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无助变有助

上一篇 / 下一篇 14-08-28 21:14:08 / 分类

 

无论是哪个学校、哪个专业、哪个年级、甚至哪个班级,都常常有这样的一群学生:他们整天情绪低落,自卑感强烈,自暴自弃,没有理想与目标,没有动力,要么天天把时间消耗在虚拟世界里,要么旷课迟到、作业马虎,无视校纪校规,对什么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无论怎么苦口婆心,怎么处分、批评,就是无济于事。他们让老师头疼,大呼“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我管不了了”,让家长寒心,无奈的说句“实在不行,就退学回家吧”。这类学生,被普遍称之为学困生,边缘化群体,如果说的更好听一些,也叫后进生。

他们普遍表现为“无助”。心理学中有一个著名的习得性无助效应。由奥弗米尔和西里格曼最早发现,其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实验中,狗可以通过跨越屏障或其他行为逃避电击,如果狗之前遭遇的电击是不可预期的、不可控制的,那么即便狗在之后的实验中有机会逃避电击,他们也无力逃离,不但如此,还显得情绪低落、主动性变低等等。之所以如此表现,是因为狗在前期的实验中获得了无助感,不管自己如何做,都逃避不了电击。同样,如果学生在学校也获得这样一种无助感,他们也会陷入绝望之中,随之而来表现出各种难以理解的言行。因此,对待习得性无助学生,一味批评指责是不起任何作用的,甚至加剧习得性无助感,让本来就很无助的学生变得更加无助。了解学生无助背后的成因是转化学困生的第一步。
   
参考
王寒娜的研究,一般而言,学困生的无助感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家庭因素:家长是学生的首任教师,学困生有的来自单亲家庭、有的来自离异家庭,缺乏本应完整的父爱或者母爱,造成人格障碍,不利于形成健康人格。同时,很多学困生家庭普遍对自己的孩子管得过死、看的过严,导致孩子自制力、适应能力严重缺乏,不能很好适应大学的学习、生活方式。教育方式以打骂、指责为主,虽然出发点是为自己孩子好,但是却容易让孩子滋生逆反心理,跟家长对着干。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二是社会因素:现如今,拼爹现象依旧存在,读书无用论言论再次逆袭,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显得浮躁不安,各种不公平、不公正现象很难一时消灭。而大学生处于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往往很容易受到外界不良观念的诱导,特别收到网络事件和言论的影响,变得消极被动,认为及时能够毕业,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好工作,很难买房养家,很难过上体面的生活。

三是学校因素:大学教育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如培养人才与实际需求还存在脱节现象,部分老师重视科研、忽视教学,课堂教学模式存在过于单一的灌输式教学模式,缺乏改革创新,很难满足学生需求,无法充分调动学生上课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学生采用考前突击方式通过考试的很是常见和普遍,教学效果很难保证。大学虽然在心理健康教育方面开始重视但是教师和家长仍然普遍往往只关注学生成绩,对于学生学习过程中是否快乐、是否有压力、是否有和谐人际关系,常常容易忽视。

那么,在了解成因之后,作为辅导员,在日常教育引导中,要如何让学困生从无助变得有助呢?

    一是发现学生闪光点,调动学生内部积极因素。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再差的学生内心也有希望改进的心向。积极心理学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自身懒惰、苦恼、郁闷、迷惘、焦虑、失落等负面情绪,但同时也有自身积极、合作、乐观、拼搏、坚强、进取等积极品质,只是在学困生中间,这种优良积极的品质逐渐被消极负面的品质所代替。辅导员要在深入了解学困生成因的前提下,积极调动其内部积极因素,让积极因素逐步代替消极因素,从而实现学困生的成功转化。这一过程,也是帮助学困生发展自己个性、完善人格、发展自我,最终懂得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的过程在此调动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对学困生进行

积极强化和积极的暗示。一方面,所谓积极的强化,分为教师强化和学生自我强化。教师强化:当学困生在辅导员的鼓励下,完成一个校目标、开始了一个小改变,如今天来上课了,开始交作业了等等。在这些情况下,辅导员要及时的予以肯定和表扬,同时鼓励其再接再厉,战胜自己缺点。学困生自我强化:学困生自我肯定今天的表现,为自己的一点点小进步感到高兴,并从中获得积极的心理体验。为了强化这种积极的心理体验,继续改进自我。另一方面,辅导员需要利用积极的心理暗示,如对学困生说:“相信你能做到”。给予学困生亟需的关注与关爱,以增强其自信心。这也是发挥教师期望的作用,让学困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老师的一番苦心,从而按照教师期望的方向发展。

