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人or外心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14-10-08 15:54:35 / 分类

        内观人说,他们关注自己的心灵,不为外物的变化或纷扰打乱自己的脚步。外心人说,他们顺应社会的发展,追随时代变迁的脚步。我们不说这两种人孰对孰错,在我看了《外心人的10个心理指标》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内观者,关注自己的心灵,注重精神生活。但当我把自己的种种表现与10个心理指标基本对应上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内观人而已……
        周四上午在导师的要求下,我参加了学院国家自然基金学院初评会;周五下午,因为工作需要,我很认真地听了清华大学的邹广义教授做的“科技时代的人文关怀”讲座。两件不搭调的事情,我觉得算是这个学期末,我上的最为深刻的两堂课了。先说评审会,被评的都是学院在专业上很有建树的几位老师,当然还包括刚刚毕业的几位博士。但整个气氛却异常严肃,我们作为后勤人员,就只有默默地坐在最后一排认真听讲。内容都能听懂,除了内容,我到觉得最值得学习的还是每位被评老师的态度和他们介绍课题的思路……作为做学术的人,我想他们多半属于内观的人吧,还记得一位年轻的博士,在被评审直指他的题目涉及今年的敏感词“石墨烯”是直接会被“枪毙”的课题时,他便开始毫无顾忌地疯狂辩解,并质疑我导师消息的准确性。我从评审老师的语气里都能感受到她的愤怒,但那位年轻博士不但没有停止辩解,还开始把他博导的权威性搬出了与大家争论。结果呢?就是没有结果,评审老师开始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一个年轻的博士如何在学校里站稳脚跟,如何更好地发展下去。后面的几位老师都保持着无比谦虚诚恳地态度作了课题介绍,我们开始意识到,在某一个行业领域里,不论你资历多高,你的官职多大,在前辈面前,就应该保持谦虚和诚恳的态度。当一个人学历越高研究的方向越深时,他关注的东西也会越来越窄,所以,适当地做一个外心人,不需要完全符合,符合一部分的心理指标,或许成为一个接地气的科研工作者会更容易与普通的社会人和谐相处。
        周五下午,我很认真地听完了邹教授的讲座。我是一个对讲座和演讲无比痴迷的人,但当我们作为组织者,组织学生参加类似的讲座时,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学生都是抱着被参加的态度来听的。整个讲座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学生虽然没有提前离场的,但很大一部分都在玩手机甚至在睡觉。 而邹教授的讲座主题“科技时代的人文关怀”多多少少都有点对工科院校的教育模式带有批判的态度。归根结底整个讲座要告诉我们的一个道理就是情商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如果用内观或是外心的观点来解释,我认为讲座提倡的是让我们做一个符合大众评价标准,顺应社会发展的外心人。所谓一个人的文化底蕴,我想更多的也就是反应在他的情商上。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何与这个社会和谐的相处,如何保持工作、生活和学习的平衡……这些都是情商的体现。专业对于我们来说固然重要,但是作为接受大学这样这个基础性学科教育的人群,综合素质的提高和能力的全面发展对于一个大学生的成长更为重要。但我们也发现,学校已经从各个渠道为学生类似讲座、讲坛之类的提高拓宽思路,丰富知识的平台,但许多学生却没有主动参加的意识。即便被安排着去参加,但多数学生由于缺乏相关的人文学科知识基础,对于稍有点深度的讲座就处于听不懂的状态。他们喜欢听的,就是许多幽默风趣的小故事或者身边的成功案例,但要从这种案例或者小故事里传授点核心的思想出来还需要传播者的授课技巧和受众的感悟能力。
        在本学期的收尾状态,不论在学习上还是工作上,评审会和讲座也算是我这个学期的最后两节课了,认真地去感悟参与的每一次活动,每一堂课,每一项工作,每一个会议,每一次交谈……一点一滴地收集起来就成为我成长的力量。
         我们不能说内观人与外心人谁好谁不好,我只能说,做一个接地气的内观人较为自我的外心人,或许才是比较正确的方向吧!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