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遇见,是多美好的事 ——忆大山里的夏日时光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7-22 11:36:12 / 分类

我们曾遇见,是多美好的事

——忆大山里的夏日时光


楚蕃源

 

七月热风起,故事终开篇

 

“老师好”,“你好啊”,踏入小学校门第一步,便望见清晨早早赶来的学生在帮忙打扫校园,今天是子语支教队暑期夏令营于登封山区支教的开营日,原本属于我们自己的打扫任务,被这些积极的孩子们抢走,那份质朴的热情,扑面而来。

 

我满脸笑意,从校门往教学楼走着,脑海里记忆的萤火虫被点亮,念起七月之前为此所做的种种准备,那是整整半年的时光:从与几位朋友一道共同创立子语支教队开始,我们招新成为一个有17位队员的大家庭,经历过募捐时被路人当做骗子的误解,感受过通宵写策划书的疲倦与满足,体验过一次一次试讲修改课程的乐此不疲,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啊,毕竟,义卖时,连几岁的孩子都拉着父母来支持我们,问着:“大哥哥,你们是要去那里给像我一样大的孩子上课么?”,孩子的心,才最是干净与鼓舞人心;毕竟,一次次参与到公益组织的培训,我们结识了越来越多的在这条道路上共同努力着的朋友;毕竟,这声“老师好”,对于一切辛苦,已是足够……

 


 


时间转回这年夏天,阳光倾洒,山风阵阵,我站在国旗下,做着激动人心的开营讲话,夏季总是让人蠢蠢欲动的季节,台下的孩子们对于开始的迫不及待已是溢于言表,伴着那句“子语暑期夏令营,今天,正式开营”,子语的故事开篇。

 

【相聚欢声语,琅琅萦山涧】

 

一月时光,我们各展其才,每天上午七点半,三个班级的晨读声总是能回荡在大山间;明月姐姐会在课余为孩子们在石头上画画,好像石头也能开出花一样,她坐在办公室窗边的位置,于是每节课间,孩子们都会围在窗边,带着憧憬的眼神,看她就坐在那里画啊画啊;教导主任耗子日复一日总是能准时吹起上课下课的哨声;一二年级的班主任羊羊羊总是要守在班里,小孩子太调皮,常常令他哭笑不得,某天看到他累得趴在班门口的凳子上睡着了,惹来一阵心疼;郎麻麻、易大姐和伍陆柒每天都在排练舞蹈,放学后还特意同那些想要学更多的孩子们排练新的舞蹈;而我啊,我就是孩子们嘴里说的最严厉的番茄队长,最开心的事,是把几个开学时很调皮捣蛋的孩子,用了训斥谈心感化各种办法,让他们一点点懂事起来,临走之刻,他们拿来了自己心爱的厚厚一叠的贴画送给我,想起我在这个年纪时,贴画对于我,真的就像宝物一样,不禁热泪盈眶,这里的孩子就是很简单的,你对他们好,他们也会加倍对你好;每个教室都设置了一个信箱,方便同学们每天写给我们想说的话,每晚例会最让我们期待的就是每个人怀着神圣的心情,打开信箱,看看今天收到了多少封信,每封信又都写了什么,读到许多白天所感知不到的细腻内心……

 

 

7月17日,家访,每个队员手里提着礼品,火辣太阳下,跟着孩子们,走着他们每天上学必经的盘区山路,孩子们活蹦乱跳着,而我们这些队员每个人却都是汗流浃背,那时那刻,心里想着这么远的路,他们是怎么每天都做到早早就到校的,便问了一句,他们答:“每天我们天没亮就起床啦”,想起自己小时候总是喜欢赖床,面对他们,自当不如。家访完回学校的路上,孩子们跟我们一路走着,一路讲着路边遇见的我们叫不出名字的各种花草果蔬,在城市活着的我们,只认得果子成熟的模样,到今天,才知道了许多果蔬植物原本的模样,那时就觉得,他们于我们,也是另一种老师啊。

 

