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清华!探秘清华最大“传销”组织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31 16:40:39 / 分类


文 / 王泰华  水利系2012级本科生
       韦景元  经管学院2015级本科生


探秘“传销”组织


早上6点,天刚微微亮,在紫操的东南角,学校后勤管理处的王立军老师已经开始喊着口号,带领大家做准备活动了。所有人围成一个圆圈,人数也从5、6个逐渐增加到了20多个。做完准备活动,王老师一声令下,“咱们出发!”于是,清华最大的“传销”组织——晨跑小分队新一天迎接朝阳的旅程又开始了。
从紫操出发,跑到学堂路,再在听涛园向右转弯,继续向前。大家一路跑一路有说有笑,不知谁喊了一句“按照惯例,该自我介绍了。”
“大家好,我是侯煜欣,大家都叫我猴子,我是机械系的大一本科新生。”跑在前面的侯煜欣笑得十分灿烂,看起来相当轻松。不过去年十一放假结束后,第一次来晨跑小分队跑步时,侯煜欣还是有些“绝望”。“你体验过长跑跑到一半的绝望么?我第一次根本不知道要跑多远。一直跟着大部队,跟到主楼的时候据说才跑了一半。当时的感觉,真的好绝望。”
回忆起加入晨跑小分队的经历,侯煜欣还是感觉十分神奇。“我上一节英语课的时候,老师让大家找一找6点之前起床的人,我还真的找到了。她说她早上跑步,我说好啊,那一起吧。”
侯煜欣本来以为,所谓的“跑步”不过是绕着紫操跑两圈,然后愉快地吃个早餐。“结果一去才发现,哇,居然有一帮人;跑起来才发现,天啊,居然要绕着校园跑这么一大圈。”
“哦,到我了。我是‘胡说’。”一直跑在最前面,时常转过来给大家拍照的高高瘦瘦的男生这样介绍自己。
医学院的博士后胡浩,人称“胡说”,性格外向开朗,自带“人来熟”的技能。这不,今天新加入的两个生命学院的小女生和他相谈甚欢,俨然成了他的“闺蜜”。
胡浩拍好的照片,都会上传到到晨跑小分队的专用网盘里。一些拍的不错的,还会在有着200多人的“晨跑小分队”微信群里分享。这个微信群里,集合了清华晨跑的各路“牛人”,唯有晨跑意志坚定者方可加入。
接下来介绍的是经管的大一新生的姜慧玲,这已经是是她第6天参加晨跑了。“我第一天跑的时候完全跑不下来,到最后都快哭了。后来我主动到前面领跑,这样可以压下整个队伍的速度。”
不过几天下来,姜慧玲已经可以很轻松地跑完全程了。姜慧玲是在和侯煜欣一起参加一个活动时,被介绍进来的;此外,侯煜欣还把自己班级的5个女生全都拉到了晨跑小分队里。
“要不怎么说是清华最大的‘传销’组织呢,每个人都在发展下线。”侯煜欣半开玩笑地说道。
“大家往左边跑一跑,我来把二校门拍下来。”计算机系博士生李晨曦的穿着和步伐都显得十分专业,他也跑到人群最前面,拿起相机,捕捉晨跑队跑过二校门的瞬间。
队伍里的女生介绍,“晨曦跑得最快了,他是清华第一个参加马拉松比赛,跑进3小时的普通生。其实,我们每天也都是在跑步当中追赶晨曦。”早晨的阳光恰巧穿过薄薄云层和稀疏枝叶,照到晨跑队员的脸上。


 


“请报告”是晨跑小分队的一个“黑话”,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就会带水果来跟大家“报告”。


绕着校园跑一个5公里的大圈之后,小分队队员们会在紫操放松身体,有时候也会用到一个小分队的“黑话”:“请报告”,或者是“请大家吃报告”。“报告”,在这里变成了名词。

