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看,边学边思。

清泉不朽,尽在暗流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5-01 12:11:58 / 分类

    心无旁骛,须如苦行僧般在佛像前日夜守着那盏青灯长明;求知问学,更是清泉填补每一处空缺,平静如斯,却暗流涌流。

                                                                           ——题记

                      

    (一) 胸怀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我引用苏轼所言:“胸怀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一是因为苏子洞见流传于世几千年必定有它的道理,细水长流的箴言总好过昙花一现的气运;二则因为它体现的是一种关于学习的认识,于谁而言都不可或缺。
    我们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总要想想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去实践,求学历程中也总需要那么一个不可或缺的理由。中国文化虽博大精深,却离不开汉字,脱口成章就变成了语言。
    那么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且让我从生活的语言中为您一一道来。
    李白曾说:“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当我们抬头望月,是“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更有意境还是“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当你偶然独自一人,是愿意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还是“在那一片苍茫中一个人的生活,看见远方天国那璀璨的烟火”?你愿意在学生时代学习的是“落霞与孤舞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还是“你爱刷微博,我爱斗地主。你有你的朋友圈,我有重金属”。
    我想,苏子之所以能代表宋代文学最高成就,正是因为学习后形成的自然而然的文墨气质,洋洋洒洒三千字,字字珠玑;反观仲永之所以“伤”,是因为他们对学习的认识是功利的,终究脱洗不掉市井气息而泯然众人矣。如果你一定要问学习有什么作用,那么我只能说:我们学古文不是为了说话;我们学数学也不是为了买菜;我们学习是可以像百岁老人杨绛先生,走到了人生边上也依旧有况味可寻。
    文化没有优劣之分,但对学习作用的认识不同就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了区别。我纵然欣赏“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波澜壮阔,但更加坚信学习即使难以评测高低,却能使人拥有别样的气质,在耿耿星河里细水长流。

    (二)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心无旁骛的境界虽高,但还有路可寻,曲径通幽之后才现柳暗花明;求知问学的大海广阔,终究有舟可渡,穿洋越海之后方是学习真途。
    明明是在生机盎然的春天,但若稍稍提及学习的方法,便不得不叫我忆起“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凛冬之句。恍然间,能见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的宋濂。“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是学习不松一刻的“勤”;“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是深感“学海无涯”;“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是求学路上的“苦”。
       学习并无其他捷径可走,纵使天赋异凛,也免不了勤学苦练;同样地,并非生而为才,却依旧有可练之处。是否记得《红楼梦》里那一记香菱学诗?自幼命运乖蹇,致为侧室,虽曾读书,却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但终究每日抽闲看一两首诗,深夜点灯夜读,不也写得“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我举以上两例,一个是明代“宋文宪”,在历史长河里不曾被淹没过,他是文人,严于苦学终有成就;另一个无非是小说中薛氏侧室,再普通不过,历经一番苦学却令林湘之辈侧目。人分三六九等,岂可一律等耶?在勤学的路上偶然遇见,或是浅然一笑,瞬间连苦也顷刻化解。
    “书山”自然有数不清的泥土堆积,“学海”也是上万条河流的汇聚。可是别忘了,再高的山,人也可以坚持到顶;再广阔的海,也可以造舟而渡。恰似朱熹所说“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要滋润学识的半亩方塘,还必须要有源源不断的活水娟娟长流。

    (三)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流沙河·理想之歌》里说:“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什么是火,又为什么要点灯呢?
    在我看来,人类从石器时代发展到现在,除去肢体的变化,便是脑力的见长,即知识的增加,这一整个过程都称作学习。只是人类究竟发展到什么时候才停止,谁也给不出回答,因为学无止境,就像灯一旦有了火便可以长明。
    我们需要火,就是为了点燃理想的灯,于学习而言,更是如此。
    俗语说:活到老,学到老。其实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应该有一个学习的目标,或是为此潜心求知,或是虔诚相问,都可以在学习的历程上循序渐进。
    王国维就曾将治学分为三大境界。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就好比计划看一本书,可是书的内涵并未了解通透,只求清楚故事情节。这样的情况好比《师说》里“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否焉,小学而大遗”。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方才有了些念书的意味,孜孜以求,至人瘦带宽也不悔。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只知若非语言系,倒是少见读书者深究其味,要真正达到第二境界为之痴迷为之狂者则更加少。再说第三境界,横贯古今,曾有《古文观止》是经清代吴楚才、吴调侯反复考究后美者毕集、缺者无不备的合录;今也不缺余秋雨开创“大散文”模式从宏观历史中抓取碎片一番考究。
    幻想拥有一间“饮冰室”,似梁启超写下《少年中国说》的豪迈。只不过说来说去,那都是别人的作品,历经了三重境界。未来总需要续写,学习也没有止境,我们到了哪一重,只有自己知道。
    我们心无旁骛,是因为当下正处浮躁;求知问学,是源自对未来的未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银装素裹也压不住理想的火焰。在求学的历程中,怀着对自己的期望,畅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了解“心无旁骛,求知问学”后,我想到的无非是“对学习作用的认识”、“学习的方法”和“实现学习的理想”等。但即使只是三个方面,却让自己对学习有了一个更彻底的认识。如果说社会是一个大熔炉的话,我则认为学习的环境更是一壶清泉,蕴含了越来越多鲜活的力量,平静如斯,却暗自涌流。

                                                          ——尾记


    作者:王婷  

    学校:湖南商学院 

    班级:金融学1605(CFA)班

    指导教师:张高阳

TAG: [大学这几年]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