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工一线上的老黄牛--刘老师

上一篇 / 下一篇 15-10-21 17:17:27 / 分类

第一次跟刘老师见面,是大三开学那会儿。当时我刚竞聘上心理健康部部长,他是部门的指导老师。见他之前,就听过一些关于刘老师的“传说”--学工一线工作30年、湖南省优秀辅导员、机电院学工办主任,曾术后未愈腰绑钢板,跨越数省处理学生紧急情况……怀揣着敬畏与忐忑,我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正要张口叫“刘老师”,却犯了难。这办公室并不是我想象的“单间”,摆了7张办公桌,有十余个老师学生。我只得问门口一位同学,“请问,哪位是刘老师?”“里头那个就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个瘦削的背影,穿着一件白色泛黄的衬衣,略皱,扎进了皮带里。皮带系得很靠上,快到胸口处了,以至于裤子被提得很高,像是穿了一条九分裤,露出白色的长筒袜。脚上一双黑色硬质皮革凉鞋,与白袜形成强烈对比。他正背对着门口,坐在一张小木凳子上,凳子腿上贴着一张破旧的纸条,写着“中南工业大学”。

“刘老师你好,我是新一届的心理健康部部长周芳。”

他正聚精会神地看电脑,过了三五秒,才缓缓转过头来。

“啊周芳,你过来了啊,搬个凳子来,坐下。”刘老师说话很温和,很慢。他拿出一个又厚又旧的硬皮本翻开来看,扉页上写着“心理健康部门工作记录本”。本子最前面有一个自己做的目录,每页页脚都编了一个页码。本子里密密麻麻地记满了笔记,有些地方还用其他纸张加了几页。

在他缓慢翻看硬皮本的空档,我又仔细打量着他。他比实际年龄更显老,眉毛很长,眉尾最长有2厘米,微微泛白,像是西游记里的太白金星。胡子应该很久没剃了,泛着金色。两颊因为太瘦,皮肤松弛耷拉了下来。

那天下午,他跟我絮叨了将近2个小时。从心理健康部门的日常摸排工作讲到双十、吾爱吾特色活动,从心理委员的作用发挥讲到部门管理,从特殊学生危机处理讲到心理咨询知识的普及。其中几个危机处理案例,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各个场合,听刘老师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不下十次,或许在之前,他已经不厌其烦地讲过几十次了。

大三在刘老师的指导下,我带着部门的干部努力工作着。刘老师很爱啰嗦,强调过的事情会再重复强调多次.每一份我交过去的活动策划,他都会一字不差地认真看一遍,并给出细致而中肯的建议。大四我申请担任他的助理,每次他跟学生、家长谈话,我都要定个外卖,因为谈话结束的时候,多是在下班时间后一小时了。再桀骜不驯的学生从谈话室出来,基本是眼含热泪;再气愤不已的家长从谈话室出来,多紧握刘老师的双手表达感谢。我们助理私底下开玩笑说,刘老师看到特殊学生和家长,眼睛都会放绿光!问题越棘手,刘老师谈话越是有热情。

毕业后我担任了留保辅导员,成为刘老师的同事。随着对他了解的增多,我对刘老师的敬佩,日益强烈。辅导员工作岗位流动性很强,有些人只把这岗位当成跳板,能在一线坚持五年、十年,已属少见,而刘老师在学工一线坚持了30年,不知这其中他放弃了多少次岗位调动的机会,多少次职称晋升的机会。机电院骑电动车上下班的老师教授,有几个,但骑单车上下班的,却只有刘老师一个。无论是烈日酷暑,还是寒冬腊月,无论是清晨赶去本部升国旗,还是夜里11点多抹黑回家,单薄的身影和破旧的单车,总是出现在校园里。

有一次刘老师自嘲,说头天晚上在机电楼加班到11点半,出门时才发现大门已锁,只得翻窗爬了出去。骑车经过没有路灯的后湖路时,想起白天有几个未接来电,就边骑车边看手机,结果摔倒绿化带里了。捡起手机扶起单车骑回家后,又发现背包掉了,只能回头沿路寻找。最后在摔倒的绿化带里,借着微弱的手机灯光,找到了背包,到家已是晚上12点多了。他笑着说自己很“囧”,可我们听着,满满的都是心疼。我们知道,他摔得又脏又疼回到家时,没有人会给他泡杯热茶,更没有人会给他擦正红花油。几十年来,他跟家人一直异地,独自一人住在后湖边的一栋旧房子里,“睡在一张单人铁床上,房里一张桌子几个桶子,比学生宿舍还简单,直到去年才装上空调”,学院主管学工的李书记这样跟我们形容刘老师的房间。是怎样的精神,才能让刘老师放弃夫妻相守;是怎样的坚守,才能让他放弃尽孝父母;是怎样的意志力,才能让他放弃陪伴女儿成长。

大多数时候,刘老师都是紧缩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考虑着问题。有一天下午他一反常态,喜笑颜开。我们很奇怪,追问下,他说,有一个已经毕业十多年的学生回长沙了,中午特意请刘老师聚了一下。这个学生当年因为学业问题差点退学,刘老师花了好多力气,让他坚持到了顺利毕业。现在这个学生已经是某公司的中层领导了,工作生活都特别好,平时出差来长沙,只要有时间,都会来看望刘老师,表示感谢。作为一名辅导员,学生发展得好,是最得意最有成就感的事情。这,也是他能在一线坚持30年的动力吧。

从初次见面到现在,将近5年了,我从学生干部成长为一名辅导员,刘老师依旧像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样,踏踏实实,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如老黄牛一般地工作着。和学校的大教授们相比,他地位不算高,权利也不大,带不了博士生,申请不到973项目,开不了大公司,也没有出国交流的机会。他的工作更像是一门苦差事,陪学生去医院,调理学生矛盾,跟家长谈话,带学生搞活动,开导失恋的挂科的迷茫的学生,负责学生勤工助学和贷款,给学生争取奖助学金和荣誉。但他依旧坚守在这个岗位上,无怨无悔,他将应该给予家庭的温暖,都给予了学生们,将为人父母之情,散播给了千万学生。

“小周,你不愧是刘老师培养出来的干部,做事风格都像极了他。”李书记曾经这样评价我,这是我听过的对我最高的评价。

TAG: [导员风采]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