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毁灭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6 14:01:24 / 分类

提起近段时间内最火的反转新闻,莫过于“女子狗嘴下救女童系谎言”事件。一个事故通过策划和发酵,从媒体中展现出来时已经面目全非。事实上,在媒体曝出的热点新闻中,使大众对社会稳定、政府治理产生质疑的报道早已屡见不鲜。那么,不同媒介的传播效果有何区别?它又是如何对社会形态和社会心理产生影响的呢?事实上,早在十九世纪,哈德罗·伊尼斯就已经在他的传播学巨著《帝国与传播》中探讨了这些问题。

如果列出新闻系的必读书目,那么这本书是有八成几率的高居榜首的。伊尼斯整理了在多伦多大学所做的六章讲稿,并补写了一篇绪论,集结成了《帝国与传播》一书。豆瓣对它的评价为:这是一本需要费时间去读的书,但读这本书又是节省时间的,因为它的每一句话都是一篇浓缩的专论,它的每一页书上都是一个小小的藏书室。

伊尼斯借由此书提出了提出了“媒体决定论”,从而开启了一个新的传播学派。他认为,帝国的体制和兴衰均与其文明程度密不可分,而媒介以其特有的传播特性,对文化的发展有着深切的影响。他研究的“传播”,是媒介的发轫、流布、变异、互动、特质与偏向。基于对媒介的重视,总结形成了媒介决定论的理论学说。

媒介环境学又称技术学派或媒介决定论,是传播学三大学派之一。《帝国与传播》译者何道宽认为,“媒体决定论”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切入角度有所不同。在三十余年潜心研究的基础上,伊尼斯在最后十年从经济领域跨越至传播学,站在别人未曾企及过的高度,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研究角度。

在“帝国”这个关键词中,伊尼斯将其分为两类,即政治帝国与宗教帝国。其中,政治性帝国倚仗空间的控制,儿宗教性帝国倚重时间的控制。另一方面,伊尼斯提出了传播偏向论。他认为传播和传播媒介都有偏向,媒介的分类同样以时空为标准,有利于空间延伸的媒介和有利于时间延续的媒介。通过时空这个节点,伊尼斯指出了媒介对国家体制和宗教的影响。由此,他对当政的政府提出了要求,希望政府如投资者注意道琼斯指数一样研究它们所治理的世界。

从石头到莎草纸,从手抄到印刷,从人工到机械,媒介保持着一贯的发展并对社会产生着持续的影响。《帝国与传播》讲的虽是古代和近代的媒介传播,却同样对当下高速发展的现代媒介起着明晰的导向作用。随着现代科技的高速发展,媒介的形态也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当今社会,人们可以很容易地接触快捷高速的媒介,通过媒介接收和传递信息。正因如此,政府的控制力和公信力受到了急遽的冲击。从通过网站放出的《穹顶之下》视频引发的大众讨论,到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阅兵导播失误后四起的谴责声,再到以青岛大虾为例的一系列由微博放出的热点事件,政府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异议与评判。

在另一本著作《传播与偏向》中,伊尼斯提出了传播偏向论,这两本书形成最佳的互补参照,解构了人类传播数千年的历史。与伊尼斯并称多伦多双星、自谦为伊尼斯后继者的麦克卢汉提出了媒介的冷性与热性理论,从媒介环境论来讲,现代媒介在本质上已经将文字抽象成了电波,从而产生了一种更加不稳定的传播手段。生存还是毁灭,媒介对社会与国家统治的影响已经上升到了如此高度的节点。如何化解并利用媒介的力量去完善体制、改革进取,是政府必须考虑的重要议题。

 

参考书目:《帝国与传播》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