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如果有声音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26 09:11:32 / 分类

      嘿,老头。
      你在天堂还好吗。在那里住了一年多了,应该习惯了吧。有没有你以前爱喝的酒和爱抽的烟,有没有人陪你打“娃儿”牌,有没有人陪你唱“东方红,太阳升,东边出了个毛泽东”。今天我20岁了,我有点想你。
      期末考完试在寝室忙课程设计不能回家和妈妈过生日有点遗憾,接着妈妈爸爸打来电话祝我生日快乐,我就想到了你。如果你在,你肯定会早早地打来电话问我怎么不回家,并且祝你的蛮蛮生日快乐,然后准备大大的生日红包。只是这些都只是我想想罢了。
      想到幼时你接送我上下学。从老街一路走到十字路口,听着吆喝穿过茶馆,闻着饭香路过饭店,从中心的十字路口转弯过桥,穿过主街道,人们熙熙攘攘,走到转盘口,一路上走得飞快的我不走了。嚷嚷着要吃小吃,就像一条赖皮小狗。可是爷爷你呀,没有办法,只得给我买了再牵着我的小手带我过马路。然后我蹦蹦跳跳地开心地吃着自己的小零食,走到其他住家的房角转弯处,拐过去就能看见三面都是河塘坐落在其中的“小别墅”,我又赖皮地不走了,因为担心回家被妈妈骂,爷爷你呀无可奈何只得等我消灭掉“作案痕迹”后再带我回家。长大了的我每每听见你谈起这样的事情都觉得自己傻里傻气却又无比有趣。
      我还记得小时候坐在饭桌上吃饭,你对我吃饭的姿势管得很严,要我端好碗,身子坐好,拿好筷,但是吃菜又格外将就。只夹喜欢的给我,不喜欢的吃不下的统统都给爷爷。似乎那已成为一种定律。你呢还喜欢在饭桌上跟我讨论你年轻的岁月在大公社挣工分的事情,谈起拿着毛主席语录学习毛主席的事情,唱着“东方红,太阳升,东边出了个毛泽东”,每一件事情都很小,每一件事情也都很大,零碎却珍贵。我仿佛能透过你的只言片语去看你曾经的那个世界,去感受我不能感受到的岁月的流逝。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睡在你的床上,复古的床与纱帐,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的我最后被你抱回我的床上。仿佛你的地方时间都流逝得更慢,岁月都更温柔,我呆在那腻着闹着不想走,而你就宠着护着我。那时候的邻居亲戚还有些重男轻女,时常对你进行语言上的“毒害”,可你从未说过女孩不好。在你的心里,我似乎就是最好的,你也容不得别人说我的半点不好。那个时候你就仿佛是为我遮风挡雨的大树,在爸爸不在我身边的日子,你为我带来了太多保护与疼爱,而后来我就渐渐长大了。
      渐渐地,我上初中了,再后来,我上高中了。女孩子越来越大,肯定不如小时候黏人,脾气还会见长。在家里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或者在外遇到不顺心的事情还可能朝你发脾气。言语未免犀利了一点,话语未免尖锐了一点,当初肯定有那么一瞬间刺伤了你,而那个时候的我还不在意。逐渐长大的我开始在外读书,住校的生活注定不能常常回家,家里少了一个孩子的闹腾肯定会有一些孤寂冷清。妈妈说你时常念叨我,说我啥时候回去呀,咋还不回去呢。最开始你不会用手机,我耐心地一遍一遍教你,告诉你按键与拨号,告诉你怎样存电话号码。于是你买了一个本子专门记电话号码,你叫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写在了第一页,写得很大,足够让你看得清。而后,你就时常和我打电话。打来电话的你话也不多,每次必问吃饭没。有时候很晚我都想笑着反问你:这个时间了,谁还没吃饭呀?然后又问我在干嘛,吃得好不好,钱够不够用,简单几句话聊完了你就挂了。有时候我都惊讶我还没说完话你就挂了。每次都很无奈,后面却也逐渐体会到你的想念。可能你只是想听听我的声音。在我曾经因事错过的你的电话,后来却忘记打回去,那些都成为了如今的遗憾。
      再后来,因为征地的原因租房住,你住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有点远。见面的次数也就愈来愈少。但是每次我回家去看你你都格外开心,叫你来我家吃饭也乐意到不行。对一个人的亲切和喜欢是会直接体现在言语上的。你慢慢变老,我逐渐长大,你告诉我最多的都是好好读书,好好上学,好好努力。高考失利的时候崩溃到不行,最后放弃复读选了一个一般的学校。但是你依然觉得我在你心中最棒,为我感到自豪。我向你诉说我失败的难过,你不忍心过分责怪我,只是告诉我还可以继续努力。我其实很依赖你,从小到大的人生都是有你的,从未离开过。最开始只是知道你生病了,我告诉你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身体很重要,以后会有更多更好的时光。我以为是你没照顾好你自己,责怪你,对你生气。到后来得知是癌症的时候,一时之间崩溃到不能言语。我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在剩下的时光里多陪陪你。每周末坐车回家的路上都想哭,想着从小到大你对我的种种,就像针扎在心上一样难受。回家看见你逐渐消瘦,吃不下饭,痛苦到呻吟。我躲在厕所哭,却不能让你看见。我让你好好养病,说我以后还要带你出去旅游,就还有两三年。你笑着跟我说,好呀,只是爷爷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最后你真的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得知你逝去的那一刻我刚下课休息时间,接到妈妈的电话后忍住了,我回到教室,坐在位置上头脑放空。回到寝室后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一个人躲着哭,似乎流泪是最直接的发泄方式。似乎眼泪都是我对你想说的话,对你的想念。妈妈说你走的时候都还在念叨我,我很难受最后的时间没在你身边,也很后悔自己没多抽时间陪你。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我最开始的时候几乎日日想你,到后来把思念藏起来,把眼泪收起来,把痛苦埋起来。但是这些并不是就消失了。它们藏在我的时间缝隙里,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就钻出来,让我委屈,让我难受,让我思念。在我受到表扬,获得荣誉的时刻我想起你,遗憾你没有看见我这样的时刻;在我受到委屈,被人误解的时刻我想起你,难受没有你在我身边守护我;在我松懈,不懂得上进的时刻我想起你,想起你的谆谆教诲再次奋发努力。一个人,一辈子是有启明灯的。我想,或许你是我的启明灯。你没有太多文化,没有太多学历,陪伴我的时间没有其他的多,但是你对我的影响足够深远。

  想念如果有声音,爷爷你肯定能听见。在夜晚的悄声啜泣,心碎的每一个时刻,开心的每一个瞬间,荣誉的每一个欢喜,在这些时间里面都映着我对你的想念。爷爷你在天堂还好吗?很多话语不再能表达的东西,我想你一定能听见。

TAG: [重理工] [亲情] [想念]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