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原子弹非用不可吗?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0 13:23:56 / 分类






广岛原子弹爆炸遗址。原爆中心留下的唯一一座建筑,原为广岛县产业奖励馆。

Photoed by Yu Xinyao

    1945年86日,3B29掠过日本广岛上空,投下了一颗名为小男孩新型炸弹,超过7万人瞬时被爆炸的火球吞没,超过14万人在一周因烧伤和辐射而死亡。濑户内海旁的繁华都市刹那沦为废墟。3日后,194589日,美军的轰炸机出现在长崎上空,再投掷一颗叫做胖子新型炸弹,让日本最古老的贸易港成为火海,造成数万人死亡。

    以上所讲的新型炸弹即是原子弹。广岛和长崎是世界上唯二两个遭受核武器轰炸的城市。同时小男孩胖子也是目前为止唯二两颗被使用的原子弹。

    1945年815日,裕仁天王通过国内广播发表停战宣告《终战诏书》,史称玉音放送92日,日本代表在盟军将领的注视之下,于停泊在东京湾的密苏里战舰签下了二战的投降书。此日被普遍认定为二战的结束之日。

    从第一颗原子弹投下广岛,到天皇宣布停战,前后总计10日。原子弹击垮了日本之说不无夸张。原子弹庞大的威力客观上起到了震慑日本军方的作用,为日本的投降埋下了伏笔。因而,不少的人赞同原子弹的使用。

    然而原子弹的震慑力量是体现在其巨大的杀伤力上,换句话说,是体现在它能够摧毁多少建筑,杀死多少的人。两颗原子弹造成在广岛和长崎两地造成了超过20万人的死伤,更有难以精确计量的核辐射受害者,时刻受到辐射的摧残,逐渐走向死亡。而关键的是,死难者中绝大部分是平民,如今日之你我一样,忙忙碌碌,认真生活的普通人。这些怵目惊心的数字即是使用核武器的后果。单独地看这些数字,我们不难认同,发生在广岛和长崎的事情是人道灾难。

广岛市和平纪念公园内的和平纪念碑。

Photoed by Yu Xinyao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就算带来了这两场惨重的人道灾难,使用原子弹还是正义的吗?

    赞成者有三个普遍的理由去支持原子弹的使用:

       1、使用原子弹能够击溃日本军方的自信,使得日本能够提早投降,结束战争  减少伤亡。

       2、日本军队首先发起大东亚战争,入侵中国、朝鲜,发起太平洋战争,是战争的挑起者;同时,日本军队在中国战场、东南亚战场、太平洋战场上进行的种种暴行,如使用生化武器、进行活人试验等,彻底与人道精神相悖。因而,日本负有道德上的恶,使用原子弹是对其惩罚,具有道德上正当性。

       3、通过广岛和长崎原子弹事件,各大国清醒地认识到核武器的毁灭性力量,若在国与国争端中使用原子弹,很大可能会自取灭亡,故各核大国都不敢轻易使用核武器。而事实上,二战结束以来70年没有爆发世界性的战争,核武器也没有被使用。可以推出原子弹的使用所带来的核威慑营造了当今世界的和平环境。

和平纪念碑旁的花圈。

Photoed by Yu Xinyao

    对于理由1,现在我们试比较194539日东京大轰炸与8月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的伤亡状况。东京大轰炸造成88000~97000死亡,广岛原子弹爆炸造成70000余人瞬时死亡,长崎原子弹则造成39000~80000死亡。比较三者数据不难发现,原子弹轰炸带来的震慑力并不比非核轰炸行动更大。而且鉴于当时有关原子弹的信息并非广为人知,原子弹爆炸造成的辐射伤害鲜为人知,人们对原子弹的恐惧感并不比普通空袭要深。同样日本军方也只是将原子弹爆炸看作东京大轰炸式常规空袭的延续,某种程度上对日本当局的震撼还小于东京大轰炸。如果说日本投降是迫于盟军的武力,那么应将终结战争归因于常规空袭,而非单单突出两颗原子弹的威力。但实际上,自太平洋战争开始以来,日本本土每时每刻都遭受盟军空袭,日本国土早在东京大轰炸,广岛长崎原爆之前已满目疮痍,日本没有选择投降;原爆之后,日本再遭受千余次空袭后也没有明显投降的迹象。日本内阁更有为数不少的成员决定在本土全面抗战,甚至意图发动政变阻止裕仁天皇投降,丝毫不为原子弹爆炸所慑。或许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大规模的空袭并不是使得日本投降的原因。自然地,从属空袭范畴的原子弹爆炸不是使日本投降的原因,更没有使得战争提前结束,减少伤亡之说。可见,理由1并不充分。

