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有价值。

【正青春·有理想】少一点套路,多一些实干

上一篇 / 下一篇 16-04-08 05:30:16 / 分类


师长们经常教育我们要责任担当,我们非常理解,而且也想做一个有责任担当的人。但是很明显,责任担当是需要行动的,这是做出来的,而不是说出来的。

每次看到责任担当,我都会想起一个人,小万同学。小万是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学生,我也曾在很多个场合提起他,不仅仅是他的优秀,更是他对家乡的热忱着实让我感动,他的积极乐观、正能量的气场真的会影响到你。2015年初,我去了云南昭通,走进了小万同学的家。山高路远,盘旋环绕,崎岖颠簸,金沙奇险,这是我对云南山区的第一个认知,也深深地感慨这些来自大山的学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北方的农村可以称之为“乡村”,而云南的农村毫不夸张的可以称之为“山村”,海拔2000米以上,每家每户相隔甚远,交通十分不便利,目及远眺,山腰云雾间站着一所所民宅,古朴而纯粹。但是如果你走近这些房子,你会发现墙上透光的裂痕,和屋顶上缺失的瓦片,这些仿佛都在倾诉着2014年那场地震的恐怖与哀怨,灾后重建是这里不得不面对的必答题。小万作为村里学历最高的大学生,立即组队开始对家乡灾后的情况进行调研,并寻找自己可以为家乡力所能及的做点啥。答案,是教育。于是暑假期间,小万同学又组织了一个团队回到家乡去支教,返回到学校后组建公益社团,并且开始了创业,募集公益资金,捐助给当地的贫困学生。也许这些事情很小,也许力量也很微弱,但是小的事情也要有人去做,也要付出行动,跬步与千里,水滴与汪洋,星火与燎原,力量虽小,汇集到一起却可以形成能量。而对于小万同学,我见证了他的快速成长,那段时间我发现他的大学像开了外挂一样,学习成绩由年级80名提到第7名,并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拓展了几个创业项目,一直在奔波忙碌;每一天都像打了鸡血一般,充满了正能量。为他的云南,为他的家乡,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儿,没有豪言壮语,默默地承担、付出,这样的人是真正的最可爱的人。

德国教育学家第斯多惠说:“教育艺术的本质不在于传授,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参与过支教的人一定会有同感。如果只是幻想,不去行动,那么想法永远只是想法;如果太在乎价值,追寻意义,那么这些套路很可能成为前进的阻碍。2009年,我刚刚走进大学,正处在非常迷茫的阶段,课堂与宿舍,我把大学过得像是高中的延伸。偶然间我看到一部电影《天那边》,讲述一个女大学生在山区支教的故事,这部电影触动了从没有经历过、甚至没有幻想过支教的我。我也是一名大学生,能不能也去支教,也去做点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呢?幸运的是我每年都有寒暑假,时间很充裕,所以大学期间,我把三个寒暑假用在了支教上,那些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经历,那些天真无邪、求知若渴、淳朴可爱的笑脸,会化作一股能量激励着你一定要变得更好,才有能力给他们更多。关于支教,关于责任与担当,我想起了艾青的那句著名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不仅仅因为我们爱这片土地,也因为我们的能力还不足以支撑让这片土地变得更加美好。Ever youngfulever weeping.所幸我们还年轻。

我们心中可以偶尔抱着一点理想主义,这并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就像马云所说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实际是我们在做人做事之前经常会考虑它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会收获什么。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功利的去做人做事呢?为什么不可以没有意义呢?我们太在乎套路,我们太想要结果。其实,生活可以过得简单纯粹一些,我就是想去做,有什么意义我也不知道,喜欢看电影就去看,喜欢素描就去画,喜欢手工就动起手来,看电影、绘画、手工的意义是什么?琢磨起来太复杂、太烧脑,太过追寻意义就失去了生活的乐趣,长此以往,太过疲倦,甚至什么都没得到。生活嘛,总不能一直都存在太多的套路,那样会陷在意义和价值的桎梏中,价值多元的年代,少一点意义即是奢侈。

我们终究会因为我们的努力或堕落,变得丰富或苍白,让我们少一点套路,多一些实干。每一天都实实在在的,咱不忽悠人!

TAG: [大学这几年]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