学校附近有条小溪,一直想去却不知路径,一天放学后,三年级的小灰灰到办公室问我们要不要一起捉螃蟹,对于我们这些很少会有和大自然亲近的孩子来说,自然是不能错过欣然而往的,哼着小曲儿一路下坡,绕过几座古老的旧宅,拨开草丛,一条蜿蜒的小溪边,正有一位奶奶依旧像过去一样在用溪水洗衣服,我们和小灰灰一起翻石头、打水漂、捉小野鱼,很遗憾的是,也许是去的时间还不够晚,并没有翻到螃蟹的踪迹。第二天清晨,刚走到校门口,小灰灰便开心地冲过来,给我看他手里的瓶子,我定睛一看,是两只不小的螃蟹,顿时惊喜,问他是怎么捉到的,他说:“昨晚你们走后,我觉得没带你们捉到有点失落,半夜我自己跑去捉的,喏,送给你,你要好好养它”,那瞬间被他那份单纯的在乎给感动到,不染世事的孩子总是那么可爱和善良,真希望他们能一直被温柔以待下去。

 

 

【回望不舍意,离别易天黑】

 

相聚的时间总是流逝很快,临别前的最后一晚,不知是情绪翻涌,还是天气真的是太燥热,我们都久久不能成眠,翻来覆去,最后干脆把睡袋拿到走廊铺开,瘫睡于上,也顾不上什么虫子了,在这里生活了近一月,大大小小的蛇虫也都见过了一遍,我再不是曾经那个见了虫子就怕的自己了。山风在夜里吹得很烈,仿佛是为了我们的离开,奏着最后的一曲交响乐,那一夜,醒了许多次。

 

清晨醒来,像往常一样,洗漱、穿上队服,便从宿舍往小学走,宿舍出门就可以看见起伏的山,一座座山,虽不算高气势却不小,连绵的群山,像一群见证者,见证我们此次支教之行。走到厨房和大伙儿一起做早餐,厨房就在进校门左手边,我们正吃着早餐,早到的一个小女孩雅涵,依着校门闪着澄澈目光望向我们问道:“你们,明年还会再来么?”,话语里带了丝哽咽,我听到的一瞬间,看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瞬间自己眼眶湿透,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我们也不知道答案,于是只得尽量微微笑着转开话题。文艺汇演后,我走出大厅,每位队员都和自己喜欢的孩子们抱成一团,对于投入感情的人来说,告别从来不能好好的,我也一样,和孩子们挤在一起,看着伍陆柒带着自己的学生在一边跳着最后一遍舞蹈,我笑了也哭了,那天,我们都把自己所有能送给他们的东西,全都送了出去,只愿让他们能更开心一点。

 

 

离别总是最易天黑,归家的火车上,我静静坐着,望着窗外远逝的风景,思绪翻涌,很多人质疑短期支教,而当自己真的亲历一场后,我看到的并不是那些没有经历过的人口口声声站在道德制高点所谓的给孩子的伤害,而是在这场用心去做之后,我们于他们,是一种温暖的存在,不是每个人都会陪伴另一个人很久很久的,唯一要做的,是在彼此相伴时,给过他们很美好的回忆,就是足够了,短短一月,我们无法带给他们怎样的人生巨变,但至少,我们于他们每个人,有过那么些瞬间,或许让他们养成了一个好的习惯,或许让他们树立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梦想,或许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情,又或者让他们在面对一些事情时更有勇气更诚实……可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改变,于他们一生,也是一个不错的小转折。我们就像那盏小小烛灯,不烫不凉,温温的,刚刚好。

 

而同时,他们于我们,不止我们会带给他们知识,他们也教会了我们很多象牙塔里所学不到的东西,他们教会了我们如何更容易捉到螃蟹、教会了我们辨识各种植物、教会了我们许多平时所学不到的生活小技巧、给我们看到了一个更纯净的世界……等等许多,是这辈子在其他地方很难学到的,所以我们互相感动,走过这段明媚的日子。

 

 

【阳光背后阴,何日俱欢颜】

 

阳光的背面,总还是有一些需要照亮的阴影,支教期间,我们对当地留守儿童做了一次较为全面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由于位置偏远,当地的青壮年大多在外务工,留在家里的只有老人和孩子,使得当地有近90%的孩子均为留守儿童。

 

