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戴勤洋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23 12:01:50 / 分类

骑着单车穿行于石大,海滨的风和旖旎的阳光都氤氲着南方不曾有过的味道。不知不觉, 我来到石大已然约一年之久了。最初的惊慕已消散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却是那一抹适应与从容,像从指缝间泻下的一捧清水,在心头缓缓地铺开一层一层的涟漪。

躺在南教旁的茵茵绿坪上,任金黄的光晕慵懒的滑过我的脸颊,突然想起与石大邂逅那日的阳光也如今日一般灿烂。恍惚之间,我竟有一种站在时空隧道中回望过去的错觉。

那时的我还没完全褪去高考带来的疲惫与呆滞,稚气未脱地留着嘴唇上软软的茸毛; 而今,在石大的二百多个黎明与黑夜渐渐使我变得成熟与自立,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缓缓走出那个少年时代的象牙塔,慢慢融入大学这个自由与自我约束的维度,一步一步走向社会的十字街头。

突然想起一年前的那个午后,辅导员第一次与我们相见。站在陌生的人群中,我不停地东张西望,期待着这个曾在高中无数次憧憬大学生活时被提及的人物,有种莫名的紧张。终于,我踮起脚尖发现了我的辅导员,竟不似想象中的中学班主任模样,却显得年轻而干练。我静静地倾听着他絮说的每一个注意事项、每一项近期安排,最后竟发现自己毫无头绪。

我感到慌乱与惊恐,习惯了中学班主任的重复与啰唆,现在一下子要自己去面对那些错综复杂的信息,要自己去管理自己的衣食住行,一种从脊髓袭来的孤独与害怕触及全身每一个毛孔。现实让我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的独立能力了,远离家乡,再也没有父母的溺爱与过度呵护,像是在温室大棚中待惯了的植株突然被移植到大自然中,虽然风光绮丽,却也不得不独自面对似火骄阳与凛冽寒风。我感到自己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与挑战,我必须得自立了!

第一次在冰凉刺骨的清水中将自己堆积如山的衣物涤荡清洗,第一次发现全身乏力时再也没有母亲温暖的怀抱和轻声的叮咛,第一次发现大学的课业竟也可以使我撸起袖腕、挑灯夜战,第一次发现变换不停的自习室和巍的图书馆竟常常人满为患,第一次发现穿梭在石大的人流都脚步匆匆,第一次发现那个一觉睡到自然醒的传说只会存在于幻想的泡沫里……

咬牙坚持的军训、百家争鸣的社团纳新、紧张准备的期末检测、丰富多彩的班级活动、 五花八门的比赛角逐、种类繁多的讲座论坛……时光的轮轴在飞速旋转,风中飘零的落叶悄无声息的卷走了大学生活两百余个日日夜夜,带来朔方冬季的点点诗意;风中抽芽的新绿毫无征兆的染亮了海滨石大的盎然春意,送来北国初夏的丝丝凉意。

再回首,我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深人静时望着深邃夜空的少年,听着舍友均匀鼾声,辗转反侧,难以入寐。他展开双臂,紧紧地抱住自己,任两行清泪静静地滑过双颊浸润被单,任思绪肆无忌惮的飞扬,任父母熟悉的脸庞在眼前飞快掠过,任家乡的璀璨星空与眼前的光晕密密匝匝的重叠。

而如今,那个少年正每天迎着清晨的爽朗海风大声朗读着他的梦想,正伴着皎洁月光在南教奋笔疾书, 正积极现身于社团和班级活动的现场,正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挥斥方遒、指点江山。他在用自己的努力告诉电话那头的牵挂:“我能够将自己照顾得很好。”

望着一年前的我,恍若隔世。原来,我的大学还可以这样过;原来,我真的能够实现质的蜕变,变得如此自立从容、波澜不惊;原来,我真的可以在短短的一年里适应大学并深深地爱上它。

像梭罗行走在瓦尔登湖畔的惬意,原来,我一直在路上,通向曾经以为不可企及的辉煌。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