很短,一生很长,有时候可能一步就是一生。一代代的国防生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勇往直前。国防生,生为国防,为国防而生。这就是我们不曾忘却的誓言!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跃马定乾坤。数年之后,当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时,请记得,曾经有那么一群热血青年,也在这条路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国防生。

今天,强军之路仍在继续。而我们,将化作这条路上的一座里程碑,指引来者,眺望远方。我们的驻留并不代表离开,只是明天要以全新的姿态继续前进。不论停招与否,我依旧坚定地相信,国防生的前景从来都是广阔的。当我们以另一种方式归来,也必当以梦为马,为心中的“军营梦”,为民族的“中国梦”戮力前行。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