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岛的可能性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15 16:21:21 / 分类

岛屿,似乎并没有什么可能性。突兀的显露于终日波涛汹涌的海面之上,而平静存在着,岁月变迁看似与它无关,岛屿是它自己的宿命。然而,作为一个地理存在,与大陆隔绝,被海洋包围,封闭的空间和凝固的时间使其成为化外之地。人类由冒险而来,由遭难而来,由自我逃避而来,都依赖一个岛屿,远离现实世界,继续与过去相同或是相异的生存与生活。有的终其一生,有的暂作过度。有人眷恋,有人逃离,有人殒命。

无论是在人类文明史的开端,还是未来世界的终结,岛屿一直是一个符号,深陷于时空的漩涡中。从荷马到莎士比亚,从笛福到凡尔纳,从卡萨雷斯到戈尔丁,神话,史诗,小说,戏剧,电影,都包含了岛屿的象征意象。人们讨论着他们看到的岛,听到的岛,心中的岛,在岛屿的层面上思索隔离、寂寞、生存、死亡、友情、爱情、永恒、须臾。《荷马史诗》、《暴风雨》、《格列佛游记》、《鲁宾逊漂流记》、《金银岛》、《神秘岛》、《莫罗博士的岛》、《蝇王》、《一个岛的可能性》,文字构造了太多的一个个或真实或虚幻的岛屿。

于所有意象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岛。记得有人问过:“下辈子想当什么?”我一向不相信人有所谓前世来生,当时自然也是喃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事后想来,如果真有来世的话,下辈子能当一座岛也不错,远离大陆,遗忘时间,也被时间遗忘。只需要能让我独自静静地安眠于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享受阳光、浪花、海风即可。

岛屿对人类一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这一点只需要看看每年去马尔代夫旅游的人数就知道了。在我最想去的地方中,有三个岛屿。一个是大西洋上的圣赫勒拿,一个是爱尔兰,还有一个就是克里特岛。拿破仑兵败退位后的禁锢终老之地,《尤利西斯》中一日游荡的发生场所,遥远古希腊文明的诞生处,然而一切都过去了,人类的辉煌在自然面前只是匆匆一瞬,凭吊是渺小自我的微弱哀鸣。

曾看过两篇外国小说,《安东诺夫卡苹果》和《半张纸》,里面各有一句话分别是“一合上眼睛,整个大地就在你脚下浮动起来”“ 他眼前一切都模糊了,就像溺死的人透过海水看到的那样”。刚入眼,头脑里便产生了异样的眩晕。虽然文字丝毫无关岛屿,但深入骨髓的无力感,正是岛在我心中的投影。

有人说,天堂是岛,地狱也是。我觉得,也许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起初因偶然的地质运动,我们出现在世界上。然后我们陷入时间和事件的轮回。海是碧蓝的,天是浅青的,美丽,看久了也就不成为美丽。在苍茫的世界里,有路过的鲸鱼,喷着泡沫气雾,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有途经的渡轮,尖锐的汽笛响彻这片宁静海域,但它们终究都是要走的。生命的最后我们渐渐沉没在海底,带着无尽遗憾和不舍,回到最初来的地方。孑然一身不仅是岛的宿命,更是人类的宿命。

一个岛的可能性,也许就在于它与人的关联。它曾是一个人,它将成为一个人。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