    那么使得日本投降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目前学界尚无定论,但有一种为不少学者的观点认为,是苏联宣布对日参战真正使得日本投降。日本高层原本打算借助苏联力量调停日美间的战事,保持日本天皇制国体,可是苏联对日宣战,并布置大量军队于东北地区让日本高层对苏联抱有的希望幻灭。最终,日本决定投降。谨介绍这种观点以资参考。

广岛市和平纪念公园内铜像。

Photoed by Yu Xinyao

    当我们关注理由2的时候不难发现它是从道德的角度去证成使用原子弹的正当性,该理由的背后预设了一系列的道德原则,因而是从道德义务论的角度去讨论原子弹事件。讲到道德义务论,最著名也是最周密的理论是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康德的道德原则理论认为,道德是基于我们行为遵循的原则,而与行为的后果无关。要判断一个行为是否道德,只需要考虑其背后原则是否为善,无需考虑其结果的好坏。比方说,一座化工厂发生爆炸,你立刻用水管向化工厂洒水,想立即扑灭火焰。不幸的是,化工厂里存储的都是遇水易燃的化学品,当你淋水的时候,更多的化学品发生了爆炸,使得火势更强,伤害更大。根据康德义务论的观点,即使你救火的行为带来了更多的伤亡,但你的原则是拯救生命,是理性的和合理的,因此是道德的行为。康德的道德观点是义务论中具代表性的一种,仍然存在很大争议。但无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康德还是其他义务论观点,都会着重考量行为的动机,是否符合一些合符人根本利益的道德原则。现在我们带着义务论的观点,再来考察理由2。理由2有两个层次:

    (1)日本军队的行为是邪恶的;

    (2)我们要用原子弹去制止日本军方的邪恶。

    相信我们无需讨论,都会认同层次(1)的结论,所以我们来集中讨论层次(2),而层次(2)正是使用原子弹行为背后的原则,可以总结为以暴制暴。现在假设以暴制暴只要满足某些义务论要求,便能成立。那么层次(2)的关键问题是:这些义务论要求是什么?使用极端暴力(原子弹)能满足这些要求吗?

    有关于此,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哲学家罗尔斯曾有论述:广岛核轰炸乃罪恶滔天。罗尔斯认为一个民主国家在战争中必须遵守正义原则和道德约束。所谓的正义原则和道德约束是指战争的行为要

    (A)尊重战争双方的基本人权,同时

    (B)有助促进世界的持久和平。

    这两点即是以暴制暴所需要满足的义务论要求。那么使用极端暴力能满足这两点要求吗?我们先考量要求(A)。尽管战争中的基本人权同和平时期的基本人权有所差别,但两者同样将人的生命权放到最重要的地位。使用杀戮同维护基本人权有着根本性的冲突,但现实是杀戮在战争中不可避免。如果我们用绝对的观点去考虑杀戮问题,对于改善战争中人权状况毫无助益。所以此时要带上一点相对色彩,探讨一种不背离基本人权太远的杀戮。这一种杀戮应该要满足如下条件:

    (a)杀戮的目的必须出于正义,且仅为正义;

          (b)杀戮的必须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c)杀戮的程度必须使用最小的暴力;

