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烟花,谁的寂寞?

上一篇 / 下一篇 14-10-09 08:31:46 / 分类

霓虹初灯里,更让人寂寞,

看不清谁给谁的沉默,

绚烂烟花里,谁比谁更寂寞?

                   ——题记

 

       都说烟花最寂寞,开在空中,美得绚烂,却是凋谢得无声无息。烟花散去,黑暗侵袭,诞生既是毁灭,这是烟花注定的悲剧。

然而,安妮却说:她比烟花更寂寞。

在万丈光芒里,也失去了自己。

可是,是谁的烟花,又是谁的寂寞?

电影《她比烟花更寂寞》,有另一种诠释:孤独是一种绝症。原来一个女人最需要的还是爱,孤独始终是一剂毒药,即使燃烧得再辉煌最后终究还是像烟花般凋谢。

其实,现实生活里,向来,我就不是一个郁郁寡欢的人。只是一个喜欢微笑的女孩,傻傻的会哭的样子,也依然相信世界很美好。

四维说过,和文字沾边的孩子是注定了寂寞的.这种寂寞从一种享受变成一种习惯,其实某些东西是戒不掉的,已经从灵魂的依赖升级为精神的寄托,该怎样放纵堕落的躯壳腐蚀体内的寂寞?我们可不可以驱逐肆意蔓延的难过?

文字里,是有另外一个我存在的。那一个我,成长在我的骨子里,忧郁,叛逆,乖戾,并如影随形。

前两天看一个女孩的博客,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相识过,然后很久便没有了联系,不曾忘记,也不曾挂记。但是她让我看她的文字。我在午夜的时刻,看她从083月倒退到0610月的博客。以为她的笔下的世界,是与我无关的色彩。

却是很震惊。

文字背景和我的一样是蓝色。而且在那些我从来不知道的文字里,我窥见了自己的影子。另一个我的存在。

女孩的大部分的文字都是关于我的,2年多以来,我们的生活从来不曾打过照面,但她从我的日志里,看到我现在的生活,而且在她的文字里,寄予了太多的,对我的牵挂,思念与祝福,并且,从我的文字里,获得慰藉与鼓舞。那一个我,完美得让现实的我有些嫉妒。

我在深深的感动之后,是深深的内疚。不曾知道自己的影响原来可以这样大。在离开聊大近一年的时间,在那个校园里,居然还有很多人记得我的存在。

有人说过,我的文字,总会诱导别人伤心。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总为对方的真诚而心存感激。

因为,这一定是一个在乎你的人,才会这样在乎你是否真的在伤心。

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只是一个断肠的天涯罢了。

曾经的文字,是写给这样的人的。以为断肠人在天涯。

偶尔来这里走过,原来,断肠的人却是自己。

 

别人把文字献给了你,你的文字却只是关于另外的人。谁在听你,你的心事又是为了谁?

断肠的人在牵挂着你,你却又为另一个为别人断肠的的人而断肠。

于是,才有了寂寞。

 

可是,现在,我更愿意借用一个朋友的一句话:

我的世界,没有过去,只有未来。

 

多年前,我从江南的一个小城辗转到了北方的一个城市上学,四年之后,我又来到了纬度更高的北京,在倔强与坚持中,我一路向北。在过去的半年寒冷寂寞的日子里,我一面奔波于北师大与大运村之间,一面又辛苦万状地研究着现代文学。在无数个夜晚里,站在北京的天桥上,任脚底下的车流滚滚驶过。

但是再也没有一个浪漫的黄昏,可以在聊大南湖的柳树下,听你给我唱:喜欢你嘴角的果冻。

但是,我依然会迎着风微笑,想象未来的美好。

 

今天听到一句歌词:

我们相约定百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

奈何桥上等三年。

 

感动得想要落泪。

 

因为绚烂过,所以绚烂之级后的平淡更让人悲伤,我不是烟花,又何来寂寞?

TAG: [心心相映]
活动:博客大赛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