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开尽梨花春又来。

发挥高校助学金的“育人”功能

上一篇 / 下一篇 14-04-19 17:52:58 / 分类

近期,一则“想拿助学金,需演讲‘谁能比我穷’”的消息引起强烈反响。这种表面“公平公正”的做法,在让贫困生们感到“很受伤”的同时,也暴露出学校管理的懒政思维。


 

这是在国内某大学里发生的事:为掌握贫困生的实情,在助学金评定时,学校要求每位提交申请的学生除上交贫困认定材料外,还要在同学面前将自己贫困的家境和盘托出。尽管校方的初衷是好的,意在力求公平合理地分配助学金,但是这样做真的能公平吗?

首先,贫困与否,应有个判断的“参照系”。但现在,是否贫困,需要借助“演讲”的效果,需要由“观众”根据亲疏喜恶、“鉴赏能力”投票才能认定。那么,身高、长相、“演讲才能”较差的同学可要注意了,很可能落选哦!

其次,真正的公平,应该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而事实,不应该通过一个简单的演讲来形成。贫困生是种身份而不是资格,它无需争取更无需论资排辈。贫困不在演讲中而在生活里,演讲只能选择出口才好的学生,不能选择出贫困生。也许,那个低着头不吭声默默走开的学生,才是需要帮助的学生。

第三,这种“演讲比穷”无疑会产生“道义伤害”。一方面,贫穷并不是一件坏事,可以砥砺人的性格,让人变得坚强,奋发有为。然而,现实语境下如果将学生的这种“贫穷家底”悉数抖出,显然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很不厚道,甚至不人道。另一方面,“演讲比穷”毕竟不是选美,不是选举,荣誉加身,耀人眼目,而是将自己的“穷家底”悉数暴露于公众视野之下,如此,将学生的尊严置于何种境地?

再者,大学是一个讲究人文情愫的地方,不应该布满过多的“歧视因子”,不能无视学生尊严。学生交出了申请,下一步就是学校方面去做自己该做的,而不应让贫困学子额外“自证贫困”。

现实中,明明有更多、更好的方式来实现同一目的,为何我们通常会选择最为简单粗暴、冷漠无情的一种?比如,在助学金问题上,一些高校的做法就值得借鉴:浙江大学会随机抽取一定比例的困难学生,通过电话、实地走访等方式对其家庭情况进行核实。复旦大学则规定,辅导员要对班上学生的衣食住行情况有所了解,防止“伪贫困生”出现。清华大学的方式复杂一些,除了日常监督、实地走访外,学校成立专门工作小组,从学生入学那天开始就仔细观察新生乘坐何种交通工具,有多少家长送行,有没有带“奢侈品”。掌握学生家庭贫富程度的手段很多,干嘛非要这种“自亮家丑”的方式进行?难道就没有更合理更科学的手段,既尊重了学生的自尊,又能掌握实情的好方法? 

贫困是贫困者的隐私,谁也没有权利把他们的隐私“抖”出去。若真正要做善事的话,那就不仅在物质上给人以帮助,更要在精神上给他们以呵护,前提是尊重他们贫困的隐私权。学校的管理者应该少些懒政思维,多做些调查,多从贫困学生的角度考虑,不要让学子们对大学美好的憧憬在粗暴的现实面前遭受创伤。

除此之外,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还应加强对学生的诚信教育。最需要的是加强引导和说服教育,培养学生良好的诚信品质。在学校期间,可以用校规约束学生的一些行为,条条框框只是底线,只能从行为上限制了学生不要冒充贫困生,并不一定能让学生发自内心地检视自己的行为。青年学生在大学期间,是一个人道德品质塑造、人格修养树立的关键时期。可借此对学生进行诚信教育,但不要止于对贫困生的认定这一细节,更该对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进行全方面塑造。孟子有云,“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修善如春日之草,未见其长而有所增。对青年学生诚信品格的培养,请多些耐心与细心,多用感化。

最后,贫困不是一个偶然现象,任何一个国家或社会都会存在。作为大学生,本身在同龄人中就是佼佼者,他们应该更有能力去摆脱贫困,应该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如何走出贫困的角度上,而不应该被外界的诱惑所左右,迷失自我。因此,我们还应对贫困生加强自立自强精神教育,避免“你贫困,我补钱”的依赖心理。鼓励其克服经济困难,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获得奖学金,补贴生活。完善勤工助学措施,拓宽勤工助学领域,努力增加勤工助学岗位,让学生在假期或课余时间做一定的社会服务工作来获取报酬,这不仅可为贫困生提供一定的经济来源,解决部分后顾之忧,更重要的是它能使贫困生磨练意志,增加自立自强的意识。

综上所述,贫困生的帮扶工作任重而道远,需要我们以人为本,将心比心,多为其着想,小心呵护他们脆弱的自尊。一个人穷一点不要紧,关键是有自尊、有自信,敢于改变现状,敢于致富。否则,如果以穷为荣,公开比穷,那才是真的可悲!

TAG: [导员面对面]
群组:cpu辅导员
活动:博客大赛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