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小黄车的维权:我被锁在原地 如何奔向你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5-10 13:53:56 / 分类

我是一辆车 我很快乐

我是共享单车,喜欢我的人们亲切地称我“小黄车"

我青春靓丽,还有一身力气。

我说话少,我干活多。

我喜欢载着人们在街上穿行,享受日出时分第一缕温暖光芒,也感受日落时分那舒服的晚风。

四周的人群总是行色匆匆。我知道,他们急着去上班,急着去学校,急着做许多重要的事情。作为一辆车,我也深深明白,时间是多么重要。

当人们发现我,皱起的眉头舒展了,露出灿烂笑脸:“呀,这儿还有一辆!"他们解开车锁,坐在我背上,踩起脚踏,一溜烟就奔驰出去。“真是酷极了,也方便极了!"我得意地听着夸赞,奔跑地更加卖力。

总之,我喜欢和人们待在一起,陪他们去不同的地方,听他们富有活力的言语,看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

可是最近,我有些受伤。

 

 


戴着枷锁的痛苦生活

因为我失去了自由。

有一把陌生的锁困住了我的双脚,有一个自私的人将我据为己有。我称呼他为“无道德先生”。

“无道德先生”会不顾我的感受为我“化妆”,将代表我身份的二维码喷上我不喜欢的颜色,让我从独一无二变成没有ID的“黑户”。

“无道德先生”还掌握着一项“技能"。他记住了我的密码,不再付我劳动报酬,打开私锁按下密码免费享用。机械锁是我自身设计上的漏洞,贪小便宜是他人格上的漏洞。

从前自由自在的我,再也不能奔向不同的人群体味不一样的欢乐。我赖以生存的和谐友好的生态环境,就这样被无情破坏了。

天空听见了我的哭泣,小草听见了我的哭泣,流浪的小猫也听见了我的哭泣。但利己的人听不见,他只关心自己。

至此,我过上了戴着枷锁、没有个性的乏味生活。

 

 

一面照妖镜 美丑自现形

“无道德先生”不需要我的时候,我郁闷地歪斜在原地,寻找我的小黄车友人。

他们有的幸运,被爱惜、被尊重。善良的人讲秩序讲原则,文明使用后再细心地锁好,摆放稳妥。链条掉了会尽力装上,车子倒地也热心扶起,下雨天还有好心人推他们进遮雨棚。

有些车则过得不大好。像我一样被上了私锁不得自由郁郁寡欢的,还有很多。更可怜者,被磕坏尾灯、拆了轮胎、涂花二维码、卸掉车座……也有投机取巧之人,大量收集车辆所对应的密码,在网络上建群,低价叫卖以此赚钱。

我也听说,有人因私自占用小黄车而受到法律惩罚、遭到社会舆论的批评。但被法律制裁的只是极少数,仍有许多人毫不惭愧地越过道德准绳、脚踩红线,绝不心虚地霸占着、破坏着我们。

他们的行为,伤害着小黄车,更伤害着城市文明。

 

 

我们的“共享" 只是理想吗

“共享"只是理想和概念,只是一句美好的口号吗?

我开始深深地思考自身,思考这些不良社会现象的成因。

我们的出现,是为了让资源得到更好的利用,为有需求的人提供方便。让尽可能多的人随时随地有车骑,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难题。由于人口太多,即使我们小黄车群体日益壮大,也很难实现供给与需求平衡。但即使数目有限,倘若人们能遵守规则、讲究秩序、文明使用,也能造福更多人。

利己主义是人的劣根性,它无法消除,但可以感化。人们何不从自己开始,用多一点的热心捂热冷漠,以一念间的善意克制自私欲望?我虽见人不多,却感受到,那些心里有原则,眼里有他人,不把克己当作受罪,不把分享看作吃亏的人更容易快乐。

如果爱我,请心疼我,我也怕风吹日晒,怕被钉子扎破轮胎,也怕肢残体破;

如果爱我,请保护我,将我停放在安全适当的场地,不要随意丢弃在角落;

如果爱我,请不要为我上私锁,我属于所有人,这样我才会自由;

我依旧相信善意与道德。

我心怀希望地等待着,等待着“有道德先生”来解开他的锁。

我相信,他会这么做!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