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守望一座城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1-13 22:19:36 / 分类

谁来守望一座城

江佩如 西南大学

http://qcjy.swu.edu.cn/html/187-24/24958.htm

    偶然间读到一首诗,叫《从前慢》——“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一时惊艳。我细看作者那一栏,木心二字映入眼帘。和着那首清丽的小诗,身着蓝布旗袍、温婉谦和的女子翩然而来。以致后来辗转得知木心是位先生,我竟语塞一阵,合该有多么雅致的思维和对美的追求,才让这份才情流泻于纸张之上。

    从前的日色变得确实是慢,从墙这头溜到墙那头的时光里,能做的事不可计数。有时它多得不可消磨,竟呆呆端坐让那沙漏凭空消减。在这不紧不慢里,日色渐暗,暮霭沉沉,就该是父母归来,一家坐于一处的美妙时光了。少年时候大抵都是相似的,一模一样的情节在各地按部就班的上演着,从未间断。没有导演,因为这是人生写就的剧本,谁演起都是驾轻就熟。
    其后种种,无外岁月蹉跎、背井离乡。隔一程山水,有一处不能轻易回去的原乡,与我坐望于光阴的两岸。莫说脚程不能到达,就是不经意间一回首,也让我头涔涔而泪潸潸。我慨叹着诗里的美好,所有美好都是易碎品,“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古人对万物规律看得透彻,诉诸文字启迪着后人,我辈笨伯,从不曾停下追逐朱颜的脚步,岂知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诗人是桐乡人,生长于乌镇,枕水而居的少年,性情如水般谦和。诗人笔下的乌镇就是一个普通的南方小镇,一样的清晨,一样的长街与早点摊,与其它地方并无二致。今日的乌镇可不是这样,不可否认,它还是安宁的,还是慢节奏的,可这些都是相对于飞速运作的都市而言,它本来的宁静早在钢筋混凝土搭建高楼的一片嘈杂中灰飞烟灭了。诗人年少离家,暮年方归。他曾用文章记录下他回家时的情景,字里行间充斥着物是人非的凄惶之情,使闻者落泪。诗人走过许多地方,从乌镇到上海,从上海到纽约,再从纽约重回故乡,一生堪称传奇。当他孑然一身返归故里之际,目睹的是断壁残垣、亲友离散,更兼有乌镇在时代洪流中的变迁,总而言之,这个乌镇同他记忆里的故乡,除了地理位置和名称上的一致,其他一切都不同了。但诗人还是选择了定居下来,在这浩瀚的宇宙,渺茫的星际之中,我们其实是无处可逃、无所遁形的。你想去别处?还有更好的去处吗?

    苍老的心安放在苍老的身躯里,诗人深居简出,蛰伏在人来人往的古镇。他会否看见,某个清早,谁家少年穿过昏暗长街,匆匆远行,奔向所谓的前程。

TAG: [小城] [原乡] [生活]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