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3 14:00:58 / 分类


《油灯前的马格达丽娜》

                                                 【创作者】乔治·德·拉图尔(La Tour,Georges de,法国)

                                                                              【规格】113cm×93cm

                                                                         【现存藏处】巴黎 卢浮宫

                                                                                    《亮了》

又是凌晨时分,玛格达丽娜一如往常艰难地从床上坐起,乌黑的头发顺势散落在她的肩上,赤着脚踩在潮湿冰凉的地面上,没有一点声音,她已习惯这时的黑暗和死寂,也只有这时,她会觉得没有人看见她,这个时间属于她。

“已经快七个月了,主啊!我恨这孩子!,可是我又有抑制不住的喜悦,当他出现在我的肚子里时。我的主……”玛格达丽娜点亮了一盏灯,但这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一年多以前她戳瞎了自己的眼睛,也是那个时候,她哭喊着杀死了强行闯入的流浪汉雷契尔,可是,却留下了这个孩子。“那个时候,我要自杀,离开这个丑恶的世界,可我服下一整瓶安眠药被送进医院,发现有了这个孩子后,只好戳瞎自己的眼睛,怕被这世界再玷污,苟活到了现在。可我还是想离开这个丑恶的世界!”玛格达丽娜总是在最黑最静的夜晚起身,自言自语,半疯半傻。

那盏油火灯燃烧地异常绚丽,火苗直往上窜,仿佛要将这黑暗撕裂,炸出一道烈焰,毁了这世界。玛格达丽娜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衣服从肩的一边滑下,露出肌肤来被火光亲吻。雷契尔的骷髅架倒在她的腿旁,狰狞的骷髅头放在了她的腿上,玛格达丽娜手耷在他的头上。一年多前,警察可怜她的遭遇,没有太过于追究,加上雷契尔又只是一个流浪汉,只是这一年多以来,这逼仄狭小的屋里,流过血和泪,有过挣扎和嘶喊,生命的毁灭和重生……玛格达丽娜面对着这火光,脸被映得通红,就像深藏的羞耻感被放在了脸上。眼睛也感受到了它的厉害,被灼地有点发疼。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半边脸,眼角滚出一滴泪,好久了,这是她一年多以来留的第一次泪,都忘了泪的滋味。

那一夜,玛格达丽娜坐地特别久,直到火光逐渐消失,天已经大亮。她厌恶尘世的白天,像受了惊似的蜷缩到了屋子的角落里。很多人不愿再靠近这里,只是偶尔善意的邻居会送来些许面包和蔬菜。

“啊……”两个月后死寂的夜晚传出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玛格达丽娜这次再也没能艰难地从床上坐起,原本以为可以忍耐的疼痛变成了锥心的刺痛,“咚!”玛格达丽娜从床上翻了下来,“主……我的孩子”玛格达丽娜挣扎着,只是气息变得微弱,“我的恨与爱都要被带走了吧,解脱了吧……”这间屋子在黑暗中动荡着,清晨的凉意袭来,天有些放亮。“哇…哇…哇哇…”孩子送给这清晨的礼物便是啼哭,冰冷的地面迎接了这个孩子,然后玛格达丽娜的嘴角好像有一丝笑意,眼角有一滴泪……

邻居赶来时,一个婴儿躺在地上,玛格达丽娜在她厌恶的尘世的白日到来之前,留在了永恒的黑夜中,墙角处的骷髅好像看着这一切。是的,她好像解脱了。出奇的是,这一天阳光明媚,就像那晚发出的火光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