通过近一月的跟踪调查,在这些留守儿童身上,有着如学习态度散漫、亲情缺失严重、心理发展异常、孩子志向模糊、越轨现象严重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后经查阅资料我们发现,全国农村现有留守儿童约6102.55万,占农村儿童总数的37.7%,占全国儿童21.88%,也就是说,从全国范围来看,每22个儿童中就有一名处于没有父母监护的状态。加上几乎同样庞大人口数量的农村空巢老人,传统家庭社会在农村的解体可谓怵目惊心。

 

如此棘手的问题,又是如何一天天造成?在与当地居民、老师以及部分孩子的沟通聊天里,我们发现,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监护人自身监护意识的欠缺,由于其自身素质较低,一味只管孩子的吃饱穿暖,很少从心灵上给予关爱,使孩子产生了不同程度上不容忽视的心理扭曲;再者是在全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情况下,乡村经济社会发展滞后,因此,偏远山区的居民不得不想办法改善家庭经济生活条件,让自己孩子摆脱这种祖祖辈辈都无法摆脱的困境,当最基本的生活问题都无法解决时,他们只能选择进城务工赚钱来养家糊口,从而使儿童在不完整的家庭中成长,在流动--留守--流动的变动中长大;当然,复杂的社会因素难辞其咎,由于家庭生活的不完整,留守儿童过早过多涉足社会的各个方面,但由于其天真幼小,无法正确处理来自社会各方面的纷繁复杂的社会信息与状况,分不清是非曲折。因此,网络游戏、黑社会势力等等,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形成了深刻的影响,使他们在自己心理发展上存在大量的不健康的甚至是错误的东西。


 

当下,乡村留守儿童的问题不单是外出务工人员的家庭问题或者是留守儿童自身的问题,更是一个全社会都不容忽视的综合性问题,因此,整个社会以及各级政府都应参与其中,妥善加以解决。

 

在西方等很多发达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同样带来了人口流动。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向城市,但是这种流动是以家庭为单位,体现在家庭向城市的整体迁移。但是在中国因为城乡分割制度和户口制度等因素,这种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的人口流动只是劳动力的流动,而不是家庭的流动,家庭这个整体在工业化的进程中被无情地解体了。因此解决留守儿童问题,首当其冲应是制度问题,由于中国国情的特殊性,一段时间内很难解决大量的户口问题,过多的接纳也会造成城市的超负荷运转,于是在我看来,推进农村现代化建设,推广各种现代化种植模式,平衡城乡收入差距,不需人人进城务工,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一些留守儿童的问题。同时,以更多的优惠政策,鼓励更多的高素质人才到农村进行教育工作,提升乡镇整体的素质水平,才能加强监护人的监护意识,因为亲情与家庭,才是留守儿童问题的核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

 

虽然在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中,政府与社会是协助者,但依旧必不可少,在我看来,政府应健全留守儿童工作机制,加大对留守儿童生活上的关怀,同时完善相关法律,从法律角度增强监护人对儿童的责任意识,也保证务工人员子弟在工作地能有同等的受教育权。而对于社会,应有更多的乡村留守儿童服务机构成立,利用社会优质资源(如优秀退休教师等),切实为乡村留守儿童提供高质量的健康成长服务,同时整个社会应有一个更加包容的氛围,减少对留守儿童的歧视,增加对他们的关爱,让他们生长在一个更温暖的大家庭里。

 

而我们所做的,只是其中很微小的一步,但我想,只要是有那么一点光亮的事情,便应该一直持续下去,这也是学校一直以来鼓励支教活动的意义所在吧。我们不能做一件事便想着有很大很大的影响,有时候,事情小,也要去做,当所有的微小累积起来,总能让整个世界温暖明亮起来。

 

写下这篇时,已是第二年的又一夏,念起那里,当时要上六年级的孩子,现在应该就要毕业,过了暑假就要去镇里上初中,那些小一些的孩子,现在应是都长高变壮更漂亮了吧,我们在同一片蓝天下,过着属于各自的人生,但无论身处何地,至少我们曾在彼此的世界里,发过光亮,往后许多年,也坚信我们会各自有各自的精彩人生。

 

时针滴答滴答滴答拨动,树叶沙啦沙啦陪着微风,我们曾遇见,是多美好的事。

 

2017.6.14.

于成都

注:图片均为支教期间所摄。

TAG: [大学这几年]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