          (d)杀戮的影响不可波及无辜者。

广岛市祭典。

Photoed by Yu Xinyao

    于是,我们不禁质问,原子弹的使用是为了正义吗?首先我们先为战争中的正义定义:终结战争,保护受战争波及各国人民的生命。根据史料,原子弹的使用绝非出于维护世界和平之大义,更多是展示军事实力的目的(美苏争霸),甚至进行种族歧视之嫌(美国对日本人的歧视)。鉴于此,就算使用原子弹有保护美国普通士兵的正义目的,但不能说使用原子弹是全是出自维护正义的理由。第二个问题,使用原子弹果真是迫不得已?前文已经提及到日本此时已经穷途末路,战败是迟早之事,日军对盟军的威胁已经是很小了。故使用原子弹并非迫不得已。第三个问题,使用原子弹是否为最小暴力?显然不是最小暴力,甚至是最大暴力。原子弹的威力远超常规炸药,至今仍是世界杀伤力最强的武器之一,爆炸波及范围极广,同时造成的辐射对人的伤害极为深刻。原爆当日,称之尸横遍野绝不过分。第四个问题,原子弹袭击是否波及无辜?岂止波及无辜,更是针对无辜。美军选择在繁华城市的通勤时间进行袭击,意为通过大量的平民死亡达到震慑日本军部的作用。所谓的无辜者是指不直接参与战争,对他国军队不造成伤害的平民。而核爆炸的主要死伤者正是这字儿无辜的平民。更严重的是,核辐射的影响要到几千年后才能完全消失,不但在世的人要承受核弹的伤害,甚至那些尚未出生的后代都要承受原子弹的危害。无辜者不可谓不无辜。综上,使用原子弹并不符合上文提出的人道杀戮的四个条件,更加严重侵犯了核爆国人民的基本人权。所以,使用极端暴力并不满足要求(A)。再回视上文对理由1的讨论,我们已经得出结论,原子弹袭击并不能结束战争。战争未结,和平未临,固然没有持久和平之说。所以,使用极端暴力并不能满足要求2

    此时我们不禁要问,极端暴力是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非道德的呢?是不是永远都不能使用?在罗尔斯看来,极端暴力只有在极端危机状况之下才能被使用。罗尔斯对极端危机状况作出了清晰严格的定义:假如不采取极端手段,国家全体公民会遭受毁灭的状况。根据这个定义,罗尔斯判断当时美国并不是处于极端危机状态,故而使用原子弹这种极端暴力是错误的,罪恶的。

    假如我们接受罗尔斯的两个道德预设的话,那么理由2便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广岛市商业街。

Photoed by Yu Xinyao

    不过,尽管一项行为不能符合义务论的要求,但不意味着这项行为必然是非道德的。功利主义认为,一项行为能够带来最大多数人的幸福,那么这项行为便是道德的。在功利主义的框架下,我们只需考虑行为带来后果的好坏,而无需关注该行为意图的善恶,同义务论是完全相反的。所以义务论看来是道德的行为,在功利主义的观点下可能是非道德的,反之亦然。回到化工厂的例子,你为了拯救生命而使火势加剧,义务论者会认为你的行为是道德的,而功利主义者会觉得你的行为造成了更大的不幸,所以是非道德的。

    根据我们对理由2的讨论,使用原子弹并不符合义务论的道德要求,但支持者同样可以从后果去论证原子弹轰炸的合理性。从功利主义的观点出发,使用原子弹尽管令少部分人不幸,但绝大部分人类得益于核威慑带来的世界和平,同时人类社会也在和平环境下发展,增进了人类的幸福。在这里,幸福的关键是世界和平。所谓和平应有两个面向:

          (1)免受肉体上的伤害;

          (2)免收精神上的恐惧。

    原子弹的威慑力使得各大国不敢轻易使用原子弹,新的世界大战没有爆发,没有因为世界大战而造成的死伤,所以从肉体上的面向来讲,使用原子弹带来了和平;但是,核子战争的硝烟四起,无论是冷战时期美苏的核武对峙,还是今日的伊朗核问题和朝核问题,抑或是恐怖组织对核武装置的袭击,无不让世界人对地球未来的看法蒙上阴影。这层阴影,即是精神上的恐惧,心魔尚在,难得和平,幸福还远。理由3难以成立,所以就算是用功利主义思考原子弹轰炸,依然得出非道德的结论。

  赶公交车的广岛市民。

Photoed by Yu Xinyao

    至此,我们反驳了三个支持原子弹使用的普遍观点,原子弹非用不可吗?的疑问相信各位已经有了答案。甚至能够得出更深一层的结论:原子弹非但非用不可,更是绝不能用。

    希望,日本是第一个遭受原子弹袭击的国家,也是最后一个。

    祈愿世界和平,永不再战。

 作者:中山大学哲学系2015级哲学系谭子维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