“报告”可能是一些比较有标志意义的日子,比如晨跑第30天,新人坚持一周;或是其他喜事,比如大四推上研了,因为晨跑队找到了另一半。但是“报告”也意味着要带“报告”过来请大家吃。最常见的品种是西瓜和香蕉,譬如去年,晨跑小分队基本保证了从3月份到11月份的西瓜供应;也可能会有酸奶,或者就是一包大白兔,全凭队员自发安排。
“报告”过后,大家会在桃李一起吃个早餐,然后各自出发,精力充沛地开始新一天的学习或工作。

缘起“小明”所有这些奇妙的相遇都是源于一个人——经管学院直博一年级、被大家称为“小明”的尹西明。
尹西明与跑步结缘还有着一段有趣的故事。“初中的时候,我经常在地里看瓜,就跟闰土一样。结果有一次去医院,医生诊断我的右膝盖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前兆,说你这辈子估计都不能剧烈运动了,得静养。”
不过尹西明并不服气,他抱着赌一赌的心态,坚持跑步;结果过了一年,医生发现他膝盖的问题居然消失了。从此,尹西明也爱上了跑步。高中的时候,他住的村子离学校大概有3、4公里路,他就每天跑步上下学。来到清华之后,“小明”也参加了北京马拉松赛:“当时很紧张,比赛前几天晚上都睡不着,因为从来没跑过这么长,以为自己跑不下来,结果没想到不仅跑下来了,还是我们学院第一。”后来,尹西明也加入了马拉松协会、体育代表队,跑步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5年一月份的灵光一现,让晨跑小分队从此诞生。“清华的学生很多都一两点睡觉,然后早上九十点才起床。但是,我觉得园子里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早睡早起,不用熬夜赶deadline。”
最初,尹西明只是单纯地想改变一下作息时间,于是约上女友朱心雨,以及其他两个非常好的朋友,四个人在冬天里7点钟起床,从紫操出发用奔跑迎接黎明。最开始的时候,尹西明还需要其他人打电话叫醒;半个月之后,尹西明已经习惯了早睡早起,跑步开始的时间也逐渐提前到了6点。
四个人的晨跑持续了半个多月,尹西明坚持每天在朋友圈打卡。最开始,好多好友仅仅是点赞,或者留言说,“哇,你居然起来了,看你明天能不能起来”;但慢慢地,就有人留言想要跟着一起试一试。
“通过晨跑,你会发现你的朋友圈里有特别多的人喜欢运动。有想减肥的,有喜欢运动没时间的,有的可能纯粹是失恋了、心情不好,想出去运动运动但是没人带他。他们本身就有这种潜在的意愿吧。通过我加了三五个人,再通过心雨加入三五个人,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现在,晨跑小分队的队员总共超过200人,天气好、没有雾霾的时候,会有20多人一起跑步,每天也都会陆续加入一些新人。
在尹西明看来,学校许多“人气”同学的加入,特别是他们身上散发的正能量,也能为晨跑队吸引到许多同学。“比如曾经的校学生会主席宋云天,‘天哥’一跑就会带动很多人;还有土木系的团委书记,学校铁饼队的冠军,甚至奥运射击冠军易思玲也带她男朋友来跑过。”
向有意愿尝试晨跑的同学解释如何做到早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许多队员在向兴致勃勃的好友“安利”晨跑小分队过程中,一旦提到“5点半起床”,很可能就会成为“话题终结者”。
不过小分队的小伙伴们,并不认为早起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参加晨跑半年多的侯煜欣也会被问到“怎么会六点起床”?她倒是觉得,“换一个角度,怎么会六点还不起床?一些人就是喜欢早起,但又不想看书学习,那干啥呢,去跑步吧。”侯煜欣会选择在晚上11点半准时睡觉,然后中午再补一个午觉。“这里有很多朋友,我们一起说说笑笑,不是为了比赛,纯粹因为兴趣。”
而在尹西明看来,其实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最忙的都是白天,只有早上的时间是最清闲的,最能保证的。其实,早睡也给了别人一个不打扰自己的理由。
“最开始别人会不理解,问‘西明你睡那么早干嘛啊,我找你说话都说不了了’。不过慢慢你会发现,自己晚上10点到12点那段时间其实大部分都是浪费在微信上了。开始晨跑之后,别人11点后发微信,我就会在第二天早上5点回复他,他就会觉得特别惭愧。慢慢地,大家知道你第二天要早起,也会避免在太晚的时候发消息。”
为了早睡,尹西明会主动把大作业讨论时间提前到晚上9点半,然后争取半个小时结束,某种程度上也是提高了自己利用时间的效率。
“其实很多人刚开始晨跑也会犯困,但终究会慢慢习惯新的作息时间。我们早上跑完才7点,有时候在实验室呆到9点,发现还没来人。某种程度上,其实早起的话,你就比别人多了一个上午。”


