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兰花开》第98章:耿爷“哽”住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17-06-20 00:25:07 / 分类

酒精可以让人忘乎所以的快活,也不会忘了讨要快活的代价。虽然是已经是醒了,成浩然还是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磨蹭了好一会儿才起来。若问起床的动力是什么,一个是真有些想谭导了,不然怎么做梦都是他;另外更重要的是,姚远今天回来,说好了要去火车站接她。随便塞了几口面包,成浩然就晃悠着出了寝室,被夹着寒气的海风一吹,酒也算是彻底醒了。距离姚远火车到站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正好可以去院楼转转给谭导拜个晚年,按照往常他们肯定是提前好多天就回来上班了。

果不其然,谭新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成浩然刚想走进去,却迎面走出了一对一脸愁容的中年夫妇,看起来好像是同学家长。成浩然向后退了一步,正犹豫着要不要问声好,就又看见耿爷和谭新也跟着出来了,一边走还一边小声交流着什么。可能是发现成浩然在门口站着,谭新向家长简单道别并送了几步远之后,就折了回来,浩然回来的挺早啊!”“谭导过年好!我这不是想您了么,就提前回来看您了。

耿爷,全名耿真道,平时话不多,一旦开口就容易把人噎出几米外。一年多的时间里,出现在课堂的概率不超过三分之一,大多数时间在寝室玩游戏,有的时候也会看些《周易》、《老子》之类的特哲学的书,但是关于书上讲了什么,没有人问他从来不谈论,有人问,他也最多应付一句看不懂,瞎看。这样的他,大一学年凭着考前几个通宵的突击,通过了一半的考试,虽然谭新跟他聊过几次,可是未见起色。据说,上个期末,他一门课程都没有通过……

“哈哈,是么,可是这么晚才给我拜年,红包可就没有了啊!

“没事,您在群里发的红包,我已经抢了不少了。不过,谭导,刚刚的是耿爷家长么,怎么没开学就来找您了?成浩然跟着谭新进了办公室。

“你们班的期末成绩你看了么,真道一门课程都没有通过,还有三门考试压根就没有去,他这种状态考试前你观察到了吗?说到了耿真道,一丝担忧从谭新的眉间飘过。

“谭导,您也不是不知道,耿爷他一直就是那种不学习的状态,我以为他还能像去年那样考前多少学一点呢,没想到这次居然这样。成浩然对耿真道的成绩有所耳闻,不过没想到能严重到这个程度,惊讶之余不禁急忙跟谭新解释。

“我寒假去他家家访了,他父母也很意外,现在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最近你对他多上心吧,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沟通,我也再找机会好好跟他聊聊。你来找我肯定还是有什么事儿吧,怎么了,说吧。谭新知道,学生学业出现问题,向班长发难也是没有意义的,不过经过刚才跟家长的沟通,看来耿真道这个寒假的状态依旧没有什么改善,指望通过补考挽救成绩的希望基本是破灭了,那么究竟要怎么解决,也只能继续深入观察沟通之后再做决定了。

“谭导……

“谭导……”就在成浩然开口的同时,居然有一个同样的声音不约而同地从门口传来。门外的那个人好像是跑着冲上来的,说话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就在跟成浩然四目相对的时候,又怔住了一下子,然后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TAG: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请先登录后再进行评论!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