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磨坊的舞会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15 00:51:58 / 分类

红磨坊人头攒动,音乐、美酒交织着热烈快活的气氛。暧昧的灯光透过树影投射在舞动的人群身上,形成一个个跃动的光斑。男男女女都沉浸在这种相当愉悦且迷醉的心情里,仿佛自己是一个飘飘然的肥皂泡。

         但显然拉·姑柳并没有被这种引人入迷的魔力所感染。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搂着舞伴华兰丹的腰,脸上挂着一种混合着艳羡和嫉妒的奇怪表情,眼神时不时地扫过远离舞池中央的一个角落。橡树下,几位年轻人众星拱月般的围着一位美貌姑娘,争先恐后的与她攀谈。她随意的将一只手臂搭在木栅栏上,流露出一种迷茫和可爱的稚气,天真纯洁的脸庞微微扬起,用崇拜的目光专心的注视着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英俊青年。一位年纪稍长的女士亲切的把手搭在她肩膀上,面带笑容的盯着他俩,仿佛温柔的母亲充满爱意的看护着自己的女儿。“玛蒂尔达可真漂亮!” ·姑柳细细的打量着坐在远处的少女,心想,“瞧那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小脸,瞧那纤细柔软的四肢,还有那将她一头金发衬托得更加灿烂的、蓝白条纹细绸布衣裳!听说是贝尔纳先生特意从意大利带回来的高档货——亲爱的贝尔纳!”她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目光转向青年,“他褐色的头发多么柔顺,吐露出的诗句多么动听,黑色的眼睛像会说话——可是他为什么喜欢玛蒂尔达!同样都是舞女,谁也不比谁卑贱,男人们偏偏就喜欢这种清纯的荡妇,好像她不是个婊子似的。他们叫我‘蒙马特女王’,却称她为‘清晨的百合花’!连卡米尔姐姐都护着她。”她低头瞅了一眼当地裁缝铺的布利斯为她量身打造的装扮,神色黯淡。箍扩撑着的粉色舞裙精心的用别针别出貌似随意的褶皱,深蓝色的天鹅绒衬裙和蝴蝶结衬得她皮肤更加白皙,硬塞进去的腰垫将她本来就妩媚动人的曲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然而这一切在玛蒂尔达的面前突然变得可笑起来。就像盛放的玫瑰在清纯的百合面前骤然失去了艳丽的颜色,大声朗诵着深情诗句的英俊青年的目光始终没有在她身上停留。

         一旁的华兰丹也注意到了舞伴的心不在焉,顺着她目光看去,立刻就明白了一切。年近五十的他是一位很有地位的绅士,留着修剪整齐的胡子,永远一丝不苟的戴着礼帽,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十足的正人君子派头,只有眼里不时闪过狡狯阴沉的光芒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传言他的妻子凶狠泼辣,与他不合,所以他常来红磨坊找乐子。“玛蒂尔达真是迷人,”仿佛故意要惹拉·姑柳生气似的,华兰丹贴近她耳边说道,眼神却捕捉猎物似的牢牢锁定在拉·姑柳身上,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拉·姑柳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为了赶走这令人不快的情绪,她挣开华兰丹的怀抱,趁着酒意肆无忌惮的跳起了康康舞,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旋转在舞池中央。那抬起的雪白大腿要踢破人的脑袋似的???,倒是引来贝尔纳一阵阵嫌恶的目光。

         第二天清晨,拉·姑柳被卡米尔从被窝里拽出来时,还没从昨晚宿醉的头痛中清醒过来。她胡乱的套了件衣裳,脸色酡红,深棕色的头发乱蓬蓬的拢在脑后,坐在梳妆台前,为自己倒了碗凉茶,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了下去。她已经打定主意要结束这场看起来毫无意义的单恋。或许是昨晚的酒精太迷醉,竟使平日里已经麻木的铁石心肠也裂开了一条缝,生出了类似伤心、厌倦等软弱的情绪,让她一醉到现在。梳妆镜里的人已经不年轻了,宿醉造成的皮肤黯淡、眼袋下垂使她看起来像花瓣开始枯黄卷边的玫瑰,艳丽的容色像斑驳的指甲油即将脱落。望着镜中的人影,她脑海里一瞬间闪过离开红磨坊这名利场,找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嫁了的打算。裁缝铺的布利斯不错,她心想,他慌慌张张地将一张皱巴巴的纸塞到她手中转身就跑的窝囊模样令她觉得好笑。深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她摇摇头从这种莫名其妙的感伤情绪中挣脱,振奋着迎接新一天的到来。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把她叫醒后就匆匆离开卧室的卡米拉此时推开门走了进来,清晨耀眼的阳光笼罩着她身后的人影,镀上了一层模糊不清的光晕。然而她却立即吃惊的认出了来人:“贝尔纳先生!”贝尔纳脸色苍白,点点头,衬衫的纽扣系歪了几颗,显然也是匆忙赶来。拉·姑柳坐在贝尔纳先生面前,平日里源源不断地吐出下流字眼的嘴像贴了胶布一样无法张开,只能局促不安的抓紧了衣角。贝尔纳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抓住她的手,这使她本已寂静的心再次泛起波澜,像个春心萌动的少女般不知所措。然而随着贝尔纳喘着粗气诉说完他的请求,拉·姑柳的脸色已经变得和雪地一样惨白,仿佛听完这番话已经耗尽了毕生的精力。她无法拒绝面前这个人的请求,只是哆哆嗦嗦的从贴身口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纸条,撕得粉碎。

         傍晚时分,拉·姑柳坐上了本该接应玛蒂尔达前往华兰丹住宅的马车。她仍然穿着她最好的那件粉红与深蓝相间的舞裙,坐在马车里,用力的捏着衣角,像朵即将凋谢的俗气玫瑰。

红磨坊的舞会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