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应该对学生“狠”一点!——给同学们的第43封信

上一篇 / 下一篇 11-11-15 14:16:21 / 分类

亲爱的同学们:

这个题目是和窦老师讨论出来的,她说也要在给学生的“闲言碎语”中写这个话题,上封信刚刚肯定表扬了大家的成长,但和这封信一点不冲突,要肯定成绩,也要总结不足,总之一句话,教育工作就应该萝卜加大棒o(∩_∩)o

周三晚上碰到负责“商道”大赛的老师,他说和大家交流这几天来发现了同学们的一个特点——依赖性比较大,我非常赞同,当然不仅仅是我们同学存在这个问题,很多你们的同龄人都存在,可能是“一家只生一个好”所带来的问题吧。之所以赞同这点还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有些头疼和担心。

我有很长很长时间没有批评过同学们了,更没有发过火,周三却狠狠地不留情面的批评了两个班长,周四又狠狠地不留情面的批评了两个老学生干部,当然批评他们仅仅是“对事不对人”,批评他们不代表他们不优秀,其实批评完他们我自己更伤心更难过,作为老师更应该为自己学生犯的错误反省,毕竟“教不严,师之惰”。其实两件事情有些雷同,均是我们同学在做事情时考虑不周到不全面,让其他老师困惑(前者)甚至生气(后者),对于他们我已经教育过了,在此就不再赘述,说太多对他们又是一次伤害。

以前我和付书记交流过同学们依赖性强的问题,他说我上学时2001级好多同学都不是独生子女,大家处理问题还都比较独立,当然也有依赖性比较强的,好多事情都想有人替他完成,但感觉现在我们同学好多问题都需要老师来帮忙完成。记得校长助理张老师在今年就业工作启动会上说过:“辅导员不是保姆,必须从琐碎的事务中脱身出来才能从更高层次上做好思想政治辅导工作。”但现在我们好多辅导员都感到无法脱身,学校相关部门的一些任务指派比以前要多自不必多说,更多的是感觉现在同学们好多事情过于依赖辅导员来帮忙完成,这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记得大家刚入学的时候我和大家讲过:“有问题一定要找辅导员。”那个时候是为了帮助同学们更好更快的适应大学的新鲜生活。但现在随着大家年级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思维的成熟,大家在处理很多问题解决很多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脑海里面应该闪现的是这样一个念头:“这个问题我自己能不能独立解决?”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我想以我们现在的水平和能力,大学里面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的比较完美。即使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也可以想想如何组织自己所拥有的各种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毕竟我们是学管理的,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是对我们所学知识的一种实践应用,而辅导员仅仅是你所拥有资源里面的一项而已。

记得去年的主题班会上和大家说过:“很多事情别人通知你了,要说谢谢,没有通知你,不要责怪,因为那些事你其实应该自己弄清楚。”今年的主题班会上我和大家讲:“考研、考公务员、找工作等相关信息上网一搜索,就什么都有了,比我讲的要全面,只要我们学会甄别筛选就好。”说这些都是想培养大家独立思考和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培养大家一种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帮你把一件事情完成到完美更来劲。

会计班的一位老师上课时问大家马可斯·韦伯和亨利·法约尔的著名理论分别是什么,九十多名同学没有一个人回答上来,我们作为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生未免显得有些丢人,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很多老师就直接告诉大家答案了,但这位老师说:“这是大家应该知道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但我更希望大家自己去弄清楚,下节课我会提问。”当时我坐在下面听课也有些羞愧,因为我办公室外面的楼道里就张贴着这两位“组织理论之父”(前者)和“经营管理之父”(后者)的简介,我们好多同学经常来办公室却没有人留意并记住。我在课后向这位老师表示了感谢,因为他的做法对我们同学不仅是一种知识教育,也是一种能力教育。

前段时间开主题班会我把2004级推免研究生的成绩计算方法给大家讲解过,会后还把计算方法张贴在宿舍宣传栏里,但就在这之后又有好几位同学问我计算方法应该是怎样的,当时我完全可以再给他们讲讲,但我只回复他们一句话——请你到宣传栏里看。之所以这样对待大家因为我觉得在讲解之后大家完全有能力再把这件事情自己弄清楚,因为开班会时大家都说弄明白了。

我批评同学们,让同学们自己解决问题不施以援手,会计班的老师“不传授”知识给大家,看似我们这些老师都很无情,其实是此时无情胜有情,因为现在不帮大家把拐杖扔掉,到了社会上大家就只有在碰了很多钉子之后才能明白独立解决问题能力的重要性。

所以,老师应该对学生“狠”一点,当你被“狠”了一下的时候,请原谅我们!

 

 

老    石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