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国大选想到的

上一篇 / 下一篇 16-10-21 09:40:56 / 分类

由美国大选想到的

                    河北师范大学  王喜

近日,美国总统候选人的两场辩论引发全世界的关注。在连续两场电视辩论中,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人身攻击、挖苦讽刺,桃色新闻轮番上演,“性骚扰”、“丑闻”、“下地狱”等字眼一再出现,真实地呈现了美国作家马克.吐温1968年的政治讽刺小说《竞选州长》的“经典场景”;相比之下,对国家利益、经济政策、民生福祉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给人的感受是不像选国家总统,更像娱乐选秀。有评论指出:这是美国选举制度的“大输”,美国一再吹嘘并向全世界推销的“几无瑕疵的民主选举制度”,在此次大选中彻底暴露了真实面目。

关于以美国为首西方的民主,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先生在《中国震撼》一书中指出:“西方的民主实际上是‘程序民主’,把民主简化为‘程序民主’实际上是民主异化的表现,这导致了许多颇为荒谬的情况。”法国思想家卢梭两百年前对这类民主曾做过这样的评述:“英国人民自认为是自由的,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张维为教授进一步指出:“西方多党民主制度在很多地方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游戏民主’,其特点是把民主等同于竞选,把竞选等同于政治营销,把政治营销等同于拼金钱、拼资源、拼攻关、拼谋略、拼形象,拼演艺表演;政客讲的话无需兑现,选民对此也表示理解,因为这是‘竞选语言’,只要有助于打胜选战就行。‘游戏民主’使许多社会变成了空耗大量资源的‘选举社会’,使许多国家的民主品质迅速走向平庸花和劣质化。”通过本次美国总统大选,我们基本可以看出,美国的所谓民主已经陷入一场漫无目的、毫无底线且看不到尽头的互撕之中。

相对于美国的民主,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更加强调公平与效率,兼顾当下与长远。1922年7月,中共二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将“民主集中制”确立为中国共产党的建党原则,后来民主集中制发展成为党的根本组织制度,涉及国家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习近平总书记在《提高党的战斗力的法宝》中指出:“民主集中制,是领导班子的根本工作制度,是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鲜明特点。”足见民主集中制对于中国民主的重要性。

在工作实践中如何用好民主集中制,不仅直接影响我们工作的进程和效果,还会对青年学生产生深远的人生影响,考量着每一位学生工作者的勇气和智慧。

笔者认为:对于学生关心、涉及学生团体组织的事,要先民主后集中。比如院学生会主席采取竞选制,提前公布参选条件,审定候选人,候选人现场向学生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全院学生代表现场述职,并回答学生代表的现场提问,学生代表现场打分、现场统计、现场公布,得分最高者当选学生会主席,并由学生会主席提名,学生工作领导小组确定副主席人选,组成主席团,共同领导学生会的工作。其他班级干部也均由竞聘产生。这种做法,公开透明,调动了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同时使当选者的才能得到了同学的认可,有利于工作的开展。

对于利于学生长远的事情,往往需要先集中再民主。涉及学生长远利益的事情,由于学生的认知、眼界的问题,往往一时不能认识到位,容易决策失误或者误入民主陷阱。最近几年,师大软件学院毕业生在选定送给学院的毕业礼物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由于我院的学生大四一年都在企业实习,为了选定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毕业礼物送,学生们在网络上争来争去,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几个月过去了也拿不出一个最终方案。这时,往往还得导员出面,组织几个学生骨干商定一个初步方案,导员要先定一个原则:毕业礼物既要有实用功能,又要有文化意蕴和纪念意义;然后提出自己的几个方案和理由,请骨干同学圈定,再提请全体同学讨论。这样选定的礼物首先有效率,能迅速赢得共识,其次使学院文化建设可持续发展,不同年级赠送的毕业礼物一脉相承,从不同侧面展现学院文化,发挥育人功能。几年来,我院毕业生先后为学院赠送了外墙标识、毕业墙、种植了毕业树、学院牌匾等等,集中展示在学院入口,深受毕业生和在校生喜爱。

通过美国大选和自己工作的实践,笔者认为“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正所谓“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工作如此,民主如此,国家更是如此。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