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节目汪洋中的阴阳鱼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6 14:09:38 / 分类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鱼,即太极图的中间部分,将相互对立的阴阳二鱼融为一体。而奇葩说正如一条媒介汪洋中的阴阳鱼,凭借融合精神,自2014年11月底上线以来,总点击量已经破亿,微博话题阅读量也轻松破10亿大关。那么,奇葩说融合了什么呢?

娱乐与严肃。一档节目过分追求娱乐效果,却不考虑节目自身价值,只能是昙花一现。只有将娱乐与严肃融合,才能是不老青松。奇葩说作为一档网络节目,相比电视节目,面临较少的政策监管,因此在内容创意上呈现出更大的尺度,辩论规则更为宽松,因而所讨论的话题也更为“接地气”。这也就为那些奇葩选手提供了展示空间。如“读书少”的肖骁在奇葩说的成功,正是得益于奇葩说辩题选择的“接地气”。很难想像“骚浪贱妖男”肖骁去打类似“该不该实行网络实名制”这样的辩题。很有意思的是,对于中规中矩的专业辩手,他们在奇葩说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比如《超级演说家》第二季冠军刘媛媛,其语言技巧毋庸置疑,但作为奇葩之中最正常的选手,她给人的感觉就是“没趣味,不好玩”,不符合这个节目娱乐性的特点。

而在辩论的内容上,正如马东所说,奇葩说追求的不是“出格”,而是“破格”。奇葩说具有十足的娱乐性,但它真正希望传达的是在探索新时代年轻人内心世界和价值观人生观的基础上,让年轻人对自身生活有更加精准的见解和把握,在他人的辩论中找到自己的维度,也学会更加多元地去看问题。正是基于娱乐与严肃的融合,使奇葩说尽管规则“随便”,但却总在关键时刻能做到“大节不辱”。如“要牺牲一个人来救一百个人吗”的辩题,蔡康永首次倒戈,原因是要坚持不作为的底线。这也就从根本上与那些为了追求关注度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低俗网络节目划清了界限,也自始至终引领着整个节目的价值取舍。

激烈与温情。导师与嘉宾阵容互补。第一季“马晓康”的组合中,高晓松的逻辑性强,火力十足的风格与蔡康永娓娓道来,温润如玉的风格对比强烈。第二季“KJM”的组合中,金星的心直口快,简洁明了的特征更是与蔡康永的风格截然不同,却又相得益彰。各路不同风格男神女神的加盟更产生了激烈与温情的碰撞,形成了完美的统一。

赛制安排上,奇葩说最终会产生一位“奇葩之王”,获得百万年薪工作机会,因而它借鉴了选秀的推进机制,但这样剑拔弩张的赛制也处处流露温情。在观点陈述环节,每一位选手的发言更像是浓缩版的个人脱口秀,风格极强;而进入到自由辩论环节,奇葩选手更是各显神通,哪怕是用唱的,只要能自圆其说,驳倒对方就是胜利,每个人都获得了展示的空间。这种温情更体现在当出现一些涉及情感的议题时,节目的竞赛属性总是被削弱,输赢胜负对于选手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凸显内心的真实信仰和人与人之间日益缺失的温情,如“该不该向父母出柜”辩题中选手最后的辩论已经是真情流露,蔡康永,金星甚至热泪盈眶,这一切都让我们感受到这个节目的温度。

电视与网络。奇葩说完美实现了”电视人”与网络平台的融合。奇葩说的四位导师可谓重量级电视文化名人。如马东是曾经央视的著名主持人制片人,高晓松曾在众多真人秀节目中担任评委嘉宾,蔡康永和小S主持的《康熙来了》在内地有着极高的收视人群,金星在多档电视节目中担任评委并拥有自己的脱口秀节目。

《奇葩说》的制作团队曾制作过中央电视台的《喜乐街》《谢天谢地你来啦》等综艺节目,节目制作水准堪比国内电视台的一流综艺节目。在后期剪辑中,《奇葩说》的制作团队会融合最新的动漫、网游及流行歌曲、语句等元素,将节目中的某个片段或某位辩手的“金句妙言”剪辑成极具视觉表现力的画面来凸显节目效果,实现了电视班底,网络平台的有机融合。

网络媒体的一大优势是互动性。奇葩说充分利用网络平台优势,推出了官弹让导师直接与观众进行互动。奇葩说利用百度用户大数据完成了针对用户的勘测和定位。并通过知乎、新浪等数据后台,在多个领域选取网友关注最多的问题,之后发动网友参与投票来确定讨论的话题,真正做到了受众本位。

阴阳鱼融合阴阳,涵盖万物,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鲜明符号流传至今。奇葩说通过娱乐与严肃,激烈与温情,电视与网络的融合,成为了2014年最为火爆的互联网自制综艺,轻松拿下美特斯邦威5000万冠名费。奇葩说第三季开播在即,相信这一季奇葩说将继续“融合精神”,更加巧妙的把握娱乐与严肃,激烈与温情的平衡,进一步融合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有利元素,带来更加高品质的视觉盛宴,精神食粮。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