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高考前我去了一趟火葬场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0 13:17:39 / 分类

  高三那一年我过的很荡气回肠,现在回头看看感觉就像一个将军看战后的风景,于繁花处见泣血长虹,于理想的彼岸回望对岸的精彩,恍若隔世。高三的最后,我的记忆中除了和所有人一样的成堆的试卷,还有一间隐在乡野的大房子,有着恐怖的大铁门,高高的烟囱,打不完的爆竹,止不住的哭声——那是一间火葬场。

  我是一个忠实的唯物主义者,我能很客观的看待死亡,那是世界残忍的又必然的新陈代谢。历史的车轮浩浩汤汤,终将碾过所有人。可是,有些事带来的影响,不在于事情本身,而在于他发生的时候。

  那是一个不羁的时代,我们少年轻狂,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批判一切。那是一个理性的时代,我们克制欲望,追求理想,奋不顾身,包容一切。那是我的高三,黄金般的岁月。我一度以为我经过了一个浴血的过程,我已经成熟了,成熟到可以接受考试失败,朋友疏远,但是,似乎没有准备好亲人离开。

  之前,我有去过医院,去看看我那一个旧代知识分子的外公,那个从小就和我不停地讲着名牌大学的外公,浑身插着管子,脸像一堵年久失修的老墙,蜡黄又开裂,上面爬满一道一道的皱纹,他固执的拒绝医院的病服,穿着自己的衬衫,旁边放着一顶福尔摩斯式的鸭舌帽,从他开始化疗,他就固执的买了那样一顶很“潮”的帽子,用这些来维护着他最后的尊严,一如泰坦尼克号上最后的绅士。他已经不太能够讲话,就很安静的躺着。旁边陪着一众子女,与我的外婆,他也不看他们,大家就那样安静的坐着,我从学校赶过来还不太能够适应那种绝对沉默,“外公”,我只能努力打破沉默,营造一点人的气息。他转了转头,算是回应。后来又是长长的沉默。一下两下,他抬了抬他的食指。“你是不是想上厕所啊”。外婆一口浓重的乡音,那真是一种奇怪的默契,感觉更像是一种暗语。母亲便指挥我去送外公上厕所。那是我第一次抱别人,并不是所有的拥抱都向男女之间的拥抱那般甜蜜,当你抱着一个行将就木的人的时候,你会很真切的体会到那种似纸一般的脆弱感。抱他上了轮椅,再缓缓地将他推到厕所。即使他像纸一样薄,他也无法支撑起自己,在你怀里,你能明显感觉到,你一放手,他将水银泻地般的倒下,而这样,我会将他抱得更紧。到了厕所,他会用眼睛看看你,我会把头别过去,为他保留他一生最看重的尊严。真是一个很较真的人呢,我的外公。就这样我就又回到了我的学校,继续在一片充满生机与热血的地方追求我的理想,真幸福啊。

  再见时他已经很安静的躺在了一片放满鲜花的透明的长方形的盒子里,换上了一身中式传统的衣服,没有穿他喜欢的中山装,带上他那顶鸭舌帽,我的爸妈真粗心,竟然忘了。整个追悼会,我都坐在那幢乡间的三层富士小楼望着远方,耳边是恼人的丧歌。在当时我没有哭,因为当时眼泪已经浸满了整个乡间的早晨,披着一席灰白的亚麻布,我怔怔地看着许久不见得乡间之景,然后跟着灵车来到火葬场,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因为那里所有人都在哭,天花板建的出奇的高,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与歇斯底里的哭声,伴着一道长烟,宣告:某某某,卒。这是一个压抑到极致的环境。

  所有的这一切,离高考还有1个星期,世事的无常有时候让人猝不及防。上午结束了一切,下午我就必须回到学校。“逝去的就让他逝去吧,活着的生活还要继续,一刻也不停歇。”我对这句话的理解现在真是深入骨髓。上午和下午,简直是云泥之别。上午所有人都在宣泄的时候,我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下午再回到那个写满励志标语的教室,我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除了老师,没有人知道我家的变故,大家只看这个18的汉子莫名其妙哭的像个姑娘。我冲出去,在外面的草坪上哭了几个小时,我只是遗憾呐,那个最想看到我参加这次考试,最想喝到我升学酒的人,熬过了十几年,最后倒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像《穆斯林的葬礼》中新月等着楚雁潮的最后一面,然后差着那最后几分钟。现实和童话往往就差这一点点的时间。也许外公他少抽一包烟,就能看着我考完那场考试,想这些种种如果,从过去的一切找出这珍贵的一个星期时间,就是我那一下午所干的全部。

  但生活还在继续,生活有时候很带有霸权主义。不管他带给你伤痛或喜悦有多么大,他都蛮横任性的向前飞奔。而我当时,正处在高三,如金子一般的高三。杰拉菲尔德说“那是最好的时代。”而高三正是我的“爵士时代”。那天过去,我迎来了最后一个星期的高中生活,我的高三不止有成堆的试卷,而且有一个庄严的拥抱,一个压抑的火葬场,而给我消化的时间只有七天。

   在外公的头七,我走进了人生的考场,我觉得那次考试,就像是考验我对苦难的消化能力,在考完最后一堂,我放下我的笔,望着窗外夏日湛蓝的天空,向着过去的一个星期,我真觉得,我有成熟到走入这个社会,承担我作为一个儿子,一个男人,一个公民的责任。

   像所有的励志故事一样,我拖着行李,来到了中山大学。

         作者:中山大学地球科学与地质工程学院2015级邹梁昊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