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希望我们在这里共同学习、成长。

沧浪渊行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13-04-05 09:02:39 / 分类

    清明时节,天清气朗,我们决定去春游。妻问:去哪里呢?我说:就去沧浪渊吧,那里一直是我心驰神往的地方。

    为啥心驰神往呢?因为,中学课本上曾经学过: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学后,一直不知道沧浪之水竟然出自自己的家乡。还有,据说这里是秦汉之间的名士李左车隐居的地方。

    虽然想去,又怕路不熟。于是,就打电话问凫城乡教委的熟人,才知道沧浪渊在半湖以西七八公里处,乘枣庄到东凫山的车在洪门下车再走3里路,就可到达。

    下了车,沿着山涧上的盘山的公路走了一段,就看到山涧对面台地上有一片宅院。我想,这就是沧浪渊了。问过从山涧边土路上来的人,果然是。

    于是,就顺着那人来的路,向涧底走去。

    到了涧底,便见一潭,尽管在旱季,水不流,却也不干——肯定有泉。水上虽飘着死鱼(是几条被放生的草鱼,也许因为水面太小,没什么吃的,饿死了),水却是清的。涧上有一座拱形的青石垒砌的古桥,不知道是何时何人所修。

    从涧底向西,经过古桥下的小路,就来到涧边台地上的那片宅院前。说是宅院,其实是一个庙。居中的殿,牌匾上书“霖泽庙”,供奉的神祗似是一个武者。我想这就是雹神李左车了。

    后殿比前殿更为低矮,供奉的可能是观音菩萨。前殿是一个过栋,左右两厢皆有供奉。庙虽不起眼,然香火还是很盛的。不时有人前来,或烧香,或游览。我流连于院中,大概看了一下院中的碑刻,大都为80年代以来的一些信众所立。其中有一碑上,大概说某信士重修此庙后,福泽甚殷,惠及子孙等。最久远的一处碑刻为光绪三十年所立,然字体大都漫灭不可识。

    回身复至潭上,并从潭上向下看,并不以为可下到潭边。然,走近后却发现,潭边的峭壁上竟有路——可容一人屈身贴壁通过。下了潭,但见潭上峭壁耸立,巉岩突兀。松柏生于崖上的石缝之中。更有奇者,崖顶有一棵柏树,树根虬曲盘突,稳稳地托举着一块巨大的石板。如无此柏,石必下落。潭西峭壁上,有人手书红字——龙女潭。此潭向南20米开外,又有一潭,潭上东北角,有人凿石为池,池仅尺把长,长方形。池水极清冽,并从池西北角的出口处不断流出。

    此时有老夫妇俩正好经过这里。他们说,此泉适于洗眼。前面不远处还有一处泉眼,适于饮用。并说,其妻患眼疾多年,遍求名医,不愈,后以此水洗眼,不多时便痊愈了。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便来此游玩并瞻仰。

    我们顺老夫妇二人所指的东南方向寻去,看到一处高耸危立的巉岩。绕过巉岩,就见一处石罅,一处细流从中涓涓流出,濡湿了两边的土壤。零星的苔藓生于石上,极碧绿、碧绿的,用手摸一下,犹如地毯一般地富有弹性。水流旁边的石壁上也有水滴滴答答地向下滴。有灰白色的细小树枝样的箘类生于石壁的土壤里。石罅下,有人掘地成池,也一尺见方,并于池上盖上石板。池不复外溢而流出,不增也不减。想来一定又重新渗入地下了。

    第二潭向南,地势渐宽阔,乱石罗列于涧底。有两株高大的燕子柳生于河滩上。农民们栽植的杨树成排成片地生长在河滩的地上。远方是高耸的磨盘一样的山崮。风持续地从山谷中吹来,犹似洪波涌起。

   时至中午,我们决定埋锅造饭。在河滩上找了一些石头垒了一个灶,接了泉水煮饭。乘着山风,火极旺,还不熏烟。不一会儿,水就开了,饭就好了。水好,饭滋味极美。

   饭后,顺原路攀援而上。却见东面涧边的峭壁上有几支白色的棠棣和黄色的连翘正在开放。

    在涧顶的公路上向下看去,山涧蜿蜒伸向远方。而远方绿杨吐蕊,山色葱茏,山峦叠嶂,雾霭蒙蒙,景色无比雄奇壮观。 

TAG:
活动:博客大赛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