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所以执着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0-30 15:44:43 / 分类

西南民族大学  田宇

  ——访学校20142015学年“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陈炼红老师

采访中的陈老师温文尔雅,恬静地谈论着她的经历,讲到动情处也只是微微一笑,好像曾经所有的付出都已经云淡风轻,她说,在西南民族大学工作的感悟就是:因为爱,所以执着。 

 

对教学——执着于精益求精

陈老师1990年毕业于我校畜牧业专业,成绩优异,毕业时很多单位期望与她签约,陈老师全部拒绝。“我是西南民族大学培养出来的,学校正处于建设时期,我不能辜负辛勤培育我的老师们。”所以陈老师选择了留校任教。留校任教的陈老师把心血都放在了三尺讲台。

刚任教时,教学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比较差,但是陈老师毫不后悔选择留校任教。由于学院工作调整,她临时接到“生物统计学”的授课任务,这是生物学专业一门难度比较大的课程。陈老师回忆说:“接了这门课我非常忐忑,当时所有的假期都在钻研相关课程,我就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学习。”凭借大学期间扎实的功底和钻研精神,任课的第一学期陈老师就收获了学生和教师的一致好评。向笔者讲到这里,开心的笑容挂在了陈老师的脸上。陈老师目前教授的“食品标准与法规”和“食品安全与质量控制”是不用教科书的。“等教科书印出来发到学生手里,相关法规早就更新了,学生的思想可不能落后。”为培养同学们与时俱进的意识,严谨的陈老师都会自己提前搜集整理最新的相关资料提供给同学。有两次由于时间紧张,陈老师等不及学生自行打印,自己在武侯校区打印了全班80多份资料,装箱后,扛着箱子从武侯校区搬到航空港校区,然后再搬到教室。难以想象,身高约160cm,体重看着只有90多斤的陈老师扛着一箱资料到教室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陈老师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执教25年,教科书基本上都能背下来。但是谈到备课,陈老师认真地说道:“课前备课是绝对不能动摇的传统,上课必须要备课。”每节课陈老师都会搜集大量未及时编进教科书的新知识传授给同学。“我的课件每学期都是新做的,不停地改,对待教学一定要认真,这是对每一位教师的基本要求。”陈老师还微笑着对笔者说道:“我的课是不能睡觉、玩手机的!甚至有时下班后我还会给学生打电话抽查学生在干什么,有没有认真完成作业!”

陈老师授课非常注意同学们的感受,每次上完一门课,都会及时收集同学对该课程的反馈意见。有一次上完“食品工艺学”实验课后,在收集的信息中陈老师发现很多同学流露出了沮丧的情绪:“原来食品加工就这么简单,菜市场的大妈都能会,我们还花四年学这个干什么?”陈老师了解到同学们的想法后,意识到必须让食品专业的同学在大脑里建立起现代化食品加工的理念。于是陈老师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大型正规食品企业的食品制作流程视频并在课堂上播放,将食品现代化加工现场生动地展示在同学面前,重新点燃了同学们学习的热情和信心。

 

对学生——执着于播洒关爱

“学生的爱是我不懈努力的动力之源。”陈老师笑着说道:“学生叫我陈妈妈,但我真的记不清什么时候管开始叫的,反正好久好久了。”谈到自己和学生的生活,陈老师随手从包包里掏出几十张小卡片说:“这都是教师节同学们送礼物时写给我的贴心话,看了很感动。”她还告诉笔者:“同学们很信任我,考研找我、失恋找我、和父母闹矛盾找我、出去工作了还会找我咨询意见。大到择业考研、小到感冒生病我都要管,大概陈妈妈就是这么来的!”十年前,一位已经毕业工作的同学渴望继续深造,却苦于家庭经济拮据。陈老师知道后当即支付了8000元学费帮助这名学生顺利完成学业。在陈老师的记忆里,当时工资不高,自己家里负担较重,但为了帮同学完成学业,陈老师还是欣然地把钱借给了这名同学。在陈老师的教学生涯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许多接受过陈老师帮助的同学,也时常以各种方式表达对陈老师的爱戴和感谢,令其深深感动。陈老师身体不好,腰椎间盘突出,经常撑着病痛给同学们上课。然后就发现以后上课都会收到同学们的小惊喜——暖宝宝、咽喉片……“小礼物都没有署名,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送的。”就在前几天,陈老师曾经的学生回来看望她,看着陈老师清瘦的面庞和身躯,学生们体恤地说:“妈妈你不要太辛苦了,妹妹(陈老师的孩子)我来带。”听到这一席话,陈老师非常感动。“这简单的一句话,让我深深感受到了浓浓的温暖,也让我感受到了平时付出所蕴含的价值。因此在今后的工作中,我要更加关爱我的学生,把这份深厚的师生情、师生谊传递下去。” 

 

对科研——执着于为牧民服好务

如果说对教学的执着追求、对学生的关爱是“小爱”的话,那陈老师积极发挥自己的知识、技能和才智,为民族地区更多的送去科学技术,则更多地体现了陈老师的“大爱”。 

在国家公益性青藏高原特色有机畜产品生产技术与产业模式项目和国家科技支撑传统乳肉制品加工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项目中,陈炼红老师是唯一的女同志,多年来,她克服了种种困难,为当地农牧业发展做出了贡献。 

科研的项目点设在海拔3500米的红原草原和4500米的白玉昌台草原,空气稀薄、缺氧、寒冷、交通不便、气候极端变化、强烈的高原反应、恶劣的工作环境对心脏不好、身体不好的陈老师都是巨大的考验。陈老师说:“出发前我的内心特别忐忑,担心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但是想到能为当地人民群众做点实事,我还是鼓起勇气去了。” 

到了高原上,陈老师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要一着急,甚至每次走路一提速,陈老师就会晕倒。每次醒来衬衣湿透就换一身衣服继续工作。到后来,干脆一边吸氧一边坚持工作到深夜。选址、建厂、安装调制设备、与厂家沟通、建设生产流水线、向牧民传授生产工艺,陈老师从头跟到尾,每天八点多出发,凌晨一两点回去休息。坚持了整整三个暑假,终于,一座新工厂在荒凉的草原拔地而起。 

初到草原时,当地群众并不了解他们的工作,加上语言不通导致双方沟通特别困难。但为了让牧民及时掌握新的生产技术,陈老师主动和牧民交朋友,反复耐心细致地讲解新技术,直到牧民完全掌握。在科研人员的帮助下,工厂的产品作为红原县政府接待点产品进行采购。陈老师及其团队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国家民委、科技部、四川省、阿坝州及当地政府牧民的认可。 

陈老师的真诚也深深感动了当地牧民。质朴的牧民都说“陈老师是个好人”。在工厂完工的饯行宴上,30多位牧民和政府干部突然起身,每人献给了陈老师一条洁白的哈达。 

说起学校授予她2014-2015学年“民族团结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她很谦虚一再表示自己只是一位普通教师,学生的认可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我做这些只是因为我爱我们的学生,爱我们西南民族大学,热爱党的民族教育事业。”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