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学生心灵的守护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11-11-24 14:25:18 / 分类

辅导员工作主要面向的是学生,在我看来,主要是面向学生的心灵。在他们孤独和无助时送去一份温暖与关怀,在他们愤怒和不平时带去一份疏导和劝慰,在他们徘徊和挣扎时奉上一份理解和支持,真正走进学生的心扉,找到打开他们心结的钥匙,引导他们驶向正确的航向,才能做好学生心灵的守护人。

关怀鼓励,温暖心灵  

刚刚迈入大学的一些孩子,他们的心灵往往是孤独的,如果经受了一些小挫折,就更容易感到无助和痛苦。这时辅导员就应该向他们传递鼓励和关怀,让他们有勇气有信心融入集体,尽快适应新的生活。

第一次离家的小云,恋家情结比较严重,心理上对新环境排斥,夜里常常一个人在被窝里哭。第一次知道这个情况,是半夜的时候,小云的室友给我发了短信“王导,小云又在一个人轻轻地哭”。我很快与小云同学进行了联系和交流,发现她一方面比较恋家,另一方面军训时她担任临时召集人,某次由于通知事情有些延误,班里4个女生联合向她提出了建议。虽然她们都是出于帮助小云把工作完成好的善意心理,但这次小风波却加剧了小云对清华新环境的心理排斥,每次回忆起高中同学、老师和家人的亲切友好就会独自哭泣。

了解了她的困境,我想首先应该让这个女孩认识到考来清华就意味着开始独立生活,这样的成长过程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同时要让她意识到“大家都在面临适应的问题,只是每个人的强度、表现形式、表达方式不一致, 你并不孤独”!因此如果觉得身边的人和事不“友好”,要宽容待之,要明白他们也在适应过程中,互相鼓励,一起进步就行。我对她说:“要相信清华是个可爱的地方,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可爱,四年后离开这里,你绝对比现在还不舍,敞开心扉、用一百分热情去拥抱这全新的生活。找到适合自己的调节方法方式,交新的朋友,将对过去的怀念转化为积极的元素——对未来的向往,奋斗的动力,积极生活的幸福。”

这次畅谈之后,小云慢慢地开始融入班级,在班内有了很好的朋友。有一次,因为放心不下,我在晚上发短信问她的室友“小云还悄悄哭吗?”结果小云自己回了一条“再不哭啦,谢谢您的开导,我现在觉得每天都很开心充实,有朋友,学习知识,那么多有趣的活动,这里真的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就是王导您啦……谢谢您,晚安啦!”

理性引导,疏通心灵

学生中始终不乏思想比较有棱角的孩子,他们遇到很多小事容易冲动。在生命学院0字班的第一次年级会上,我跟全体同学说,“我是你们在清华的第一亲人。”我希望告诉同学他们,无论他们遇到任何困难和问题,我都是最值得他们信任的人。无论是在实际生活还是在心灵成长中,我都会尽可能予以他们最大的支持。为了他们能够健康成长顺利进步,我将一直努力,做好他们心灵的守护人。军训时获奖和学生们一起军训怒,需要引导他们从多个角度去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疏通一时的不平和愤怒情绪,柔化他们内心的棱角,帮助他们逐渐走向更加理性与平和的成熟心态。

大一阳光长跑刚刚开始不久,个别同学就对活动中一些不规范、不道德的行为表示极为愤慨。我收到小浩同学的短信,他痛骂大一阳光长跑,认为有的人在骑车,是“阳光长骑”,有的人在走路,是“阳光长走”,他自己才在真正的阳光长跑。他认为官方搞这个活动却没设计好监督细节,反而助长同学的不诚信,教坏学生,言辞间反映出他的情绪很激动。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小宇同学身上,在新生的体质测试中,他的台阶实验成绩不合格,在补测通过后,小宇给我发了条短信,“同一个仪器,一会是这个数据,一会是那个数据,搞这种活动浪费大家时间,有意思吗?

针对小浩和小宇这种较为激烈的言行,我在第一时间受到较强冲击,一些我可以“合理看待”的事物,在他们眼里却是不可接受和触到底线的。面对这类同学,如果简单的用言语和观点去压制,只能加剧他们对主流的排斥。我找到他们一起进行了沟通。“我们去做一件事情的一开始,往往很清楚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情,但在做事过程中往往会沉溺于其中的细节而忘记了最初的目的。”我和他们一起探讨学校组织阳光长跑和体测的本质目的,应该是为了向大家传达一个理念——身体健康很重要,要坚持锻炼,努力贯彻“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那么跑步、走路、骑车和测数据只是形式和表象,关键是同学能不能从内心接收到重视锻炼的理念,并把它贯彻在自己的生活中。“当然,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监督体制和仪器,有些事往往出发点特别好,操作中却因为条件限制有些死板僵硬,我们也有义务去提意见改进。”

通过理性的引导和逻辑的疏通,小浩和小宇终于释怀。小浩说等活动结束,不“阳光”了也要坚持长跑。

尊重理解,呵护心灵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也自然不会有思想完全一致的人。很多学生内心往往都有一些自己的坚持,其中有一些已经是根深蒂固的认识,在人际交往和个人成长过程中,这些与众不同的部分可能会给同学带来困惑和难题,这时候辅导员更多的应该是尊重和理解,要遵循学生发展和成长的自然规律,要呵护他们率真和有个性的心灵。  

小赫同学挺喜欢生物专业,成绩优异,期中考试多科满分,在上普通生物学实验时却遇到了一个问题。一次实验需要杀蟾蜍,小赫反反复复想了许久,最终扔下蟾蜍离开了课堂,他说:“王导,我不想做马加爵,我觉得我得转系了。”在后来的谈话中小赫告诉我,他认为在当时的情形下,杀与不杀那只蟾蜍,体现了人性的存在与否,完成那个过程将导致他人生价值观的扭曲,如果杀了那一只就变得冷血,以后就会千千万万只地杀下去。小赫甚至认为,马加爵杀人的行为与他是学生物的有很大关系。

我意识到,小赫把做实验上升到伦理哲学的高度,可能与他的经历有关。对于这种已经形成的强烈思想认识,不能直接去强加自己的看法,只能给他提供素材和资源,帮助他慢慢形成更成熟全面的观点。通过聊天细探,我排除了小赫有特异经历的可能性,他的这种想法就是来自朴素的人心向善观念。从那以后,我经常与小赫共同开始学习研究科研伦理的知识,从图书馆借来相关书籍,学习交流讨论,并把他推荐去跟生命学院颜宁、吴琼等教授就这一问题进行探讨。最终小赫还是决定转系,但他很感谢我对他的理解和帮助,他说通过自己的学习,以及与辅导员、教授们的交流,对生命与伦理的认识更成熟理性了。转系的决定也不只是蟾蜍实验带来的情绪化反应,而是结合了家庭因素、职业规划等全方位因素的综合考虑。

在生命学院0字班的第一次年级会上,我跟全体同学说:“我是你们在清华的第一亲人。”我希望告诉同学们,无论他们遇到任何困难和问题,我都是最值得他们信任的人。无论是在实际生活还是在心灵成长中,我都会尽可能予以他们最大的支持。为了他们能够健康成长顺利进步,我将一直努力,做好他们心灵的守护人。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