晨跑小分队队员们不仅仅喜欢跑步,更多地是享受晨跑队员在一起的“家的感觉”


凌晨5点半的清华园夏天5点半集合,冬天6点集合,晨跑小分队保持着追随太阳升起的节奏,随着近日点和远日点的变化来调整集合时间。晨跑小分队,总能看到凌晨五六点的清华园,那些别人很少见到的风景。
去年冬天,晨跑小分队每天跑到荷塘的时候,早上6点,都会有位老爷爷准时在荷塘那边钓鱼。那段时间小分队的出发口号就是:“明早6点我们紫操集合,然后一块去看老爷爷钓鱼”。
一天尹西明去拍照,在荷塘附近的近春园石碑旁拍到了老爷爷,后来把照片发到微信群里,大家回应“你们看老爷爷钓的是太阳诶!”尹西明仔细看了看照片,也感觉十分神奇:光影的角度使得太阳恰巧就在他钓鱼竿线钩的下面,大家也戏称这一素昧平生的老人为“钓太阳的老爷爷”。
“就是时光很慢,一个人,守着太阳,很安详。突然有一天,老爷爷就没去钓鱼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去了。”这也晨跑小分队的队员们不无遗憾:“其实每个人都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我们都应该享受自己的生活。”
早上5点半,还会有清华的很多老教授,都已经是七八十岁满头白发。他们牵着自家的狗,会在校园里慢慢遛一圈。“每天你看到他们白发苍苍的迎面过来,和你打声招呼‘年轻人早啊!’的那种精神状态,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年龄的差异。”
园子的清晨还会有一些你想象不到的人。尹西明展示了几张照片,本来在拍晨跑队员,却不经意拍到了迎面走来的工人。“你看这张照片,清华有很多工人,他们晚上在苏世民学院要干到12点多,早上那么早就上班。每天早上遇到他们,我们会心存感激与敬重。”在这张照片下面,还有拍摄者胡浩加的一段话:“两行人,勤为先,最美四月天。”
每天早上6点40左右,从气膜馆到东北门的路上,园子里的保安们也会从他们住的地下室里出来列队,训话,点到,然后慢慢地散去。晨跑队里桃李的孙师傅,认识许多保安以及后勤的老师。每天早上,他们见面就会说“孙师傅早啊”,亲切的问候也会带给晨跑队员正能量。

 

