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印象

上一篇 / 下一篇 11-11-19 01:30:16 / 分类

  离开老城已经有11年了,在这11年中,我成长成熟,步入高中,走进大学校园,但心中仍记挂着老城,这个孕育了我10年的地方。
  4岁时,我的家搬到了老城,当时是东门里经司胡同5号,最初的我看到破旧的房子,曾和一起来看房的姐姐又哭又闹,只因她说:那会成为我的家。于是路上出现了一个扎着两个朝天辫,边哭边喊:“这不是我们家”的小姑娘。但当我再次去到那个“家”时,却是一番全新的面貌。从大门进去,是个不大的小院,右手是灶台;左手进去是厨房,厕所在尽头。走进正对的大门,房高3.5米左右,一进去就有种凉爽的感觉,古时候没有空调电扇,这便是古人聪明智慧的体现了——增加房子的高度使人在夏天感到凉快。门左手的屋中间有个通顶的砖红色大木板,将里外屋隔开。左手靠屋角是一个五斗橱和一台缝纫机,五斗橱后面的木板上是一扇镂空的窗户,据说叫“婆婆窗”,古时候婆婆在里屋的炕上坐着,儿媳妇在外屋,婆婆为了监督儿媳妇干活有没有偷懒,就衍生出了这个“婆婆窗”,那个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了,但是它却以这种建筑方式证明了它曾经的存在。妈妈巧妙的在“婆婆窗”后面镶了一面镜子,于是便成了一面极具风情的木刻花的梳妆台。缝纫机和沙发之间是一扇有门槛的门,穿过去便是里屋了,也就是我家的卧室了。对面墙上是一幅天鹅绒制作成的工艺画,画面的背景是雨后静谧的森林,两个青年男女面对面站在树荫下,那情景真实美丽动人,如今仍让我记忆犹新。里屋靠厨房的一侧有扇很大的四折窗,可以看到厨房,保证了通风和采光,不用说,这又是古人智慧的体现喽。
  第一次搬进新家,小小的我兴奋极了。当砖红色的窗帘拉上,我钻进被窝,是那么的温暖,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着高高的天花板,小小的我体会到了小小的幸福。
  童年的我,幸福又快乐,也许是老城古朴的韵味,熏陶着年幼的我,也许是我家和文庙只有一墙之隔,一直保佑着我,使我从小就聪明好学,学习成绩优秀,小学毕业进入天津市耀华中学学习,也一直是品学兼优。
  最让我难忘的一段记忆,应该说是在天津市少年宫度过的。天津市少年宫坐落于天津市南开区东马路上,也在文庙的旁边,它的前身是天津市基督教青年会,后改为天津市少年宫。当我搬到老城后,由于天性活泼好动,喜欢表演,妈妈决定让我学习舞蹈,于是就把4岁的我送进了天津市少年宫学习。每当我背着小书包,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踏上少年宫正门高高的木台阶时,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吸引着我,踏入我心中这个奇妙而又神圣的艺术圣殿。宽敞明亮的舞蹈教室里,几乎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我的影子,让我回想起我曾经留下的汗水甚至泪水。多少次,严格的基本功训练让我留下痛苦的泪水;多少次,为了动作的熟练,我一遍遍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汗水浸湿了衣服,滴在地板上;多少次,为了练习一个个高难度的技巧动作,坚硬的地板一次次磨破我娇嫩的皮肤,弄伤我瘦小的身体。但是小小的我却懂得坚持,也许是少年宫给我潜移默化的感染和熏陶使我对舞蹈产生了强烈的热爱。
  长大后,我不再用爸爸妈妈接送我去跳舞了,因为离家也很近,我可以自己去,现在想来,也是这段经历培养了我的自理能力,使我在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学会自己处理。小学四年级,因为时间的冲突,我放弃了和舞蹈一起学习的绘画,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当我后来因为学业的日益繁重,并且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离开舞蹈团的时候,我曾想到了放弃,但是妈妈却告诉我:“当初为了舞蹈放弃画画,是你自己的选择,现在就要为了你的这个选择而坚持下去。”是啊,我怎么忍心放弃我深爱的舞蹈呢?我怎么忍心离开少年宫这个培养了我数年的地方呢?初中二年级,我搬离了老城,但是我却坚持每个星期到少年宫练舞蹈,直到高中三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成了少年宫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学员。少年宫承载了我多少美好的记忆,多少痛并快乐的记忆,但它给予我的让我受用至今:初中,我作为天津青少年代表,赴香港参加“国庆少年营纪念少先队建队50周年”活动,从小学至高中,获得了无数奖项,高中毕业时,我还在天津市特长生认定中获舞蹈组第一名,高考时,又以优异的成绩和杰出的舞蹈特长进入了天津大学,并任北洋艺术团舞蹈团团长,代表学校赴东北、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交流演出。。。。这些机会与荣誉都是文化气息浓厚的老城赋予我的,没有老城少年宫的培养,我不可能拥有艺术的气质,没有老城文化的熏陶,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
  还令我难忘的是住在老城时那些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们,每到休假的时候,邻里和我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们,总会聚在一起,来到院门口的大树下玩耍。夏天的活动常常是跳皮筋、跳房子,或是聚在一起看书、讲故事,。我在那里算是最大的孩子了,所以总是充当老师的角色,给他们讲故事:有些是书本上的课文,还有的是课外书上的科普知识、名人故事、童话传说,等等,什么好玩的有意思的,大家都会讲出来一起分享,大家都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也尝到了分享的快乐。冬天的活动当然是我们最喜欢的打雪仗和堆雪人了,有一次几个小朋友一起在院门口用雪垒了一座塔,塔底部还挖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隧道,假想会有车通过,那次的游戏不但让我们开心,还让我们的内心生出成就感。童年的各种游戏,既丰富了我们的课余生活,增进我们的友谊,还锻炼了我们的创造力和与人交往的能力,也使我们在活动和游戏中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和交友的快乐。和现在楼房里邻里之间不相识不交往不走动的状况比,那时的我们真是生在天堂,那时的日子的确令人难忘。
  难忘冬天在屋里学习时,妈妈烤在炉子沿上的红薯,满屋的香气让我感到幸福;难忘夏天妈妈捕了昆虫为我作标本,拿到学校受到同学们的羡慕与赞叹;难忘对面叔叔房顶上养的可爱的鸽子,天天“咕咕咕”的互相“聊天”;难忘院子里的葡萄架,一到夏天就结了“满天”的葡萄;难忘院门口的大树,难忘“自作主张”在我家房檐下定居的马蜂,以及在院子里照黑白艺术照的情景。。。。。。。一切一切,每每想起,真像是童话中的情景。
离开老城已经整整11年了,这11年中,我时时想到老城,怀念老城。我的童年永远的留在了老城,留在了那片土地上,留在了经司胡同5号那个四合院里。每每想起在老城中发生过的一幕一幕,有的让我开怀大笑,有的让我感慨万千,有的让我热泪盈眶。
  感谢齐淼老师给我这个难得的机会,让我重新梦回老城,回忆我的那段历史,回忆我幸福的童年。
  如今的老城已经不复存在,它已经在新时代快节奏的进程中悄然隐退了,但是它却永远活在我心中,活在老城人民的心中,留在老人们斑驳的摇椅中,留在大人们辛勤的汗水中,留在小朋友童年的笑声里。老城博物馆已经成立了,它将记载着老城的荣辱、沉浮、变迁,用它曾经存在过的印记,让它的子孙后代铭记:神圣的老城,将在新时代的光芒下,放射它永不磨灭的光辉!

踩个脚印 脚印一串串:
Open Toolbar
通用窗口