啰哩吧嗦忆高考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6-07 01:50:34 / 分类

又是一年高考的日子,虽然距离我参加考试已经过去十一年了,可是因为有曾经的学生要再次走上考场,我仍然有些忐忑,也因为高考之于每个经历过它的人都是那么刻骨铭心,即使多年,它仍然像是一处留在腋窝的疤痕,不常照面却也很难淡去。

我的高中三年是在东北育才学校科学高中(入学时称为理科实验班),一所远离市区到周边半小时车程很难找到餐馆的学校度过的。因为班里有一半的同学是省内市外的,也因为老师觉着我们应该多在学校学习,所以那段日子,我们周末有假的频率基本是2-3周一次,此外就吃住都在学校了。

我的高中成绩一直不太好,尤其数学成绩惨得很。高一入学军训之后,我因为生病请假回家治了几天,再回到学校就收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考试不及格,然后,从那张数学章节测验卷子开始,我的整个高中生涯就几乎没在数学考试中及格过了。所以,到了高三面对高考,我已经没了什么雄心壮志,看着同班同学个个都是清华北大的苗子,退而求其次也一般盯住了人大复旦等名校,我也就只有保住985的心了。那是一段特别落寞的时期,成绩不如意,使在那种学习环境中的我的生活也没了什么很值得开心的事情。对于别人,备战高考是凤凰涅槃,对于我,说得严重一些,是逃离每天接受打击、感受屈辱的牢笼。

我的高考考场在市内的一所高中,附近蛮繁华,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满大街的快捷酒店,所以爸妈给我安排在了一所还挺高档的宾馆里,避免堵车,避免晕车,避免一切可能影响考试状态的因素。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就在高考第一天的早上,电视台居然到我住的酒店早餐厅采访,问我吃的好不好,准备的怎么样什么的,然后我就成为了一个住在宾馆备战高考的典型登上了当天的电视新闻。不过,考试也并不是太顺利,因为一直以来我最有优势的英语并没有发挥好,虽然题不难,但是整张卷子答得就感觉很不顺手。于是考完英语我几乎崩溃,坐在宾馆床上嚎啕大哭,好像哭的是英语没考好,也好像哭的是那憋屈不堪的高中三年,哭的是我破碎成渣的理想。当然,哭一会就得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就比如接下来的考试呢。

终于还是考完了,因为已经成渣的理想不存在破灭,考完的我也没什么感觉。那个时候要对答案,要自己估分,但并不知道一本线会是多少,更没有其他很有参考价值的信息,所以填志愿是个特别拍脑袋的事。而且,因为不是平行志愿,一栏一栏的表格其实有意义的也只有一本A段第一志愿而已,填在这里面的如果没有把握就万万不能填。为了逃避那万恶的数学,我想学外语尤其是小语种,想过去北外、或者北二外之类的学校。可是因为这种学校在辽宁的招生规模小的很,分数浮动特别大,我还是丧失了勇气。于是,填志愿对于没志愿的我来讲成为了鸡肋,直到拖到了上交志愿的头一天夜里10点多,我一咬牙一狠心,滚蛋吧名校,滚蛋吧北上广,填写了一个万无一失还很省路费的名字——大连理工大学。

说是理科实验班,因为那一届我们只有两个班,60个人。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了一段视频,是今年科学高中高三学生离校前的典礼,楼前是艳丽的红地毯,红地毯上学生们有的唱歌有的跳舞,还有好多家长围观,好不热闹。而我们那年,因为人数少的可怜,做起事情来很难隆重,却也挺自在。我们是在回校交志愿表的时候搞的事情,我们分了一个好大的蛋糕,我们用一次性杯子喝了班主任拿来的一瓶香槟,我们彼此特别没底的交换着志愿填报的情况。我们听说有的同学成为了户籍市的前几名,也听说有的同学已经为了再次冲击清北选择复读。然后我们也是在楼前,摆了几张椅子傻了吧唧的照了张合照。我们成为了那幢楼送走的第一届毕业生。

TAG: [宿舍夜话]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