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双眼留下看这世间的美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24 06:28:59 / 分类


题记:

  从窗外的画眉声中,我听到了空气中的休止与律动。古城雨后的春日,也开始有了渐迷人眼的色彩,不仅是此刻琴声有多优美,而是弹钢琴的人,深深地拨动了我们的心弦。弹琴的人叫韩莹,西安科技大学退休教工,知道她是因为央视的报道:我留双眼看世界。韩莹和她的老伴儿何德福,一个七十古稀,一个八十耄耋,却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把眼角膜捐献给有需要的人。带着对这份勇气和大爱之心的崇敬,我走近了韩莹,才发现她是一个那么有故事的人。

知青岁月-她是妙手仁心的乡村医生

  1968年,韩莹开始了她下乡插队的十一年,也是她一生中最难回首又最值得回味的一段生命历程。那个年代的农村缺医少药更缺钱。她靠着一本厚厚的《农村医生手册》自学当起了赤脚医生。韩莹的家成了卫生所兼制药厂。她用鸡蛋皮和牡蛎壳焙干研碎做补钙粉,用黄连黄柏黄芩研磨做能治红白痢下的三黄散。药的粉末末四处乱飞,沾染到衣服被子和饭菜上,家里到处都苦森森的味儿。她还先后跟着老药工在医巫闾山的山沟沟里采远志、玉竹、百合、茵陈、马勃等各种中草药,回家把药材碾成细粉后或包成包,或加蜂蜜团成丸,或灌胶囊。有治伤风感冒和有小儿腹泻的,有治痢疾、肺炎和跌打损伤的……一排排的药瓶子摆满了药柜。

就是这本被翻烂了的农村医生手册把韩莹带上了乡村医生的道路

      十一年间,面对那个时代严酷的现实,身处逆境的韩莹在无奈下做出了一个十分现实的抉择:在农村结了婚。她做好了在农村扎根的一切准备。在农村的韩莹,面对辛苦的劳动、贫寒的生活,她苦中作乐,将生活细碎和风土人情写进了字里行间。于是,也便有了“鸟鸣林木虫鸣花,幽谷清流别样佳。崖头采药攀青索,黄芩柴胡番木瓜。”、“近看峥嵘远望川, 小路如练左右旋。采药攀崖青山里,不达绝顶定不还”的即兴佳作。

                       

                韩莹常和老药工一起上山采药

大学时代-她是妙笔生花的文艺作家

       1977年高考恢复。看似平静的生活被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曾经的穷困底层,曾经的没有希望,现在却看到了一丝光明,尽管那光亮还那么微弱,韩莹在经过我们无法想象受的心理斗争后,一咬牙向着田垄浸泡的青春挥手作别。60年代,在育英学校和清华附中,韩莹接受了完整的初高中教育,而十几年后她终于以优异的成绩叩响了象牙塔的大门。远处残阳铺血,她捧着迟到了十三年的录取通知书,搂着儿子坐在田埂上哭,而此时她还怀着八个月的身孕。韩莹当过赤脚医生,知道引产8个月的孩子具有多大的危险。医生深知以公社医院的简陋条件,做这样的手术风险太大,坚决拒绝为她引产。万般无奈之际,她含泪写下了一份遗书:如果顺利地打掉了孩子,请原谅她这个狠心的妈妈;如果手术不顺利,她再不能够走下病床,医生不负任何责任。这是她自愿的选择!这是一份“老三届”人特有的遗书。他最真实地携刻着那个年代的血泪!也最生动地记录下那个岁月的悲惨!十几天后她拖着虚弱的身子带着儿子到学校报到。


韩莹带着儿子、捧着大学通知书坐在田间地头默默流泪

      韩莹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本科学习的是机械工程,同时自己辅修着新闻学。四年里,陪伴她同窗苦读的是小她七八岁,甚至十几岁的同学。那时三十二岁的她,是同学们心中的老大姐,在校担任学生会主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参与各项事务,不仅如此,还带领着他们参加夏令营、新年晚会、毕业作品展、画展、文学讲座...让这四年的大学时光过得异彩纷呈。由于在校表现优异,加上辅修新闻写作,临近毕业之时,被学校选中留校工作。从一开始的共青团干部到后来在宣传部担任校报主编,从入党、提拔到职称评审,她都延续着学生时期的勤奋上进,一鼓作气,不甘人后。

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伏案工作的韩莹

       1990年,儿子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她跟着儿子来到古城,在西安科技大学担任期刊《科技人才市场》、《技术创新与管理》主编工作,负责杂志的编辑出版,科研管理、专栏文章写作等琐碎的事情。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让原本连刊号都没有的期刊有了刊号,让不定期发行的期刊成为定期发行的双月刊。尽管道阻且长,但是每每谈起这段时光,她还是心怀感激,能够找到一个舞台给她施展才华,她倍感幸运。到这个时候,她已经正式发表的文章就多达几百万字,还先后出版了《春华秋实》、《学者礼赞》、《心底的歌》、《灯下思辨》、《凡人小事》等多部著作,成为人们口中妙笔生花的文艺作家。 

韩莹出版的部分著作

退休生活:她是妙言要道的心灵之师

      十多年前,韩莹被诊断患上了上颌窦不明囊肿和上颌窦癌,虽然最终从死神手里夺回了生命,可那场手术严重影响到了她的视力,近半个月几乎失明的生活让她深深地体会到了生活中的种种不便。今年情人节前夕,她和老伴儿一起商量,做了个决定,随后联系了陕西省眼库工作人员,签订了眼角膜捐献协议书,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把眼角膜捐献给有需要的人。她说,她和老伴儿做过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他一起捐献眼角膜。这个决定,无悔于自己看过子孙的茁壮成长,看过祖国的大好河山,看过的那些游历各国、各种文化的风景。

韩莹和老伴手里拿着和陕西省眼库签订的眼角膜捐赠协议书

      如今,韩莹和她的老伴儿何德福都已从西安科技大学退休,过着清闲自得的小日子。平时她会整理这些年来一起外出游玩的相册,她如数家珍般,随手在厚厚的数十本相册中拿出了几本,“这是老头子以前当干部的时候…可帅气了,我只是一老妪”、“这是以前我们一起去欧洲玩的相片…有时候看电视呀,会很惊喜地喊喊他‘这个地方我们以前去过耶’”……她会给我娓娓道来旅行的趣事,“出行之前翻阅一座城市的历史,中间游玩,玩回来之后时常翻翻相册,回忆那些沿途的风景。这不?我们一次旅行就玩了有好几次了。”

韩莹和老伴在欧洲旅行留影

      韩莹会时常为自己的生活寻找一些小确幸:去超市赶上鸡蛋降价了;小区里的樱花开了;周末呼上三两牌友,打点小牌;她会为了每一年的身体检查显示健康而心花怒放;她会和远方的亲人聊点生活日常;她会每年给两口子的生日在西餐厅来点小浪漫……

  客厅里,韩莹和老伴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句让人倍感温暖恬静,也透着一种相守相伴的幸福。

后记:

  琴声悠扬,萦于耳畔。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现在的韩莹,天气暖和后她每天都要去游泳馆花40分钟游上1000米,她也请了私教学习钢琴,也去离退处和老姐妹们跳跳舞唱唱歌,生活惬意的不得了。倾听韩莹的故事,就像翻着揉皱了的历史书页,朴实无华。

  惟愿生命中有足够的云翳,为你造一个美丽的黄昏。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