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条与枫叶 袁咪咪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3 11:42:43 / 分类

油条与枫叶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袁咪咪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者,只是属于古代文人骚客的附庸风雅,对于他们,是一点都没唯有什么实用的。但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纯真与质朴来谱写只属于他们的浪漫。

那一年,她病了,他把家里唯一值钱的老黄牛卖了,带着她拉着板车走了二十多里山地来到县城看病,一路上火红的枫叶很美,但他俩谁都没有欣赏的心情。

他将红色的破了洞的塑料袋放在郎中的桌子上,那里面是他卖掉老黄牛换来的不多的钱。人家说,牛老了,不值钱了。他知道钱不够,所以即使他并不善言辞,但还是从嘴里抠出了这辈子他能说的所有的好话。郎中终于给她打了针,再塞给她几副黄竹纸包着的中药。

他拉着板车往回走,她依旧坐在板车上还是去的时候那条路。一阵风吹来,让人感到凉爽又惬意,秋天的山村真的又美又舒服,风中摇曳的叶子比他家炉灶的火还红。他拉着板车一步一步地往前挪,他们一步一步的往回赶。好香好香的气味飘过来,飘过来,真的好香。在这条悠长的山路上偶尔会有几个卖吃的的小贩。他狠狠地咽了咽唾沫,迟疑了几秒,还是止了步回头:“你想吃油条不?”

板车上的她本来也在偷偷咽唾沫,忽的听到他的话,愣了愣,摇头:“不吃,赶路吧”。她拿起装着红薯的布袋子说:“我们带着红薯,饿了吃它就行。”她知道,他的兜子里连个钱角子都没有了,他要拿什么来换。他呆呆的看着他,她也这样跟他对视着。过了几秒钟,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红红的枫叶将她并不光滑的脸也染出了一片绯红。

他移开目光,将板车拉到旁边,大步的朝着油条摊走去,他看到她在七手八脚的对摊主比划着。过了一会儿,他拿了一根油条回来。

“来,给你,快拿着吃吧,可香了。”他乐呵呵的笑着说。“我不吃,我不会吃乞讨来的东西,我们又不是乞丐。”她倔强的将身子拧到了另一边。“这不是乞讨来的,这是我拿烟丝换的。”

她诧异,“拿烟丝换的?那你抽烟怎么办?”他抽烟二十多年了,人家都说“人是铁,饭是钢”,可他却说“人是铁,烟是钢”。无论是干活累了,抑或老寒腿疼了,还是庄稼收成又不好了,他总爱抽上一点烟。烟草是自家种的,晒干了切成丝装在口袋里随时拿着抽。

他笑:“一两天不吃死不了的,实在不行拿路边的树叶嚼嚼也是能救救急的,连枫叶都行。”他将油条递给她:“快趁热吃吧,软软香香的。”

她掰下一半:“呐,给你,我们分着吃。”他摇了摇头:“不,我不爱吃油腻的东西,你吃吧。”她咬了一口眼里就雾蒙蒙的了,想擦却也没擦。“怎么样,香不香,甜不甜?”他却还在高兴着。

“苦,很苦。”“苦,怎么会呢?”“不信,你尝尝。”他咬了一口,“不苦啊,挺甜的。”“你再尝尝。”他又嚼了一下。咦,奇了怪了,怎么会苦呢,明明挺好吃的啊。

看他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突然,她扑哧一声笑出来了。他,顷刻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路边的枫叶在夕阳下看起来越发红艳了。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