二是指导正确归因,指导学生正确认识失败。学困生在归因方面存在明显不足,他们常常采用非常消极的归因方式,学困生常常把失败归因为外部的、不可控的、稳定的原因,进而形成消极自我概念,非常不利于学习动机的提高。例如,如没有通过考试时候,把挂科归因为智力水平低下、任课教师的偏见等,辅导员要帮助学困生把结果归因为内部的、不稳定的、可控的原因,这样的归因容易产生绝望和无助的消极情绪,如把挂科归因为自身努力程度不够,基础尚待强化等,但需要注意的是,刘永芳指出,反复把不能完成的学习任务归结为努力程度不够的话,也是不可行的。辅导员需要与任课教师进行沟通,重点对其进行学习重要性教育,明确这门课程学习的重要性,对学困生作业布置上,可以相应的简单一些,让他们觉得这门课也没有想象那样难,从而逐步提高学习积极性。否则,布置同样难度的作业,即使他们付出更大努力,可能还是不能成功,如此一来,反而更增加的挫败感,对努力程度不够这一归因产生抗拒心理,会让本来无助的学困生更加感到无助。通过帮助其学会正确归因,才能让学困生正确认识自我、找到困难的真实原因,从而为下一步改进奠定坚实基础。

三是建立帮扶监督机制,帮助学生持续改进。学困生普遍缺乏自我管理能力,自制力差,自卑感强烈,敏感而脆弱。如果让学困生自己去改变自己,也是很难实现的,而辅导员所带班级人数众多, 同时负责党团工作、心理咨询辅导、突发事件处理、思想政治教育、班级日常事务管理、资助医保工作等等,很难有足够精力和时间去帮助学困生改变自己。为此,就需要借助外力的帮扶与监督作用。

1.借助同学的帮扶监督作用:可以采用一对一帮扶监督,党员学生干部、优秀学生帮扶监督机制;辅导员赋予班委、党员、优秀学生监督的权利,在学习、生活上给学困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对于学困生再次反弹现象,及时提醒,必要时做到及时跟辅导员反馈。让学困生感受到班级的温暖。并把帮扶效果列为发展党员和优秀班级的评选考察标准,从而调动同学们的积极性。

2.借助学困生家长的帮扶监督作用,学困生改进需要家长的大力支持,辅导员要及时与家长进行沟通,反馈学生在校真实表现,但是,学困生家长普遍采用一味训斥责骂现象,如经常性说明自己在外挣钱多么不容易、你为什么不努力,你对得起父母吗这种语气来教育训斥孩子,导致孩子在内心很抵触,特别是进入青春期以后,叛逆的性格造就子女和父母之间缺乏应有的有效沟通,导致父母要孩子这样做,孩子却故意那样做。造成严重的敌对情绪和抗拒心理。为此,辅导员需要教给学生家长新的教育沟通方式,要求与孩子多采用平等、坦诚、相互尊重的方式进行交流,学会站在对方立场考虑问题,学会换位思考,如此,才能逐渐打破僵局,让学困生感受到父母的关爱,进而从内心改变自己,完善自己。

3.借助学校心理辅导机构的作用。辅导员毕竟很多不是心理学专业出身,对于学困生出现的种种心理问题,不一定能够很专业的解决,如此一来,就需要借助学校的心理健康中心,发挥其在学困生心理健康教育中不可替代的作用,通过团体辅导与个体辅导相结合,建立心理健康档案,心理健康拓展训练等多种方式,帮助学困生正确认识自我,积极改变自我。

四是注重非智力因素培养,塑造积极向上心理品质。

英语有句名言叫做: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无论外界如何帮助,让学困生的无助变得有助,最终还是要靠学困生自身的努力。这就决定了非智力因素的重要性,所谓非智力因素,简单地说,就是与智力水平无关胡文琴 胡俊指出,非智力因素指的是个体在动机、兴趣、情感、态度、性格等心理特征的总称。例如我们常说的毅力、自信心都是非智力因素的体现。辅导员在做好学困生转化过程中,要特别注意训练他们的非智力因素。与任课教师一道,帮助学困生分阶段树立和完成学习目标,仔细做听课笔记,防止听课走神,学会写日记,记录下自己点滴改变,都是明确觉知或检查自己学习状态的好方法。通过学会自律,从而不断完善自己的心理品质,最终从无助中走出来。

TAG: [导员爱科研]
活动:博客大赛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