绕着校园跑一个5公里的大圈之后,小分队队员们会在紫操放松身体。

改变过去的“自己”加入晨跑队的队员,有些原本也不爱跑步;他们中的一些人,更多地是享受晨跑队员在一起的“家的感觉”。
尹西明举了一个例子,“加入晨跑队的一名同学,曾经患有重度抑郁症。跑步本身对他来说可能很痛苦,但是跑步过程中的交流很快乐。他在晨跑队找到了归属感,所以每天都来。”通过这名同学,他周围的二三十人都陆续加入;并不是受到了主动“安利”,而是看到这名同学的变化,被深深感染。
还有一位男生,十年的爱情马拉松分手,一直十分消沉。后来看到晨跑队一个队员的朋友圈,决心尝试一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坚持晨跑。“‘晨跑小分队’这个名字就会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有点像‘敌后武工小分队’,而小分队里温暖和平等的特点,很容易让人融入进来。”
晨跑小分队中有许多生命科学学院的博士生,可能是“受到了一公老师的感染”;有青涩的大一新生,有已经毕业在微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单位工作的上班族,也有园子里财务处、国际处、后勤管理处等部门的老师。国际处的老师,也会把一些公管学院或者国际关系专业的留学生拉进来。
“偶尔会有美国、意大利或者非洲的男男女女来跑,我们至少会有一个人陪着他们跑。因为新人一般都跑不下来,慢慢跑的同时跟他们分享一些晨跑队的故事,也会帮他慢慢调整呼吸,调整节奏。”
晨跑小分队里还有桃李园做夜宵的的孙师傅。“大家来桃李吃夜宵可以来找我啊!”孙师傅是典型的西北汉子,和别人握手的时候总是特别用力,还参加过“北马”等马拉松比赛。
“来孙师傅这吃串儿,提晨跑队是不是不要钱啊?”小分队的队员们开着玩笑。“尹西明笑着说:“这个秘密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最让尹西明敬佩的,是住在人大附近的蔡振华。蔡振华每天背着书包、背着电脑,先从人大跑到清华,大概需要6公里的距离,再和晨跑小分队一起跑完、吃过饭后,再背着书包跑去上班。
最开始晨跑的时候,蔡振华略显羞涩、不爱聊天;而现在,蔡振华总是十分积极,每次有新人来,他都会给拍个照片留作纪念。“我也问过他为什么,他说其实就是因为热爱吧。他很喜欢哲学,觉得这就是一种纯粹的追求,没有任何世俗的东西在里面。仅仅因为晨跑这一个爱好,大家聚在一起,大家一起分享快乐。某种程度上,我们都从这里面得到了一种认同感和归属感。”
不得不提的,还有被大家昵称为“胖头鱼”的电子系李怡康,从大一时的180斤减到了现在的130斤,成功变身“男神”;以及被称为“小胖”的汽车系的刘源,坚持每周末跑两个马拉松,现在也瘦了50多斤。
不仅仅是跑步,晨跑小分队里也的确卧虎藏龙,目前聚集了学校的各种负责人或会长。除了马拉松协会的会长,还包括唐仲英爱心社、跳水协会、帆船协会、艺术体操协会、跆拳道协会、定向越野协会的会长,小分队的成员也可以随时去体验这些社团;此外,以前一位加入晨跑小分队的经管妹子十分喜欢读书,比如读莎士比亚的剧本,借由晨跑的灵感,她后来创建了晨读社,也有许多晨跑小分队的成员加入。
去年6月份,晨跑队的苏红还在C楼门口发起了毕业捐书活动,帮助自己的母校高中筹集图书馆的图书。尹西明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全都是晨跑队的同学还有老师,大家一起张罗着,总共捐了1000多本书。每本书中,我们都会给那些高中生写一段话,感觉特别有意义。我们就是因为晨跑聚在一起,然后又能一起做一些开心的事情。”


 


晨跑不仅收获快乐,也可能收获爱情。我们一起,跑过黑暗,迎接晨曦。



晨跑不仅收获快乐,也可能收获爱情。晨跑小分队进行第100天的时候,尹西明和女友朱心雨领取了结婚证。两个人还一起创立了微信公众号“爷爷奶奶读书会”。
“我们相互会戏称,我是晨跑小分队的创始人,却是爷爷奶奶读书会的co-founder(联合创始人);心雨是爷爷奶奶读书会的创始人,却是晨跑小分队的联合创始人。”“爷爷奶奶读书会”的一篇文章里,尹西明写下这样一句话,“唯读书与跑步不可辜负”。 

本文图片来源:晨跑小分队

(编辑:常叶笛)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